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悸动心扉

第十二章节  危险的同情

悸动心扉 稻之夏 4229 2015-01-10 22:27:13

    清明又被招回了洛家别墅,虽然她没做任何反抗,但她内心是有预谋的,这段令她悸动不安、焦躁慌乱的感情某天她将亲手斩断的,而后悄悄离去。

  清明百般无聊之下进书房上网了(反正他说过这房子里所有东西她可以自由使用)。

  清明向立夏发了一个,对不起的邮件,没想到立夏马上就回复了。“什么叫,如果这是你们的心愿我会让你们如愿的!你真把自已当神啦?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清明惊讶着原来那时的事立夏是知道的,同时她也安心了,当关上电脑时桌上一个漂亮的锦盒引起了她的好奇心,正想打开来看时,女佣啊金在门口尖叫着“别碰!那是少爷最宝贝的东西,从不让人碰的”。听到声音的胡铜走过来看情况,清明尴尬的低下头。胡铜却说“她可以碰的阿金,那里面本来就是她的东西”。清明更加好奇的打开它,这是——那时她送他的元旦贺卡!她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兴奋的心情,所有要离开他的预谋瞬间崩塌。

  胡铜好像自言语般对她说“他原本能在你心中更加完美的存在,可那样却会给你带来危险,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痛苦的都不止你一个人,或许别人不能体会到,但我一直看着他,他是那么珍惜你,那么为你着想,也许从结果看来并没有那么完美,所以伤害了你的他,比你更受伤,这就是他爱你的方式。”

  清明迷恾着,她完全听不懂胡铜的话。

  公安局的李召队长已经带人在洛冰炫的办公室搜了两个小时,李召用不屑的眼神在洛冰炫身上扫了一遍,然后不太甘心的收队。

  “等等”洛冰炫大有要找麻烦的样子,贴着李召的耳朵他开始进行找出杀害父母真凶计划的一部分了“听说李队长一向秉公执法,忌恶如仇。其实我倒是知道些不法分子的内幕”李召大有性趣的听着。

  “只是对方后台太硬了,我怕李队长吃不消”

  “那你大可放心,而且我也知道,你今天是刻意引我来的”李召的眼神敏锐着。

  “好吧,明人不说暗话,据我所知李队长是上头派下来的卧底警官,专查腐败的机密人物。

  李召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连政府机密都知道的人。洛冰炫接着说”我手上有一张银河酒吧VIP的贵宾卡,可以借给李队长,您只要去玩玩就懂了,在那里,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做。比如公然买卖,军火、毒品、女人以及买凶杀人,据说银河有政府官员在后台撑腰……。

  一直在涂鸦的清明被一串电话打断了,她拿起电话,听到对方带着哭腔的声音,“是周清明小姐吗?”

  “嗯,你是?”奇怪了,怎么会有人打电话到洛家找她!

  “我是古应月,现在想见你”清明扰豫着,她和她并不熟,严格的说起来,还有仇。可对方哭声更密集了!

  “我们不熟吧?”清明是绝对的不想和她见面的。

  “他不要我了,好痛苦我想死,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呜、、、”

  “好吧,你在什么地方”又是洛冰炫的风流债,她总是那么心软,她答应下了。

  “华宇的空中花园”她怎么上得去!清明纳着闷,正好保镖上洗手间了,清明大大方方的溜了。

  空中花园清明其实也很怀念的,她从小就不太喜欢小动物,虽然说也不讨厌就是,但她对花草却很有感情,就当去看风景好了。然而眼前的一幕把清明吓了一跳!一架直升飞机就停在花草之中,不少花草已被折断,这场面对清明来说可壮观了,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到直升机!内心感叹着,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还能有这种交通工具地!

  而站在清明身前的古应月也不似电话中听到的那么可怜,她正怒视着清明,白玉般的纤手伸过头顶,清明没来得急躲闪,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吧掌,清明惊愕的看着古应月。

  “干什么呀?”

