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悸动心扉

第十一章节  自掘坟墓

悸动心扉 稻之夏 4221 2015-01-10 22:23:38

     胡铜把清明带到华宇公司不远处的一间名为梦幻咖啡屋旁停车,清明暗想这是要带她进去喝咖啡?

  胡铜为清明打开车门,领她进入眼前的梦幻咖啡屋,不过他们便没有入坐,而是直接绕过大厅,走入转角处的电阶旁,胡铜在电阶门一角,按上自已的指纹,然后输入了一连串密码,还示意清明也把手放上去“这是一把指纹锁,现在为您打开了指纹库,请输入您的指纹”

  “我也要按指纹吗?”

  “只有得到指纹认可,您以后才能独自的自由出入,”

  这么说这个地方很神密?这么说她要在这待很久?清明没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就跟着胡铜上了电阶。

   电阶是独立的,它直接上了最顶层才停,出现在清明眼前的是一处空中花园,虽然都是些人工制造的景物,但她还是被眼前的风景陶醉了!这里就像人间仙境般,没有四季之分,周围花木茂盛,芳香四溢,到处鸟语花香!另外还有一座假,山下小桥流水!再往深处就出现一座米黄色小木屋,胡铜将她按排在小木屋中,留下一张金卡便走了。

  清明透过绿色的单反面玻璃墙往外看去,她惊讶的发现,这里是华宇办公楼最顶层!在她还是华宇职员时,她就听说过,从来没有仼何职员上过华宇公司最顶层。因为整个公司根本没有去顶层的入口!原来顶楼入口并不在公司内部,而是在与公司同一面墙的,公司外的梦幻咖啡屋中!

  清明百般无聊的躺回床上,又睡了个回笼觉,因为现的她太无所事事了。再次醒来时已是下午两点,她实在是太饿了才起身出门,门外却站着一个穿黑西装,带墨镜的男高个!他手端着一套饭菜样子很灰谐,见到清马上说“小姐请用餐”

  清明忍不住笑起来“喂,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保镖?”她接过饭,饭还是热的,她讷闷了,难到保镖是神。猜得到到她什么时间醒!不可能,不可能世上没有神,那不就是在她睡觉其间保镖悄悄的把饭换了一次又一次!清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从未这么高贵过,洛冰炫的按排也太离谱了,她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还请保镖!她真的无法消化洛冰炫的思想。

  清明真的很自由的出入着华宇公司的秘密基地,唯一不自由的就是身后总跟着个高大个保镖。她有时购物,有时散步,有时随意涂鸦的呆了三天,说起来那张金卡好像怎么刷都刷不完的,这种情况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被流放了的情妇,正等着什么时候被主人需要时,再把她招回去!与其这样她还不如去干点有意义的事,对了,清明想到了去做临时工,临时工不用查身份证,只看一眼就好,那就不会发现她是个神精病,这么想好像她真的是一个神精病一样,清明赏了自已一耳光。

  就这样她去餐厅做了一星期服务生、去花店送了五天花、去超市理了半个月货,转眼过了一个月了,闲时她总会想起他的脸,脑中不断盘旋着他说过的那句,我喜欢你。虽然不愿承认,但她却实又一次爱上他了,又或许她原本就一直爱着他,怎么办好想见他,按耐不住想见他的心情。

  “啊” 她突然想到立夏送她的那套公主裙还在洛家别墅,去拿回来,清明抓着头想,去见他的理由可真烂!

  趁高个子保镖进不了女便衣室,她赶紧从后门逃走,没有人注意到她进了洛家别墅,而她也不知道从她踏进洛家那一刻起,她的心态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在她身后传来一阵清爽、乐耳的笑声,一男一女正牵着手走进来,没错男的正是洛冰炫而女的竟然是那个拿着她衣服一去不回的关平平!关平平恐怕不是女子的真名,清明忍止泪,别开脸,不愿看到眼前的人。

  “冰炫哥,她是谁?”那女子轻喃着问

  “新来的佣人,走吧我饿了” 他没有看清明一眼,就那么冷漠的走开。

   清明跑进洗手间,洗了一次又一次脸,都无法清醒,不明白他,为什么说喜欢她的时候又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为什么说她是佣人!不,也许她就是被他买来的佣人。是了,她再一次被这个男人玩弄了感情,同样的错误,她范了两次,她真是个大笨蛋!

