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悸动心扉

第十三章节  一切才刚刚开始

悸动心扉 稻之夏 4372 2015-01-12 14:35:31

     拂晓洛冰炫从相册中翻出一张陈旧的相片,许久的握着,沉默不语,那是一张他和父母一家三口的和影,当时的笑脸很甜,很温馨。

   十二年前,洛冰炫悲凉的看着父母的遗体,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伤中,他至今也忘不了那个时候,鲜血透过父母的衣衫,染红了整个房间。母亲的双眼张开着,仿佛在呼喊着救命!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年春天,父亲放下手中的面包微笑的对他和母亲说“老婆、儿子,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带你们去美国的爷爷奶奶家度假。”他等待着父亲清闲的时候,但等到的是父母冰冷的骨灰坛!还有那令他不可置信的丑闻,至今他也从未相信过那个丑闻。就从那一天起他幸福生活结束了。本该在绿茵茵的草地上野餐的一家三口,本该欢喜庆祝儿子考上重点高中的一家三口,却天隔两地许多年了!

   他的父母是世界上最相爱的两个人,他该庆幸父母能够生死相伴吗?这样的笑话也太冷了!他同时失去了,在这世界上两个最深爱他的人,他的世界从那一天起,一直弥漫着悲伤。

  不过今天他的内心终于得到了真正的安慰,害死他父母的人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法。他抬头仰望着天空,白云之上的太阳已经划破长空,今天将会是晴朗的一天,幸福感已经包围了他,因为他拥有了清明,以后的毎天他将会更加珍惜他所爱的人。

   冬天树叶都落光了,一棵棵树光秃秃的裸露出树枝。清明背靠在洛家别墅外的银杏树下,正幻想着和洛冰炫一起去游乐场约会,她知道洛冰炫马上就要变成穷光蛋了,不过没关系他们有健康的身体,勤劳的双手。明天就去找工作,今天就好好玩一下吧。

   “你是谁” 一位中气十足,眼光锐利的老年人看着她问,

  “您好,我是……”这位大叔也许是洛冰炫的长辈,她有点紧张。还没等她说不去,洛冰炫站在远远的地方已经为她接话了。

  “伯父,她是我的未婚妻,周清明”

   洛成辉惊讶的又瞄了清一眼,自顾自的小声嘀咕“怎么毎次带回来的女孩子都不一样?”

  这话很清晰的传入清明耳口,如果不是谓于长辈在,清明立马就想掐死洛冰炫,因为如果不是他太风流,长辈怎么会有这么一说!

  “伯父!如果您是老年吃呆症犯了的话,就请回吧,”

  “开个玩笑嘛,对老人这么凶。”洛冰炫白了他一眼,随后递上华宇公司的股权转让书。

   洛成辉搓着额头伤脑筋的说“你要把这么累人的工作推给我这么个老头?”

  “啊!这不是您一直想要的吗?”

  “当然不是,如果我想要华宇公司的股权,早在十多年前就从你爷爷那接手了,又怎么会轮到你给我呢。我想要什么呢?我还没想到,等想好了再告诉你吧。”清明和洛冰炫同时惊讶的看向洛成辉。

  “晩上,一起吃个饭吧” 洛成辉边说边走了。

  “我送您吧” 清明内心一直都很尊敬长辈,更何况洛成辉还是洛冰炫的大伯,从她爱上洛冰炫那天起,她也决心善待他身边所有人。

  “对我来说,你绝对是一个麻烦的存在,你认为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能和我们一样?你配得上炫儿吗?”洛成辉一席话震住了清明!她被完全否定了,心中寒意升起,但她并不自卑,她坚定的对洛成辉说“我会努力的” 洛成辉轻笑一声离去, 那嘲笑的声音,没有人听不出来。

   她随洛冰炫步入西餐厅大堂时,被眼前的华丽震住, 迎面的是正中央的一个彩色喷泉, 喷泉右侧一位帅气的钢琴师正弹奏着优雅,舒缓的乐曲。

  洛成辉已在包箱内等待着他们了,打过招呼之后,清明才发现餐桌上摆放的一排刀叉里,她只认识沙拉叉!该怎么办!清明很伤脑筋,她不想在洛成辉面前失礼,(一切只因为他是洛冰炫的大伯)若是现在点餐的话会从女士开始,而她还不清楚西餐中什么菜要配什么酒。

   这时一位仪态端庄的女子走近他们,这人是华宇公司的行政经理高美美,其实高美美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拥有全国数百家大商场的高家大小姐,相当财阀的家庭背影,这点清明早在工程部工作时就知道了。

   洛成辉眼中带笑的说“美美是我邀来的,因为太久没见了,俩位不介意吧” 没想到她们这么熟!

