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想念不曾偷懒

第十七章 出事

想念不曾偷懒 丢心 2129 2015-01-30 17:26:17

    说完还没等胡二再说什么我便把电话挂掉了,可是心里却还是想着胡二刚刚给我说的有关蓝欣的事,真是一波未完又接一波啊,真够心烦的。

  “怎么了小北哥哥,怎么还没说完你就把电话给挂了,是不是蓝欣出事了,不会是因为小北哥哥你吧。”刚挂电话,静儿便有些担心的问道。

  “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系,听胡二说是因为有个醉了的酒鬼欲对蓝欣无礼,蓝欣出于反坑就用酒瓶砸向那人头部,可能是有些过激了,医生说那人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所以现在蓝欣好像还在警局接收调查。”我把胡二跟我说的又简单的跟静儿说了一遍。

  静儿认真的听我说完这些,也变得沉默起来,似乎心里也在想着什么,此时,整个空气也都变的安静了下来。

  “小北哥哥,有件事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的,可是又怕你会生气所以就没问。”过了一会静儿打破了这沉闷的氛围,很小心的对着我说道。

  “傻丫头,我怎么会生静儿的气呢,别忘了我是你的小北哥哥,说吧,想问我什么,我保证不会生气。”看着静儿生怕我生气的样子,为了让她放开心的问我,我用微笑给静儿一个肯定的回答。

  “嗯,那我真问了啊,嗯,我想问的是小北哥哥是不是喜欢上蓝欣了,静儿只是随便问问,如果小北哥哥不便回答的话,那就当静儿没问过啊。”虽然我说了不会生气,可是我还是感觉得到静儿在问的时候,还是显得很紧张,问过之后更是赶紧为自己的话善后。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会问我什么呢,原来就是这个啊,嗯,不过说真的,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喜欢,就是感觉和蓝欣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开心,但是又总感觉蓝欣的心好凉,而我却始终无法真正的走进她的心里,所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对于蓝欣我是一种什么感觉。”其实这些话我也憋在心里很久了,既然今天静儿问了,我也就全都说出来了。

  听了我的话,静儿没有马上说什么,而是若有所思的在想着什么,看到静儿这个样子,我也就没再说下去,脑海里便又回忆起了前段时间和蓝欣在一起时的种种事情。

  “嗯,谢谢小北哥哥告诉静儿这些,嘻嘻,照小北哥哥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像是小北哥哥在一厢情愿呢”又过了一会,静儿有些顽皮的对我说着,说完便又捂着嘴笑了起来。

  “好你个臭丫头,竟然敢拿你哥我寻开心,看我不收拾你。”被静儿这么一闹,我的思绪一下变没了,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哼,你敢,你要是敢欺负我的话,我马上就告诉婷婷姐,再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我不告诉婷婷姐你也欺负不到我,嘻嘻。”

  看着静儿高兴的样子,我的心里也跟着高兴了起来,哪还舍得欺负她啊。

  正和静儿说笑着,又来了一个电话,一看陌生号码,如果在平时的话,我一般都会直接挂掉,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莫小北,你个混蛋,我还没说完呢,你就把电话给挂了,你丫的是不是找揍啊,我告诉你,如果你要再一声不吭挂我电话的话,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你信不信。”刚接通,又是胡二货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了,然后就又是一顿开口大骂。

  听了胡二的话,我简单的回了一句不信,便又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刚挂了胡二的电话一会,便受到了胡二的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原来胡二真的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说,短信上说那边的警局限我三日内,要赶回去给蓝欣做笔供,如果三日内不到,则视为自动放弃,那么蓝欣酗酒伤人的罪名将成立,而这样一来的话,蓝欣的这一生也将就此毁掉。

  看完胡二的短息,我的心里突然一紧,看了下时间,今天已经是限期内的第二天了,也就是说如果明天还回不去的话,那么我将会毁了蓝欣的一生。妈蛋,这到底什么意思啊,怎么一时间所有不顺心的事都和我有关啊,是我哪里做错了什么吗。唉,不说了,收拾一下准备买票回去吧。

  “小北哥哥,别烦恼了,该来的总归回来,你先休息一会,我马上就订票,然后和你一起回去。”静儿看完胡二给我发的信息后,说着马上就开始上网订票了,看着静儿也一脸焦急的样子,我便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感觉有些对不住静儿。

  静儿订好票后,我叫来了阿姨,把事情交代了一下,便和静儿一起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随便说了个借口,我们便走了。

  “静儿,你确定不跟上官叔叔他们说一下吗,省的他们但心,毕竟我们至少要两天后才能回来。”到了车站我再次建议静儿告诉她家人一下,可是最终我的建议还是没敌得过静儿的坚持。

  就这样,我的上身依然缠着绷带便上车走了,还好静儿买的是卧铺火车票,不然这一路够我受的了,尽管这样,一路上我还是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目光。

  为了不能亲人担心,我和静儿刚上车一会,就各自给家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把真实的情况说了一下,便都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到了目的地已经是晚上了,刚下车,便见到胡二和杨小贱在焦急的等着我们。

  “小北,你怎么这种装扮啊,就算是第一次进警局也不至于把自己搞成这样吧,这也太夸张了吧。”胡二看到的第一眼便是这句话,而且说得时候那货还用他的爪子挠了挠我头上的绷带。

  “胡炎,你干什么,手痒啊,痒的话拿来我来给你止止痒。”看到胡二一看到我,便摸着我头上的绷带开玩笑,静儿有些生气的对胡二说着。

  “不对,丫的,小北,这是真的啊,妈蛋,你在电话里不还说你都挺好的吗,怎么现在是这个样子啊。”

  “好了好了,我头吹风吹得疼,现在最主要的事是:吃饭,睡觉,然后明天去公安局。”说着我又顺便大概问了一下有关蓝欣砸人的情况,以便备案时能够说得和蓝欣的口供对按应起来,不然我将会忏悔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