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悸动心扉

第八章节

悸动心扉 稻之夏 3395 2015-01-07 15:41:22

     第二天,立夏提着大包小包的补品出现在清明眼前!清明笑说“你比我这个做女儿的还积极,”

  在飞机上,清明不知不觉睡着了,立夏轻拂着她的发丝“还像从前那样柔软呢!”

  清明从梦中醒来笑着“立夏不像从前那样,喜欢给我扎羊角瓣了呢!”立夏也笑了,周家村很快就到了,清明的父母知道她要回,早就在门口等着了!不知为什么清明此时想起了洛冰炫,想到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他该有多寂莫!

   “夏小姐,请坐,清明也坐”清明的父亲客气的搬来椅子,又去拿水果了。

  “叔叔您别忙了,也坐坐嘛”清明的父亲是个少言少语的老实人,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事,你们聊”

  清明的母亲握着清明的手念念着“妈妈以前偏心,只顾着春分和谷雨,都没好好关心过你,你别怪妈妈。”

  “妈你说什么呢,我只记得你每年都有送我生日礼物”

  “现在只有你还常常回来看我们,春分和谷雨总有借口不回来看我们两个老的”清明母亲报怨着。就这么闲聊了一天。

  第二天,清明父母依依不舍的送她们到车站。又回到了工作岗位,清明的工作效率和认真的态度,得到了工程部所有人认可,也就在这一天,许光宣又出现了,他平静的对清明说“你从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立夏已经还完了你剩下的债务"

   清明无耐的走到立夏身前,她明白立夏对她好。她无法拒绝她,不能抹杀她对她的好意。

  “空气真好!”立夏说话间己把清明拉到身边,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下“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清明发现自已对立夏的举动没有感到恶心,相反她觉得很温暖,很自然,同性恋或许她也能做到。

  永远在一起,她一直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她所想的是以朋友的方式永远有一起。

  “可是,我现在还无法回应你的心意”

  立夏轻轻的嗯了一声“如果我变得更加优秀或许清明就会爱上我了。”

  “也会这样吗?”也许她只是在利用立夏的感情来彻底掉那个人。这样可以吗?罪恶感包围了清明。

  “我们去国外生活吧!一个真正的,新开始”

  清明点点头,她也想要去一个没有洛冰炫的地方从新开始。

   粉色蝴蝶结和公主裙最配你了,她仿佛在镜子里看到立夏赞美的声音。

  “咚咚”的敲门声,会是谁呢?

  她把准备好的密码箱依墙放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因为如果是立夏的话,她还没准备好要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她。

  “清明,清明”这是许光宣的声音,他来做什么呢!

  清明才摸到门把,许光宣已闯进来了!“你!周清明你这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立夏吗!”

  “啊!”他怎么会这么说,

  “你喜欢的是洛冰炫不是吗?为什么还要选择立夏!”

  被他看出来了!清明有些惊讶,但她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这点立夏也清楚。

  “许经理,这是我的选择,我现在只想要永远和立夏和一起”她重新提起密码箱,对许光宣做了个请的手示。

  “我要去机场了”,但开门见到的人让她退了回来,站在门口的却是立夏的父母!怎么说她和立夏的关系走上这一步,她还是觉得疚对立夏父母。

  “叔叔、啊姨”

  “清明,请你放手,对立夏放手吧”立夏父母开门见山的说,

  清明背过身去,不行她们已经约好了今天去海外的,不能动摇这份心的。但是清脆的硊地声让她不得不心软,

  “求你放手吧,你这是害她呀,求你让我们的立夏有个完整的人生,美好的未来吧!”

  许久的僵持,长时间的无语,最后清明败下来了。

  “如果这是你们的心愿,我会让你们如愿的”她无耐的做出了这个决定,也许正如立夏父母所说的那样,她无法给立夏完整完人生。

  托着沉沉的脚步清明毫无方向的走着,泪水静静流下,或许爱情对她来说永远只能是幻想!

   立夏手握着花束从转角处出现在父母眼前“真是精彩的一幕”花束无声的落在地上,而投射在她父母身上的是厌恶的眼神。

  “你这是什么眼神!”夏父气得发抖,伸手就要打,夏母拦了下来,摇摇头示意夏父别在这种时候惹火气。

  立夏转身留下负气的话“阻挡和我清明的人,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再没有什么比现在更让立夏绝望的,她和清明的时机已经过了,她彻底失去了清明,从这一刻起,她不想见任何人、不想做任何事、不想听到任何声音,就这么静静的让自已身心发霉好了。洛冰炫不太明白他的伯父洛成辉为什么非要他加入“银河” 的VIP会员,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黑市,毎回进入VIP的会场或客房部,都要下到午夜后,再加上进入VIP还得从地下室的暗门进入,而且VIP处做的全是他十分厌恶的非法交易。

  不知不觉中清明走进了一家名为“银河”的酒吧,清明在那里要了一个包间喝上了闷酒。爱情对她来说只能是幻想,无论是洛冰炫还是立夏都会离她而去,最终什么都不会留下,她也是明白的,她和他们不一样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醉醒时已是午夜,一个服务生站在她眼前,手里拿着帐单对她微笑,

  “小姐,请买单。”

  清明迷迷糊糊的摸着口袋,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裙子,根本没有口袋!也就是说她没带钱,手机也没带。意识到这点清明酒意全消,她在心中默念,钱和手机好像和我有仇,关健时刻总不在身边!

