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或许,你曾是我的灯塔

第十七章 跟我走

或许,你曾是我的灯塔 冉山岳 2096 2015-01-28 16:18:07

    “跟我走吧,菀清,你并不属于这里。”何云龙说这话的时候,风正肆虐。南方人的他应该很怕冷,却还是脱了外套给菀清。

  当感觉到肩上有他外套的重量时,菀清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是属于哪里的呢?这世间似乎没有我的去处。”

  何云龙回望她,所有的情绪都在那深深的眼神里。他知道,她应该懂。

  “我原本就属于这里,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看见的除了山还是山。以前总想着走出去,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可真正出去了,才知道,原来我的根一直在这里。能逃到哪里去?如果早知道父亲的病这么严重,我应该一直守在他身边,多说说话也是好的。”

  何云龙第一次觉得她离他近一点了,原来她的心对自己并不是完全封闭的,至少现在她和他说的都是心里话。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长度的,我们无法把握。但我们能把握的就是过好每一天,尽量让自己的遗憾少一点。”

  林菀清深深地看了何云龙一眼,也许自己并不了解眼前这个人,至少今天他说的话跟以前所了解的他完全搭不上边。

  “过了头七,就跟我走吧。知道你目前的心情并不适合想别的,但现实的问题你也不得不考虑。我知道你想的什么,我在山下的旅馆里等你。你不来,我不走。”何云龙认真的说。

  “你先下山去吧,我家简陋。再说,你住在这里不合适。”林菀清淡淡的说。

  何云龙包了个面包车,车子还在公路上等着。这里已经忙结束了,他跟林菀清母女告别后就下山了。

  春末的夜晚,屋里还是好冷。感觉冷风从四面八方的直灌,林菀清和母亲挤在一张铺上,一睁眼就看得见屋顶的房梁,自己挣了好几年的钱,家里还是如此,连楼板都没铺。自己挣的那一点点钱能做点什么呢?杯水车薪而已。不自觉地,眼眶发热,眼泪顺着眼角,无声地滴落在枕头上。

  “妈,办完丧事家里还剩多少钱?”林菀清问。

  “还剩四千吧。”母亲听得出来菀清的声音有些哽咽。

  “妈,剩下的钱你留点家用后就把楼铺一下吧。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太拼命了,把身体照顾好就是对我好。”

  母亲擦了擦眼,鼻音浓重的答应了一声:“嗯,妈知道。”

  “妈,过了头七,我就要出去上班的。我不在你跟前,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只心疼钱,该花的地方要花。生病了记得去镇上医院看,不要拖严重了,拖严重了花钱更多。”林菀清知道自己只有这样说,母亲才听得进去,她那么心疼钱,若不这样说,她肯定会在家抗着。

  “菀清,其实…其实…”母亲嗫嚅着,林菀清猜到她要说什么,今天来的那两个人肯定跟自己有关系。

  “妈,我是你和爸爸的女儿。你要相信我,我会好好孝敬你的。等我攒够钱了,就把您接出去。”林菀清坚定的说。

  “菀清,我知道你有孝心。可是,菀清…”

  “妈,我只有你了。我的父母从来都是你和爸爸。有些事,我很早以前就知道。您们从未提过,我们就当做没有那回事,好不好?”林菀清打断母亲的话,点到为止。

  同她一起出去的女孩,不过几年的光阴,家里的条件改善了很多。有的盖了洋房,有的还把父母接到镇上或是县城了。那些读高中读大学的同学,家里的条件本来就好,也不用担心那么多,只有自己什么都没做,家里还是老样子。她有些惭愧,也有些愤恨,为什么他们会丢弃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帮父母一把,现在父亲走了,他们却来表现他们廉价的关心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最终是斗不过命运吗?辗转反侧,她根本无法入睡。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想法在大脑中不断的上演、斗争着……

  七天就这样过去了,陪着母亲说了很多,关于过去,关于未来。教会母亲用手机,母亲问了何云龙,菀清只说是个认识的朋友。她没有多说,母亲知道她的脾性便也没有再多问。

  临走之前,母亲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这是上次来的那对夫妇留下的,如果你…反正妈给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对自己好点,不要担心妈。想吃腊肉了,妈去邮局给你寄。”

  其实,她知道母亲想说的很多,只是要走了,反而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就是如此了。

  “妈,我都知道。我每天都会给您打电话报平安的。”林菀清接过纸条,塞到荷包里。

  “妈,回去吧。别送了,有事没事都要记得给我打电话。”林菀清眼底里水光浮盈,她还是忍住没让它们流出来。

  母亲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她其实也不过四十多岁。相比父母为自己做的,她那点自以为是的心意又算得了什么呢?

  没有一步三回头,怕自己会不忍心。她当然知道,母亲不会进屋去,她会一直站在那里,目送着自己消失在那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为止。不敢回头,怕母亲看见自己泪流满面会更心疼,因为她知道,母亲此刻肯定也在抹眼泪。

  风吹过山岗,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山岗上那座灯塔依旧矗立着,那是电视信号塔,前些年山下的人要是想看电视,就得守着这塔,灯亮了,就可以看电视了,固定的那么几个台。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一天天就那么过去了,曾经,那是她心中数日子的指示灯,灯亮了说明一天结束了,灯灭了,新的一天即将来临。她会一天天长大,她就早一点逃离这个地方。很多年过去了,这里已经废弃了。山下已重新建了广播站,接上了卫星电视。这里的灯也不曾再亮过。她也离开了这里。之后,是不断的告别,冥冥之中,却又有一根线,让她不得不回到这里。

  这里的人走了很多,只有灯塔还在这里。静静地看这时光流逝,世间变迁……

  ~~~~~~~~~~~~~~~~~~~~~~~~~~~~~~~~~~~~~~~~~~~

  最近几天眼睛不舒服,就没更新,小伙伴们都放寒假了吧,天气好冷,请亲爱的们注意保暖喔!

  多多收藏啦!多多评论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