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想念不曾偷懒

第四章 无语的假条

想念不曾偷懒 丢心 2604 2015-01-04 22:58:31

    由于昨天晚上从酒吧回来的有些晚,加上喝的又比以往有点多,所以回到租的窝之后直接就睡了。

  “莫小北,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懒猪今天又逃课,你以前答应过我不会随便逃课的,看来都是骗我的。”静儿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捏着我的鼻子,被静儿这么一搞我瞬间便醒了。

  妈蛋,真后悔上次老姐来看我的时候,把钥匙给了静儿一副,现在好了,自由空间大大的缩小了。不是,那个静儿,你干嘛呢,我错了,我不该逃课的,我…我自己惩罚我自己好不好,静儿,静儿你先把电话挂了行不行啊。

  “婷姐,你忙吗,小北今天他…他…他说让我把电话挂了,那再见啊婷姐,不然我要是给你说了他今天又逃课了,小北肯定会生我气的,好了,不说了,再见婷婷姐。”

  “静儿,你对我太好了,我太感动了,好了,现在可以把手机给我了吧。”因为学校规定不允许学生带手机进教室,而静儿又是那种很听话的学生,所以……,唉,不说了,让我冷静冷静。

  咦,手机怎么坏了,不对啊,静儿刚刚还打电话呢,怎么到我手里就坏了啊,正当我抓头挠耳疑惑不解时,静儿突然“噗”的一声笑了。看着静儿的突然大笑,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好你个臭丫头,现在学会骗我了啊。”说着我便不自觉的习惯性的刮了刮静儿的鼻梁,静儿则是对我做了个调皮的表情。你错的没错,由于昨天回到家晕晕沉沉的就睡了,手机也忘充电了,所以今天手机自动关机了,也难怪设的闹钟也没响。

  “好了,刚刚逗你玩呢,快点吧小北哥哥,我今天是逃课来找你的,下面两节应该是数学老师的课,逃课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多少了吧。”静儿看了看时间催促着说道。

  看着静儿有些着急的样子,我感觉有些对不起静儿,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静儿总共逃了三次课吧,而且还都是因为我,这应该算第四次了吧。

  为了不让静儿数学课迟到,我骑着车子一路飞奔到学校,丫的刚刚好第二节课刚下课,我长长的吐了口气,先让静儿去教室,我自己的先喘口气,然后点根烟又悠悠的抽了起来,起床到现在还没抽过烟呢。

  刚刚抽完,丫的上课铃就响了,因为我们教室在五楼,所以只能又飞一样的跑向教室,因为高老师(数学老师)太严厉了,至于怎么个严厉法后面你们会知道的。

  “莫小北,你走错地方了吧。”高老师正背着我们写着板书,根本看都没看我就突然间来这么一句。

  唉,认栽吧,还是乖乖的跑到教室后面的角落先做二十个俯卧撑吧,做完一会还得站在最后面抓一个不好好听课的接我的班呢,不然以后的每节数学课都得站着听。

  “报告老师,胡炎总是在下面傻笑不好好听课。”

  “莫小北,为什么每次你抓的人都是胡炎,下次能不能换个人,胡炎你也真是的,为什么每次莫小北都能抓到你呢。好了,既然被抓到了,那胡炎你就到后面去吧,记住以后我不想每次都是听到你们两个的名字报告来报告去的。”

  听到老师的话,胡二这次居然没有用愤怒眼神的看我,更奇怪的是看我的眼神,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似得,搞得我很是不习惯。

  正当我发愣的时候,高老师突然叫我起来回答问题,而且等我起来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莫小北,你说咱们能不能约一下啊?对了,忘记说了,高老师是个女的,而且讲课时经常说咱们咱们的。

  “对不起老师,刚刚我没听太清楚,您能不能再说一遍?”由于我刚刚在发愣没听清,所以想让高老师再说一遍。

  “我问你这个咱们能不能约啊?”高老师有点生气的说道。

  “哦,嗯,那个老师,您让我想一下啊,嗯,应该能约吧。”

  “什么叫应该能约吧,怎么约,在哪里能约,你说一下我听听。”

  “那不能约。”听到高老师这一连串的问话,我条件反射的又补了这么一句。

  “莫小北,到底能不能约,能约就约,不能约就不约,男子汉爽快点。”听到我的回答高老师似乎有些生气的说道。

  “那不能约老师”我小心翼翼的回答道,生怕又惹得老师生气。

  “到底能不能约,你给我说清楚一点,还不能约我,我怎么就不能约了,我有那么凶吗?”这次老师似乎真的生气了,唉,单身的大龄女教师伤不起啊,对于约这个字太敏感了。

  “对不起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能约,我确定能约。”看到老师发火,我又赶紧改过来说能约。

  “什么又能约,明明就不能约,知道为什么要让你回答这个问题吗,就是因为上次你乱约,该约的没约没约,不该约的你瞎约,所以才会找你,看你回答成这样,刚才肯定没好好听课,下节课和胡言一起在后面站着,不对,现在就过去。”好吧,什么也不说了,这就是得罪女老师的代价。

  唉,终于等到放学了啊,我和胡二这次又成了患难患友了,只不过胡二是因为我才又被罚站的,看着胡二被我整的挺惨的样子,我刚准备想给胡二哥陪个不是,只见那二货悠悠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请假条,然后,很委屈的说道:莫小北,以后我就不帮你请假了。

  “不是,胡二哥至于嘛,就因为我出卖了你,你就这样对我啊。”我一边说着还一边看着胡二给我的请假条。

“妈蛋,胡二你丫的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我两节课不来就变成头疼发烧了,而且还‘九十多度’,胡二哥你造吗,你丫的动动脑子好不好,九十多度你煮蛋啊,不对,妈蛋,说错了,看来真被胡二气晕掉了,也难怪老班会找我。”

   “对了,老班还让我来告诉你,下次再请假的时候不要再说头疼发烧了,换个拉肚子都比这个理由好,还有以后你的请假条要你自己亲自写。”胡二一边说着还一边委屈的咬着指甲盖,好像我要揍他一样。

  尼玛,再让你给我写我直接就被你写成神仙了。

  “换个理由,亲自手写,还有呢?”对了,我不是每次都给你说好怎么请假的了吗,当然除了这次没说,再说了基本上我三个月内每次请假的理由都不重复啊……

  看着胡二的表情,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因为我每次都是让胡二帮我请假的。

  “胡二,你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

  妈蛋请假理由全是头疼发烧,理由一样也就算了,但也不能为了省事连签名都搞成打印复制的吧,好吧,这我也忍了,那最起码每次请假你丫的日期总的改改吧。

  “不是,小北你听我说,那个日期不对,那是你第一次请假的日期,后来的都在这里,说着那二货拿出一张打印出来写满整年日期的纸,还他妈用excel表格做的,下面备注还写着“√”表示请假。丫的,看着那张纸我也是醉了。我只想说胡二哥“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看到这你以为这就完了吗,如果是的那么你猜错了,还没完,因为当胡二哥告诉我,老班特批他一天的假来医院和我一起挂退烧点滴时,我就明白了。

  果然,胡二验证了我的猜想,他说当老班说换个拉肚子的理由总比头疼发烧好时,胡二哥便当着老师的面毫不犹豫的把理由换成了拉肚子,然后老班便摸了摸胡二的脑袋,再然后胡二就被特批了。丫的,听到这我只想说,胡二哥你真是我亲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