  “怎么会,请坐” 清明可以看见洛成辉眼中闪着光,那是对她不曾有的赞赏之光,清明失落了一阵,她憨笑着起身

  “对不起,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洛冰炫体贴的站起来。

  “我帮你点餐好吗?”

  “嗯” 清明到洗手间躲过了点餐这一劫,但是之后要怎么办呢?她不知道,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清明再次回到位置时,菜已经上了,一排刀叉餐具由外而内的使用,这点她还是知道的,而且洛冰炫正为她示范着用餐动作。

  四人无言,已经冷场了,这时高美美品了口红酒后惊喜的开启了话题“这是正宗的拉菲!”。

  洛成辉点点头“法国拉菲酒庄一年才产十几万瓶拉菲,毎年运往中国的也不过2万瓶”

  洛冰炫接过话题“据说很难买到真拉菲,但这一瓶却是原瓶进口的,很难得呢”。

  话题就这么发展着,没有清明可以插得进话的地方,她只能默默的吃。洛冰炫开始注意到清明的不自在了,或许他一直都在意着的,洛冰炫很自然的表情,将一片牛排送到清明嘴边,清明的心咚咚直跳的吃下那片牛排,脸都羞红了,洛冰炫笑了,很开心的样子。

  看着洛成辉和高美美的眼光,清明像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去。接下来又开始冷场了,清明想自己真的不太会在这种场合与人搭话。

  高美美轻笑着说“我来讲笑话给你们听吧。”她揉了揉额头开始讲了,有一个美国人到中国留学,一天他苦脑的问一位中国同学,“你们中国人练武功是不是比什么都重?”同学凝惑的说“谁说的?”美国人说“可是,我毎次约女孩子时,她们都说,等我有功夫先。”

  笑话虽然不是很好笑,但却成功的打破了冷场,气氛瞬间愉快起来。

  洛冰炫笑说“有一天我刚睡着,就收到一条短信,睡姿不对,重睡。”四人都笑出声了。 洛冰炫真的很宠她,无论她想要买什么东西他都会满足她,无论她做错什么他也会一笑而过,她就像他掌心的珍宝,被他呵护着。清明常常觉得无法回报他的感情。

   唯雅学园是一所贵族女校,为了达到洛成辉眼中那个配得上洛冰炫的人,也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素养,清明报名了这里的礼仪速成班,而且听说高美美原是这里的高才生,这点让她很在意。

   无论有多忙洛冰炫也坚持每天亲自接送她。

  速成班的学生很少而清明也不太会和豪门千金们搭话,所以入学一个月了她都没交到一个校友。

   清明透过车窗看着进进出出的学生们,她们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高雅得体。

  “或许我真的配不上你”

  “对不起,你刚刚说了什么?因为开车我没听清楚。”

  “嗯,没什么”已经到唯雅学园了,清明打开车门,一阵阵清新的花香迎风吹来,哦!不对,这不是花香,已经过了开花的季节了,这是高档香水自少女身上飘散出的味道。清明嘴角轻轻吐出白雾,在这里所见的女孩都那么高雅、淑女,相较之下清明越觉着自己太大大列列了,况且那种天生的高贵气质是无法模仿到的,清明从失落进入不安的自悲中。

   洛冰炫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下午我不能来接你了”

  “哦,没关系”清明高高的举着手伸了个懒腰,嘴巴张得大大的!看啦,她又在做不雅动作了,当她发现时已晚了!

  “我已经安排胡铜来接你了”。

  “我一个人也能回家的”清明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走过远路了。完全变成了大小姐生活,出门三步都有备车!

  洛冰炫认真的盯着她的脸看“过来,脸上有脏东西喔”

  清明慌张的摸着脸,难到是早餐的面包渣沾在脸上了!而他趁她不注意时悄悄的亲吻了她的脸颊。

  “蠢货!那么多人在看”清明羞涩怒骂,低着头朝校内走去。

  开课了, 又是跳舞、又是商务礼仪、又是传统礼仪、还有西餐礼仪,等等的,细到入席、离席、站姿、坐姿老师都会一一介绍,清明毎天都有逃课的冲动。最后她真逃课,刚走到教窒外的扶梯处,就遇一个女孩正面迎上来。

  “漂亮姐姐你好”

  “啊!”清明第一次听到女性这么叫她的。

  “漂亮姐姐这是我的名片,请多指教”对方面带微笑,双手递上名片,大拇指和食指在名片两角位置。

  “天弘商场人事经理,刘思雨!”