  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佣人就佣人吧。饭后一小时应当想喝茶了吧。

  “少爷、少夫人请喝咖啡” 没错清明是故意出来搅局的。

  这个叫法,让那女子心中欢喜着,却洋装生气,而男主角则大发雷霆“放肆!古应月小姐可是云莺未嫁之女。怎容你这么叫,你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没素养”

  “唉,我是刚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的神精病” 这是清明此时此刻的体会。

  没等她恍神,一杯热咖啡就砸在她脚上了!

  “胡铜把这个无礼的佣人赶出去” 洛冰炫眼中恕火正烧着。

  古应月惊讶的看着洛冰炫,她自认为自已在洛冰炫心中已达到了女神的地位。

  “应月对不起,让你看到我糟糕的一面”

  古应月则微笑着,轻摇头“这没什么”

   清明就这么狼狈的出了洛家别墅,她也知道这是在自掘坟墓,但她忍不住!气不过,她变要疯了,有一种感觉就像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多次任谁都要疯掉!

  现在清明没处去了,而且身份证也没法用,她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台黑色小车停在她前面,接着从车里走出来的却是那个跟了她一个月的高个子保镖!清明看了保镖一眼,保镖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红手印。清明又想哭又想笑,为什么每次见到他,样子都那么灰谐呢!

  “是他打的吗?”清明指着保镖的脸问

  “没看护好小姐,是我的错。小姐请上车” 保镖不带感情的说着。清明不理会他依旧在马路上走着。

  保镖拦着清明说“少爷要我转告小姐,记住你是他的”

  “他这是食之无味,弃之又可惜吗?还留着我做什么?”

  高个子保镖面无表情,只是打开车门。 那把火只把古家烧了点皮毛,清晨洛冰炫特意心急如焚般开车赶到古家。而现在的古奇由于几年前的一场车祸,已经成为轮椅上的老头了。

  “应月,你没事吧”(古应月正是古奇的独生女,也就是洛冰炫的表妹)古应月投入他怀中,身体还颤抖着“好可怕,墙上到处都是气油”。洛冰炫顺利的把古奇父女俩接入洛家别墅中,洛冰炫还刻意的把古奇安排在他死去的父母房间住,那个房间一如十二年前一样的摆设。而古奇为了隐饰自己的心虚,即便恐惧也洋装没事,住了进去。

   当夜晚来临时,古奇就开始为自己所范下的罪行发慌。夜使得洛家别墅静得出奇,只有风吹打窗帘的声音,窗帘布在风的吹拂下显得豉豉的,总像有什么人躲在哪里面,古奇推着轮椅去关窗,就在这时,四周忽然一片漆黑,古奇强制着自己平静下来,自我安慰只是停电罢了,却克制不住自己慌慌的心跳。

  “应月…应月…”没有人回答他,这时古奇再也静不下来了,黑暗中他推着轮椅朝门口冲去,古奇总觉得今天的轮椅特别的沉重,似乎身后有什么人在拉扯着他,就在到迖门口时他就被什么东西拌倒了,耳边总盘旋着一个女人的声音“救救我…救救我…”回头去看又什么都没有,四周一片黑暗。

  当古应月见到父亲惊慌、落破的爬在地上,口中还念着,有鬼、有鬼的样子,已是六神无主,她眼神中对洛冰炫投去求助的信号。洛冰炫握着古奇的手同情的说“表舅,你冷静点,世上哪有鬼。”

  古奇厌恶的甩开洛冰炫的手,“应月,收拾一下我们去住酒虎店”

  “啊!这大半夜的” 古应月为难着。

  “我一刻也不想住在这鬼屋里了” 古奇失声大叫。

  “够了,爸你太失礼了” 古应月拉着洛冰炫气愤的离去。

  院子里风很大,洛冰炫为古应月披上一件大衣。

  “应月,你别生表舅的气了,家里突然起火,加上换了个陌生的环境住,才使得他老人家一时间神志不清罢了,对了,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明天让他去帮表舅看看吧” 古应月深情的注视着洛冰炫,此刻她己被他的体贴所打动,古应月主动的翘起小嘴等待洛冰炫的吻。