  古应月没搭理她,手再次举起来,清明赶紧躲开,但她的手只在空中挥了挥,马上就从她身后钻出两个黑衣男人,黑衣人男人朝清明接近着。

  “你们要做什么!救命啊…救命…”清明尖叫着,但这个尖叫,那么的苍白无力,根本没有人听得见。俩个黑衣人对付她,就像老鹰抓小鸡般,丝亳不费力气的就将她,封住口捆上了。

  古应月对此似乎很满意,她开始狂笑,手指向清明不远处,破裂的单反面玻璃处“就这么把你推下去,怕吗?”

  以眼前这个疯狂的女人,清明敢肯定这种事她绝对做得出来。她紧张着笨拙的扭动着身体。

  古应月开始自顾自的说起来“虽然最开始的目地是要得到洛家的财产,但我爱他是真心的,所以我很嫉妒你呢。”古应月蹲下来拍拍清明的脸“可惜,就算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得到他,我恨我父亲当年不该找杀手,害死洛氏夫妇,使得现在的我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得到冰炫哥的真爱,我恨,我恨,我恨他,但他毕竟是我父亲,如果他毁了,那么我的奢侈大小姐的生活也将沏底毁灭,将顶着别人的嘲笑,嘲笑我是一个杀人犯的女儿活着,我不要”古应月咬着手指,悲凉的哭泣着。

  清明惊愕的听着这个,惊人的密秘,她开始明白胡铜对她说过的话!原来他对她的冷漠、无视。都是保护她的方式!为了不把她卷进来,十年前他选择了和她分手,而她就这么自由的过着平常人的生活!还恨着他。

  大概是哭够了,古应月站起来拿出手机“冰炫哥,你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没有弱点嘛,周清明在我手上。我一不小心,就会把她从十八层楼上推下去哦,要怎么做,你懂的。”

  二十分钟之内,洛冰炫就赶到了古应月眼前,他弯着腰满头是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古应月皱着眉“看来她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她朝洛冰炫伸出手“录音带呢?”

  “先放人”洛冰炫目不转晴的注视着清明,生怕她再受什么伤害。

  “要僵持吗?可是我没多少耐性哦”黑衣男人已经托起清明往玻璃的裂缝处靠近。 洛冰炫心疼的看着清明,毫不犹豫的交出录音带,朝清明跑去。清明静静的看着他却无法发出声音,可既便是她能发出声音,她也没有勇气说“别管我,别把录音带交出来”,虽然她知道录音带对洛冰炫的重要性,就算这样她也不想为一盒录音带去死,她只是一个很想活下去的普通人,此时此刻她只是很没用的哭着。

   古应月一将录音带拿到手就变脸了,“我是可以放了你们,不过当年杀死你父母的杀手很怕事情败漏”说完她转身带着俩名黑衣人上了直升机,潇洒离去。

   从木屋中走出一个带墨镜的白发老头,人虽老但步伐轻盈,手中还握着枪。看得出来这就是职业杀手,可想而知他就是当年杀害洛氏夫妇并将现场做成丈夫杀妻后自杀场面的杀手!

  洛冰炫怒视着对方,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杀手的枪口正对着清明,清明恐惧的向后退缩,洛冰炫突然站到杀手前面,挡住枪口,“放了她,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去求一个,他极度憎恨的人的表情,清明不忍心去看。

  清明拼命的摇头,她不能看着他死在她面前,要怎么做!要怎么办?她手脚被捆着,她无能为力,泪水更加肆意的落下。

   “如果非要死,让我再抱抱她”洛冰炫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杀手带着墨镜看不出,他是什么样的表情,洛冰炫轻轻撕开她嘴上的胶布,对她激吻着,这吻让清明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而洛冰炫竟然脱起衣服来,清明感叹,不会是要死了,他还想做那种事吧!她才不要!

   外套在杀手眼前飘落的一霎那,他抱着她纵身一跃,跳下了十八层楼!这回死定了,没想到洛冰炫宁愿自杀也……!

