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杜若花开

杜若花开

多啃萝卜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9-20上架
  • 829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鸠毒

杜若花开 多啃萝卜 1884 2015-09-20 15:12:06

    “成王败寇,你说是不是呢,父皇?”  

  玄杜若一步一步走向床榻,精美的琉璃灯盏发出明亮的光,锦绸帷幔中,一瘦硕苍老的身影弓背坐在榻上,长长的须发安静的搭在他身上,似要将他淹没。  

  常年的费心算计,常年的征伐战略,那厚厚的奏折下,昔年那个光辉一世的帝王,如今怕也只是苟延残喘。  

  风吹着帷幔,这位北岳的第二代皇帝缓缓伸出手,如同垂暮的老人,就像十几年前那般。那个没有一个人的废墟里,年仅三岁的自己看着这个男人猥自枉屈的向自己伸出手,当时阳光正灿,为他伟岸的身躯镀上一道金边,如同神降于世。  

  他沙哑着声音:“若儿,你在朕膝下承欢数载,也该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  

  “是啊,世间弱肉强食,父皇你教我的生存之道,我又怎么不明白?”玄杜若冷笑声,手中银光一闪,剑影锋利快速如风,帷幔被削去一角,细腻的蔓纱随风飘起复而落下。玄杜若对上他那双平淡无波却不怒而威的眼眸,剑起横在他脖间。  

  “正因为我明白,所以父皇你才必须得死,父皇你毁了我白家堡,灭了我族人,是白家堡上上下下几百余人都死于冷刀寒剑下,一夜之间血流成河,却偏偏留下了我这个余孽。我被你调教的为护国公主,代病弱太子处理国事,亲上战场,那有朝一日太子殿下寻到神医康复了呢?若有一日我的身份曝光了呢?父皇啊,你该如何处置我?”  

  “父皇,我到底只是你的一颗棋子不是吗?你让我认贼作父,你让我替太子出生入死,你让我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你至始至终都在耍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也是父皇你教我的。我怎么可能让自己成为废子成为案上鱼肉,任人宰割?”  

  玄杜若冷冷的看着他,这个带我有养之恩的男人,却也是让自己成为刽子手的男人。  

  敬平皇眸光不动,只是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的眸中,她仅如蝼蚁,而他永远都是那般的高高在上。  

  任濒临死亡,我自岿然不动吗?  

  他说:“朕将你教得很好,比太子还要好。”  

  她冷冷笑着:“当我终究还是入不了您的眼。”  

  “杜若。”他缓缓抬起头来,苍老的眸子迎着远处的琉璃盏。“杜若,一种花期极短的花,并非金枝玉叶。”  

  玄杜若眸光乍寒,手中剑逼近了几分,刀刃割开他的皮肤,落下一滴血来:“那你就去死吧!重新投个胎来,再来看看毁了你的江山的我!”  

  一声闷雷,外面哗哗的下起雨来,玄杜若的手腕刚往前送进几分,忽地一支利箭射来,她猝不及防,手腕被箭射穿,剧痛随之袭来,手中剑转眼便要掉,她一咬牙,左手一转接住银剑,反握剑柄,剑刃复而抵在敬平皇的脖上。  

  忽地直接四肢无力,喉中一紧,口中腥甜难忍,一口乌血吐出,便咣当倒在了地上。  

  敬平皇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来,是那种濒临高峰,如日破云雾的笑,是胜利的笑:“玄杜若,你输了。”  

  “不——”玄杜若难以置信:“不可能!如今御林军暗羽军的令牌全在我的丫鬟锦绣手中,太子爷被孟建软禁,谁来救你!”  

  “哈哈哈哈!”他笑得狂妄,与生俱来一股霸王之气,他看向一个角落,说:“出来吧。”  

  埋入角落的身影渐渐出现在她眼前,她的瞳眸豁然睁大,被剑刺穿的手微微颤抖。纵使屋中琉璃盏被封吹灭,纵使仅凭一点光亮,纵使她未见过他的容颜,总是只凭那身影,她依旧认得。  

  那个帷幔外她随手点的男人。她的驸马。  

  “玄杜若,你是被朕带大的,你那有异的心思,哪怕一丝一毫,朕一眼便可以看出,你的权谋之术是朕教给你的,你的一举一动,朕怎么可能破解不了?沥青早已偷换出令牌,并救出太子,只等着引君入瓮。”  

  玄杜若已无心去听他的宣功,成王败寇,胜者就是需要万般的光辉来辉映失败者的悲哀。  

  她目光紧盯着一旁的男人,心里震惊难掩。忽然想到了什么,哈哈的笑了起来。  

  很好!很好!  

  没想到我玄杜若算计一生,竟然摆在了自己的驸马手里。千算万算,不想枕头人会反咬自己一口。  

  身体渐渐的无力,真是不甘心啊。她玄杜若的一生,竟然以这种方式死去,竟然以失败者的姿态死去。  

  夜风吹了进来,袭遍自己一身。  

  她记得,在今日黄昏,锦绣顶着惊奇的脸跑到自己面前,说公主,驸马想见你。那个一直无声无息自己几乎忘却的人竟然主动说要见他,别说是锦绣,就是自己,也觉有异。但一细想,不觉这个被自己困在小小公主府的男人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花园中,他身姿彬彬,立在余晖之中,银色面具下一双墨眸带笑,并非她无数次午夜梦回时的争锋相对。  

  她饮了三杯酒水,面色微熏醉,却撑着不倒在桌上,玄杜若端起一杯酒冲他相邀,说:“郭沥青,是我玄杜若毁了你,若是你不想在这里,大门在那里,你随时可以离开,本公主保证,绝对不会为难你分毫!”  

  他站在那里很久,才端杯相迎,一声不吭将酒水一饮而尽。  

  明明说好了放他走的不是吗?  

  可笑可笑!自己竟然忘了,他们之间,横着多少具尸体呢。  

  鸠毒一杯,就算是散尽前尘。  

  只愿下世不要遇见你们,否则自求多福——本公主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多啃萝卜

萝卜新人一枚,还望多多关照。萝卜学生党,自认做不到每日一更,鞋子们可以养文,一星期一章还是可以做到滴~积沙成塔,积懒成勤哈O(∩_∩)O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