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或许,你曾是我的灯塔

第二十七章 城里的月光

或许,你曾是我的灯塔 冉山岳 1405 2015-04-04 12:25:40

    林菀清一直很喜欢听歌,偶尔闲暇时也会哼唱几句。生活本就苦闷,她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自己的小悲伤里,忽略了那些美景。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偶尔也会放过自己,让自己过得不那么累,不那么焦虑。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世间万千的变换,爱把有情的人分两段。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护他身旁,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听着许美静的歌,林菀清轻轻跟着和,仿佛唱得就是自己。自己从山窝窝里走出来,来到举目无亲的城市,人潮汹涌,却茫茫然不知去处。她从小就是缺乏安全感的,战战兢兢的长大,其实贫穷不是她没有安全感的原由,更多的可能是身世。被亲生父母抛弃,这是最让她心痛的。看他们并不是因为养不起她而弃她于不顾的。既然觉得多余,当初为什么又要生下她?而且将她送在那么一个贫困的家庭,她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养父,如果不是因为她,也许他有钱看病,也许就不会那么郁郁寡欢,不会那么早就离开这人世间。美好的世界他都还没有看过,就匆匆告别了。

  或许我们所有的无奈,经过岁月的历练后,内心百转千回后只能化为一句“人各有命”。但个中苦楚,唯有自己清楚。

  林菀清其实不喜欢这样的时刻,许多事情不想似乎就不那么痛,一想到,便开始伤筋动骨。

  所以她在父亲走了以后,开始有点没心没肺了。以前没看过的,没经历的,她都想感受一遍。毕竟,人生苦短。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嗟叹。与其这样,还不如好好的生活。那些若有若无的小情绪,只能在歌声里发泄一下,唱完过后,一切尘埃落定......

  有些人是不能朝夕相伴的,惟有以这窗外的月光遥寄相思了。

  “喂?”电话响起,菀清轻声应答。将唱片的声音调小。

  “在做什么?”电话里何云龙有些疲惫有点嘶哑的声音响起。

  “听歌。看月亮。”菀清的声音有那么一丝调皮。

  “噢?听的什么歌?唱给我听。”何云龙的声音里有些许促狭的意味。

  偏偏是这促狭的意味使得菀清有点恼了。她清清嗓子,清唱了起来。

  何云龙很少听到她这么认真的唱歌,原来,她唱歌也是这么好听。唱得心里很温暖,却又有丝丝疼痛。

  “怎么样?”唱罢,菀清轻声地询问。

  其实他知道她是想得到自己得肯定的。他故意停顿了下,憋着笑意,然后说:“嗯,还行!”又顿了一下,“都成原唱了!”

  “讨厌!”林菀清亲昵的语气听得何云龙心里酥酥的,麻麻的。

  “乖!好想你!你想我了吗?”何云龙说起情话来毫无违和感。

  林菀清心里是极高兴的,能被人牵挂其实也是一种福气吧。可是轮到她了,她却说不出那些肉麻的话来。

  她一边点头,一边低声说:“嗯,我也是。”

  “声音太小了,我听不见。”何云龙显然不满意她的答案。

  菀清不自觉地咬了下唇,还是鼓足勇气,“我也想你,云龙。”

  何云龙满足地笑了,他的菀清现在越来越惹人爱了。“好想你现在就在我身边,想吻你,抱你,爱你。”

  林菀清被某人太直接的表达惹得脸都红了,电话里那不平稳的气息泄露了她的情绪。她默不作声,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菀清,你是不是脸红了?”何云龙在那边得意的笑。

  “你太坏了。不和你说了。早点回来,晚安。”林菀清不想再理他了,他总是喜欢这样捉弄她。

  “别,别。乖乖,亲我一下啦。”何云龙在那边求饶,他的菀清还是这样羞涩,他不能没有晚安吻啊!

  ~~~~~~~~~~~~~~~~~~~~~~~~~~~~~~~~~~~~~~~~~~~~~~~~~~~

  亲爱的们,多点留言撒!动动手指别偷懒嘛!

  多收藏啊多关注啊多评论~~岳岳好无聊啊!都没人陪俺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