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或许,你曾是我的灯塔

第四十四章 只是没有如果

或许,你曾是我的灯塔 冉山岳 1362 2016-04-22 11:34:13

    陆飞宇到码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蒙着头的挣扎的女人,他的心早就被仇恨蒙蔽了,蒙蔽的还有他的眼睛。  

  “菀清,你怎么样?菀清。”陆飞宇大声呼喊着,一步步靠近游艇。  

  何云龙看着他心急如焚的模样,心里有些复杂。原来他也有这么慌乱的时候!  

  “何云龙,有什么阴招对着我来,这样对她,你忍心吗?”陆飞宇和他对峙着。  

  “这有什么忍不忍的!我最讨厌背叛,背叛者现在还能活着说明她已经很幸运了。”何云龙深吸了一口烟。  

  “说吧,条件是什么?”陆飞宇的眼睛里快喷出火来。  

  “很简单啊,公司还给我。然后滚得远远的。”  

  陆飞宇看着菀清,得不到回答,只能听见呜呜的声音,看来她的嘴被捂住了。  

  “我以为你有多她,原来不过这样。用她换公司,仅仅只有这样?呵呵,原来你也不是什么真爱!”陆飞宇不忘刺激一下何云龙。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在明知道他这样说可能激怒他,会对菀清不利的情况下他还是要说。  

  何云龙轻蔑地瞥了一眼陆飞宇,“你又比我高明到哪里去?不一样是趁虚而入。而且,你一贯使阴招,我跟你比简直九牛一毛。”  

  “我要看到菀清的脸,听到她说话。不然我不会签字。”陆飞宇还没有蠢到瞎的地步。  

  何云龙沧桑地笑了一下,跟后面的兄弟示意了一下。  

  “菀清在哪儿?那根本不是菀清。”陆飞宇又一次要疯了。“何云龙,你以为我根本没能力和你抗衡是吧?告诉你,大不了玉石俱焚。”  

  “是吗?你舍得你的菀清?”何云龙笑得邪肆。  

  陆飞宇忍不住给了他一拳,后面的兄弟见状都想要帮忙。何云龙摆了摆手,“陆飞宇,我已经好多年没见你这样热血了。不错!看来这些年你一直有练。菀清在这里,你先签字。”  

  何云龙拨了视频电话,画面里的女子睡得安详。陆飞宇这才松了一口气。  

  陆飞宇一把扯过何云龙手里的合同,咬牙切齿地签了名字。他们之间的账以后可以慢慢算。眼前先救了菀清再说。  

  老大,为什么放虎归山?手下的人忍不住问何云龙。何云龙忽然觉得特别累,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  

  林菀清一生孤苦,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孩子,他怎忍心再让她伤心?他知道她的心里有着密密麻麻的破洞,他没有能力去填补那些,但也不想再去给他伤害了。可能,那些密密麻麻的伤口也有一些是他给的。如果,他再霸道一点,将她牢牢抓在手里,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吧。  

  只是没有如果。人生从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有些营养不良。从小到大,她就没有过什么好日子。对自己苛刻,对别人总是容忍,宽厚。这个傻女人!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流泪?他抹了抹脸。表面上看,他赢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输的有多惨!  

  她的幸福从来都不是他能给的。她要的东西始终是靠自己的魅力去得到。  

  “菀清,菀清,你怎么样?”陆飞宇握住林菀清的手,急切的问。  

  医生如实告诉了他,她已怀有身孕。只是她身体底子本来就弱,所以有些低血糖。  

  “孩子?孩子没有掉?”他不相信地又问了医生一遍。  

  医生点点头,“是的,夫人已经怀孕大概两个多月了。”  

  原来,何云龙还是没有坏到禽兽的地步。  

  “没有别的伤吗?”陆飞宇又问。  

  “除开手腕处被绑的痕迹外,没发现别的伤。”  

  这样就好,看来,何云龙并没有对她进行什么龌龊的事。  

  林菀清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伏在她床头的陆飞宇。  

  “飞宇,飞宇。”她轻轻地喊了两声。

“菀清,你醒过来了?要不要喝点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飞宇不停的问。

“我还好,我想喝点水。”林菀清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也不好开口问。  

冉山岳

这文也快完结了,不知道是不是岳岳水平太差了,总觉得写着写着就不是我想写的那种味道了。额,巨汗!飘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