   办公室里,洛冰炫拿到了他盼望已久的录音带,露出了久违的笑脸,依洛冰炫的计划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他再也不用着对古应月演情吕了,他要立刻把清明接回来,无论她否愿意他都要得到她。他真的没有比她更重要的东西了!这时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了

  “董事长,古小姐来了。”

  “请她进来吧”

  古应月迈着欢快的步子走进来,她的微笑就在对上洛冰炫冷漠表情的一霎那被冻结,“怎么了,冰炫哥?”

  洛冰炫不答反问“你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死的吗?”古应月不知所云的摇头。

  “是你父亲害死的”

  “这怎么可能,你胡说” 古应月气愤的反驳,她完全不能接受洛冰炫突然的反差,昨天他还亲昵的对她说他爱她,声音都还在耳边还没散去一般!

  洛冰炫面无表情的说“还记得前几天,我介绍给你的心理医生吗?其实他不是心理医生,而是催眠师,你父亲在他的催眠下已经将当年如何雇凶杀人,和扰乱杀人现场的事情全盘说出了” 洛冰炫举起录音带接着说“证据已经在我手上, 你回去叫他洗干净屁股等着坐牢吧”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爱上我了吗? 难到你对我的感情全是假的吗?接近我就是为了报仇吗!这对我不公平, 我恨你” 古应月气得身体都在抖。

  “公平! 我母亲死后还背着偷人的罪名, 公平吗? 我父亲死后还背着杀妻之罪, 又公平吗? 如果可以的话, 让你父亲死一万次也不为过.”

  洛冰炫说完便拂袖离去, 只剩古应月在那抱头痛哭, 就 连她自已都分不清是为父亲伤心, 还是为自己。

   回到小木屋已有一星期了,清明也觉得自己像身处于古代的女人般, 男人可以有多位夫人, 而自己却是那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妇! 多次她都想逃走,只可惜身边有个高大个保镖! 于是她郁闷的从厨房找到一瓶炒菜用的烧酒,喝了起来,一瓶酒转眼就见底了,清明的头虽然沉重起来,但内心还是清晰的焦躁和疼痛着,是谁说的借酒可消愁,骗人!

  一个推门的声音,洛冰炫已经站在她面前了,她知道他来了,只是眼前模糊着,所有物体都是双重的,洛冰炫将她拥入怀中低语“我和古应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不是。而且一切都结束了。” 他的声音很小,表情却那么坚定和认真。

  “别碰我,人渣” 清明冷笑着将他推开,却因为用力过猛,自己没站稳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洛冰炫的手垫在清明的头下,他的身体压在她身上,他紧紧的抱着她,仿佛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他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姿势对她深情的说“我爱你、我爱你……”如果这三个字能让爱实现,要他说多少,次他都愿意。

  “为什么说爱我?我又不爱你,我可是百合女,我喜欢的人是…” 洛冰炫将唇覆在她唇上,不让她说出下面的话,他极度紧张、害怕她说出她喜欢的人是立夏,不是他,这样的事实他无法接受,清明惊讶的看着他那慌乱,焦躁的表情, 心砰砰跳着,

  “我爱你,到底我要多爱你,你才肯相信?” 他的手游进她衣衫间,她就这么融化在他怀中,太没出息了,她不甘心。但是被他触碰到的每一寸肌肤都那么炽热,那么酥麻让她只能跟随着他的旋律,只能配合他的取所!

   早晨清明几度起身都被一阵阵头晕目眩的感觉再度打回床上,直到不午她才完全清醒过来,洛冰炫放下手中的文件,在她身边坐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 清明奇怪的问,

  洛冰炫把手压在她的手面上,俯下身极度挑*的吻她“想起来了吗?”

  “哈” 招牌干笑,她想起来了,她和他上过床了!清明又羞又恼,她实在是太差劲了。

  “哈……酒后乱性,就忘掉吧” 清明提议。

  “周清明!”这是洛冰炫要吃人的,也是无耐的怒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