  “只是在父亲的公司里挂了个名而罢了,什么都没做过。我是吃贵米的富二代”刘思雨调皮的说

  “那个,本来是应当交换名片的,但是我没有……呵……”清明那个不雅的抓头坏习惯又来了!

  “你太可爱了”刘思雨捂嘴轻笑。

  “我叫周清明”

  “你就是华宇公司洛董事长的未婚妻!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美人呀。”刘思雨再次认真打量清明后得出的结论。

  “不好意思,接我的人来了,下次再聊,再见”清明还是不太适应与陌生人交流,有人来接她是假,落荒而逃才是真。

   又是一个阴天的早上,为了回归大自然,放松心情,今天她特意走路去上课,胡铜不近不远的跟着她。清明一边走,一边认真的吃着路边摊上买来的臭豆腐。

   一辆小车在她前面停下,她没有看错那个走出来的人是洛成辉!她飞快的把手中的臭豆腐甩掉,搓干净嘴巴。洛成辉就站在她眼前,清明还不确定洛成辉有没有发现,她刚刚做的好事。“伯父早”

   洛成辉严肃的看着她说“结婚还是和同一国的人好”

  “我和冰炫是同一国的” 清明笑着回答

  “看上去是,但事实上贵族和平民是两国人,直言了说,周小姐和我们炫儿不合适呀。”

  清明深受打击,但也无语。要将那些死板、繁所的礼仪贯彻到生活中,等于是要她放弃自由,放弃自我!

  才刚到学校她又想逃课了,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冷风不断拍打着窗户。

  “对不起老师,我身体有些不适” 清明终于忍不住对碟碟不休的老师说出了这句话。

  老师叹了口气说“请便”。

  “清明” 是上次遇见的女孩,她打开车窗冲清明微笑。再一次遇上!太巧了。

  “你好” 对方叫什么来着,清明不想太失礼,努力回想对方的名字“刘思雨”

  “要去哪我送你”

  “谢谢你的好意,但不用了”

  “没关系的,进来” 清明被强行拉上了车。

   果然还是出租屋里舒服,里面的空气都特别自由,躺在自己陕小的床上心情也更加舒畅,说起来洛冰炫变得很忙了,好久没见面了。

  “哇!这就是普通人的家?好小,不过好温暧的样子,不像我家空荡荡的,让我住一晚吧” 刘思雨笑咪咪的说。

  “不行” 清明爽快拒绝。

  尽管被拒绝了,刘思雨还是脱掉外套,倒到她床上去了,刘思雨抱着抌头,趴在床上两脚还一蹬一蹬的,清明无耐的接受自己引狼入室了!

  “打个电话和家里说一声比较好吧” 清明提醒正得意的刘思雨。

  “不用的,我父亲在外面有许多小老婆,加两个私生子。做为正妻的我的母亲,已经忍到了极限,再也不想和我父亲过下去了。”

   刘思雨瞄了一眼,一脸惊讶的清明接着说“我父母正闹离婚,家里根本没人管我做什么”。

  清明衣不解带的躺到床上轻轻的问“为什么对我这个刚认识的人说这些?在豪门中不是很避谈丑闻的吗”

  “和你说就没关系,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单纯的人,虽然你觉得很突然,但我很真心的想和你交朋友”

  清明调好闹钟想了想“做朋友,可以的”

  “呐,教我如何做普通人吧,有钱人都花心,我决定嫁个平民了。”刘思雨一脸天真,让清明都有些不想打击她。

  “呵!”清明忍不住笑了,为刘思雨的天真,为她以为平民就保险。

  “笑什么?”刘思雨托着下巴问

  “听说过穷鬼更可恶吗?男人要风流是不论有钱没钱的。***之类的分贵族或平民吗?所谓的穷鬼更可恶,是说爱人一个平民风流种,他会让你在精神和物质上,两落空。”

  “要怎么样,才能嫁到好男人?”

  清明不语,已经睡着了。

  早晨清明醒来看着空旷的房间,刘思雨已经走了。桌上留了张字条,“因为不忍吵醒你,我悄悄的先回了,谢谢你的照顾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