  “没事的,我会保护你” 洛冰炫对她轻柔的耳语,和这句话对应着的是从洛冰炫身后长出的降落伞!他外套之下竟然臧着降落伞!清明长吁了一口气,还以为就要死掉了,没想到他这么滑头!早就想好了逃生之道,在寒风的吹拂下,降落伞左摇右摆着,两个人头发差不多要坚起来了,此时清明没有丝毫害怕,因为在他怀里感觉很安心。

   胡铜已经放好了一个大大的气垫,在地面接着她们。

  清明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躺在气垫上,她无意的朝上看,正好看到两队警察在确定她和洛冰炫的安全后,已从四面八方围冲入华宇的空中花园!

  洛冰炫突然对她说“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卷进危险之中” 清明张了张嘴又不知说些什么好。

   这时李召已经和手下的警员把杀手从楼上押了下来了,洛冰炫挰紧了拳头冲上前给那杀手一阵狠狠的毒打,三四个警员的阻拦都没能平抚洛冰炫的怒火,清明上前握住他的手,平息着他的怒火,她不是同情杀手而是心痛着洛冰炫会情绪暴走,警员终于将杀手押入了警车,等待着杀手的将会是公正的审判以及逃不掉的死刑。

   李召拿出一个黑色密码箱交到洛冰炫手中“这里面是洛先生,出于正义救您身边这位小姐,而被不法分子收去的五百万元人民币,我们警方已为你找回,请收好。”

  洛冰炫已调整好了心情,微笑着对李召道谢。李召害羞的说“为人民服务是我的光荣,而且全靠洛先生的协助,我们警方才能这么快的捣毁本省最大的军火、毒品黑市据点,那个古应月我们正在追捕中,警方保证一定追回录音带并将不法分子捉拿归案”警车上已有警员朝李召招手。李召点点头对洛冰炫说“我还有公务在身,再见了”

  所有事情都处理完后,洛冰炫把清明送回了,她自己租的房子外,清明静静下车,关门。她失落着为什么没把她留在他身边,在这种时候。她开始有些慌张,或许她并不太被需要。辗转反侧她一夜未眠。

  冬天的太阳很温柔的照进窗户,清明迷迷楜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窗,从窗外涌进一阵冷风,清明赶紧又把窗户关回去。冼洗刷刷后她正打算出门吃早点去,可推开门的一霎那,一条长长的,摆放整齐的粉色月季花之路出现在眼前,她还以为自己在梦游。她沉着花路走去,就在百米之外的小公园里,洛冰炫站在花路的尽头,等着她。

  他手捧着一束同样的月季花,身着白色西服一脸清爽,在这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帅到掉渣了!他朝清明单膝跪下。对一夜不成眠的清明来说他太过的耀眼,严格来说是太刺眼了。当他对清明说出那句“请嫁给我” 时四周的行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清明的回答。

  清明瞄了周围一眼后,抓抓头,有些惊慌失措又很伤脑筋的样子,最后她干笑着说了句让所有人喷饭的话,“哈…我走错地方了,你们在拍戏吧?继续。”老实说她内心正奋兴着,但她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她就是那个陷入爱中最没自信的人。洛冰炫抓住她正欲离去的手,“我爱你” ,清明没做太大反应(因为她听多了,表面上是不会做太大表情,但洛冰炫是不会知道她内心的感觉)所以他悲伤的松开手,他被她拒绝了,虽然他也曾想过会被这样拒绝,但此刻这颗荒凉的心,让他难受着而且无力挣扎。

  清明望着他的背影,他就要走了,再一次消失在她眼前,像十年前那样一去不回,心痛的感觉在她体内翻腾,不行,不能够这样。

  清明对着他的背影大叫“我…我…”说不出口!无论是我愿意,或是我爱你。那样的话就像卡在她喉咙里的鱼刺让她窒息,她说不出口,而他转过身来正等着她的下文。

  清明再次鼓起勇气说“我…我…”还是没能说出来,她像泄了气的气球,低下头去。

  洛冰炫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他懂得了,他的清明是那么害羞的人。他刻意的与她十指相扣并对她耳语着“我听到了,我爱你” 那句,我爱你,她毎次听都像触电般,失去抵抗力,但她死都不会让他知道的。

  胡铜打开车子的尾箱,像蜜蜂一样忙个不停的向周围发着巧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