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时光流逝

第三章 邀请函

网王之时光流逝 如果我说 1977 2016-02-17 14:39:38

    手冢刚想说自己社团不需要经理,便被乾及时的拉到一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便同意祁莉留社团里,见进展得很顺利,便打道回府了。  

  第二天祁莉今天睡过头了,来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了,要是从小门进去肯定会被拎到教室去的,祁莉在围墙外转了一圈,停在一课树下把书包先丢过去,借着墙和树上的点力跳了上去,偏偏就这么倒霉刚落地便被值班老师抓了个正着。  

  怯怯的拿起自己的书包“老师,早”  

  “早?现在都几点了,都上了两节课了,你还是翻墙进来的,现在的学生真是无法无天了,你是那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江川老师从没见过那么嚣张的学生,气得血压一直往上飚。  

  “江川老师,我是有原因的,其实、、其实我是网球部的经理,你也知道现在网球部快要大赛了,作为网球部的经理,必须要对他们负责,为学校赢得荣誉,你说是不是,网球部最大的对手除了神奈川的立海大还有就是东京的冰帝了,我一大早从冰帝那里探得军情回来,我现在要去找部长汇报,你就放过我一次,下次肯定不敢,谢谢老师”还没等江川反应过来,祁莉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留下江川在后面直瞪眼。  

  祁莉见后面没人追过来,才慢慢悠悠的晃着书包走向网球场,看到球场里面的果然在练球,觉得进这个团真没有错,可以名副其实的偷懒。  

  突然后面冒出一个声“嗯,我都听见了,刚才你跟刚江川老师说的”  

  祁莉偏过头过去看到又是烦人的乾贞治便说了句“真是阴魂不散”。  

  两人站一起看着里面越前对海堂的练习赛,乾提了提眼镜翻着他的笔计本说道“那个是越前龙马,一年级……”没等乾说完祁莉便接过他的话“越前龙马一年级新生,13岁,曾经在美国夺得青少年网球四连霸被誉为天才网球少年,性格很嚣张,自尊心也很强,经常被他老爸虐得跟狗一样,惯用左手,属于全能应变型选手,常用球技有外旋发球,二刀流,抽击球,零式短球……..善长在失败中找到突破点,但是在南次郎那里一次都没有赢过,哼、虽然在网球上有点小小的成就,但是还差得远呢”。  

  “额,为什么你都知道他们的资料”乾很好奇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他们那么多事。  

  另一边龙崎教练通知大家马上集合有事要说,乾也只有先过去,龙崎大声道“还有十天就要决赛了,成功与否在此一举,我们青学这几年来,一直被其他学样打压,但是今年大家一路过关斩将,我不希望到头来会功亏一篑,看看你们现在的表现,太不像话了”。  

  “昨天你们的经理也来跟我说了,我知道你们有压力,做事要劳益结合,要对自己有信心,对大家有信心,所以过两天会让大家参加一个合宿”。  

  大家听着都默不作声,确实随着比赛的接近,大家的心里都躁动不安,一味的要求赢却忘记网球带来的欢乐。  

  菊丸看着大家的表情凝重心里并不好受,作为队里的开心果,想鼓动一下气氛习惯性的举起V字手笑着说“哈哈……教练说的是,不过教练谁是我们的经理,怎么之前没有听说过呢”。  

  话刚说完,祁莉推开铁门走进来站在大家面前一本正经地介绍着“大家好,我是祁莉,未来的决赛时间由我来负责大家的日常饮食顺便指导一下大家的训练,我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也没有变态的训练,刚才我在外面看着你们现在的状态真是让人大失所望,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现在你们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自信,对自己现状不满意,怀疑自己无法赢得胜利,担心自己失败,这一切都会影响人的行动,让人缺乏应有的动力,从而限制自己的潜能”  

  祁莉停顿了一下观察大家的表情见慢慢的洋溢着信心,觉得得差不多了继续说道“大家不用担心,要知道比赛没有永远的胜利,付出的努力跟回报不一定相等,我想让大家心无旁鹜地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拼尽全力的去争取就行了”  

  “就是、就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也找不到以前那种激情”桃城不好意思的摸着头笑呵呵说道,旁边的海棠“咝…….”的一声表示赞同,越前只是把帽檐往下压低一点,让人看不到表情,不二永远一副优雅的咪咪笑,大石菊丸两个人抱一起不知道说什么,手冢部长的气压永远都是最低的,祁莉把脸撇过立马拉下脸来叹气:为什么要我带这一群孩子没一个是正常的  

  祁莉看着冰帝学园大门,不愧是贵族学校,看这恢宏的气势大门都不知道压倒青学大门多少倍,果然只有穷的只剩下钱人才干得出来的事,连校园小道都用大理石铺地,要多奢侈就有多奢侈。  

  “哟,青学的怎么会跑到………是你,这只不华丽的母猫”迹部看着上次让自己吃憋的女人,抬起手抚摸着眼角的泪痣。  

  据祁莉的信息,这位便是迹部景吾了,双方一直对视了一分钟谁也没有说话。  

  “怎么被本大爷的美貌所迷倒了吗?哼……..女人就是如此的……..”迹部大爷傲慢的态度目空一切的语气真的很让人恼火。  

  祁嘴角微微勾起“哦,大爷刚才叫我什么,你这只公….猪”特别是猪这个字咬的特别重,站在一旁的其他队员也捂着嘴笑,怕笑出声等下迹部肯定不会放过他们,连桦地的面滩表情都稍见松动。  

  “你说什么,你敢把本大爷比喻成那种不华丽的猪,桦地,把这个母….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给我丢到外面去”迹部觉得每次遇到这个女人自己总会控制不住自己想一巴拍死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