   清明只得厚着脸皮问“可以借手机打个电话吗?”

  这时酒吧经理已经过来了,经理冷冷的对清明说“我提醒一下,小姐你在每小时五百元的包房待了十二小时,再加上又点了一瓶价格为一万二百元的五十年份的洋酒,总共欠本店一万八千元人民帀”

  清明内心暗念惨了,就算是带了钱包也是不够的!

   电话拿在手上,但她竟不知要打给谁好,最后硬着头皮拨了许光宣的电话,可惜太晚了许光宣己关机,再打给立夏,而立夏又不在服务区,她已经没电话可打了。

   “我可以回家拿钱吗?”

  酒吧经理狂笑起来“别装了,小姐,吃霸王餐的我见多了”

  清明自知不在理,也无话可说。

  经理捏起清明的下巴“以小姐的资色,有办法付酒钱的。”

   经理对手下命令“把她带到VIP区,后台去”

  清明也明白,现在就算说什么也没用了,所以她没反抗。心想可能要在这打工还钱了,她就这么单纯的想着。

   这里的VIP是会员制的,并不是谁都能进得了的地方,这点台下所有VIP会员都清楚着,所有进得来的客人都不是什么小角色。台下的客人都带着假面具没人知道谁是谁,其实这里面有演艺界的大明星,有黑帮的老大,也有许多商业界的大财主,还有政界高官!

   一个拿着话筒的中年男人在VIP舞台中央,主持着开场白“各位贵宾,现在开始今天的第一件商品《天使之惑》”

  清明的背上被装上了白色的羽毛翅膀,推上舞台,对了!她就《天使之惑》。现在清明的头脑是迷糊的,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幻觉,她已经被灌下了不知名的药物。她耳边传着主持人的话,但在她听来也是模糊不清的。

  “各位她还是处子,有意者可以上前看清楚她的样貌。”台下一片轰笑声,宾客已经开始骚动起来。

  “那么现在以三万元人民币起价”话落,舞台下已有人开始抬价“三万五”、“四万”、“十万”清明迷迷糊糊听着,身体软软的提不起力气。

   最后某位财大气粗的老头以五十万买下了清明,她被扔进了客房,但自己却亳无知觉了,当她回复一点点意识的时候,她己经赤祼祼的躺在床上了。

   那个六十来岁的买主,拿着一杯红酒洒在清明身体上,正欲扑上去舔时。

  清明腹中的恶心感让她清醒了许多,她糊乱抓起被单遮住身休,挣扎着朝门口冲去。

  买主虽老但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笑嘻嘻的就扑过来了,揪住清明的头发笑说“醒着才好玩呢”

  清明挣扎着、恐惧着、尖叫着,但对方毫不为之所动。

  最后清明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求饶“求求你放了我吧,买我的钱我都可以还给你,我会补尝你的损失,求你了....求求你..求你”她大概把自己五十年份的求求你都说完了。

  但对方没有丝毫心软“ON......我不要钱,只要你好好陪我玩玩就好”

   买主提着清明一只脚就将她往床上托,清明抓住机会用另一只脚,狠狠地朝买主胯下踢去,买主直痛得抱着下部哇哇叫。清明赶紧开门,逃跑。

   在没人的走廊上毫无方向的走着,脚歩越来越重,她却不敢停下,走到一个转角处时,身体里的药力上来了,她毫无力气的滩在地上,她有种等死的绝望感。在这个时候她最想的人,竟然是洛冰炫,就在她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仿佛看到了洛冰炫站在她眼前。

   洛冰炫皱起眉头心疼的抱起躺在地上的清明。这时“银河”的工作人员一并围上来了,“银河”VIP部的经理连同买主也随后跟上来,眼前的场景像极了一群发现猎物的猎人,被围在中间的

  除了洛冰炫和清明,还有一位贴身保镖胡铜,此时胡铜已站在洛冰炫前面,大有要大干一架的气势。

   经理微怒的问“洛先先,这是干什么?”

  洛冰炫朝朝手示意胡铜退下。并对经理欢笑着“洛某愿出五百万买下这名女子,不知经理意下如何?”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财神爷,经理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对手下耳语了几句,那手下点头离去。

  六十多岁的老头买主不高兴的大叫“商品已买断离手,怎有随意更换买主的道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