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五十章 冬雨3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142 2014-07-24 23:09:51

  一路无话,也看不清什么表情。忧怜知晓夏雨静性子,虽然和以前相比变了许多,不过自己总归是接受了。而灵玉,也才跟夏雨静接触几天,才不清楚。看着夏雨静一脸平淡坐在鸾轿上,心里不由有些担心。轻轻拉了拉走在一旁忧怜的袖子,低声问道:“忧怜姑姑,娘娘这是怎么了?好似不太高兴?”

忧怜看了一眼夏雨静,似乎又回到了从禹都刚回来时见面的样子。波澜不惊,云淡风轻。不过,她似乎一直都这样,只是...........

见忧怜没有回答,灵玉也不再开口。

“娘娘,到了。”说话的是烟笙。一路上夏雨静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直到他唤自己的名字才回过头朝他淡淡一笑。

由灵玉搀扶着下了鸾轿。掌事宫门外已经跪了一大批人,个个毕恭毕敬,低着头行着礼。夏雨静站立了脚跟,看着跪一地的人,寻找前几日那个小太监,可来回寻了几遍也不见踪影。低着头,问灵玉:“前几日那个小太监可在?”

灵玉心里咯噔一下,望着夏雨静,慢慢道:“是没看见,难道出去办事了?”

“此事先不声张,待会再说。”夏雨静掩藏的极好。钗子是自己动手送人的,现在只要用些银两换回来就好了。

一踏进掌事宫门,有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婢女们的最后面。夏雨静一惊,不由上前一步惊讶道:“小蝶?”

小蝶清澈的眸子对上夏雨静的视线,然后清然一笑,戏弄道:“小蝶参见哥哥。”

此话一出众人惊讶。只是忧怜明白,因为她半年前见到小姐时,她也是一身男装,称自己为公子。想必是小姐的故人。

夏雨静一笑,道:“未曾想到,这么快便见到你。我走之后一切可好?你来了,游离呢?”她走时,小蝶才大婚结束。在现代,现在他们应该还在度蜜月。

小蝶牵起夏雨静的手道:“一切安好。小蝶也没有想到姐姐居然会是皇朝的皇后,所以就想快点来证实,就把游离扔在玄武门了,想必这会他在守门吧。”说完还不忘呵呵一笑。

夏雨静对这个妹妹甚是喜欢,拉着她的手,对着忧怜和灵玉道:“这是小蝶,这是忧怜和灵玉。”

小蝶躬身行礼,道:“参见忧怜姐姐。”灵玉也躬身相迎,道:“小蝶姐姐。”

小蝶就是庸默城派来新掌事姑姑,为忧怜分担一些工作。游离本来应该留于宫都,可不放心小蝶,随问着皇傅要了一官半职在宫里当差。小蝶本就要小山寻找夏尘凡,眼下正好顺着计划。可是她不知晓的是,夏尘凡现在是禹都的国相加皇父。

忧怜交代了一些事,掌事宫现在由着小蝶打理,念及是新人,忧怜还是要隔三差五回来,检查工作。夏雨静坐在椅子上,看着相互交谈的两人,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有如此一幕。回过神朝灵玉轻语道:“灵玉,你帮我去查查那个小太监,看他此刻在哪里当差。”

灵玉点头便离去。

烟笙站在门外,屋内故人相聚,事物相接,他也不好前去打扰。只要夏雨静平安无事他的任务便完成。微微仰起头,看着天空,刚才还存留微弱阳光,眼下已换下乌云密布,天有不测风云,犹如人有旦夕祸福。

轻轻敲了敲门,道:“娘娘,外面怕是雨水将至,我们还是早日回去,免得皇上忧心。”

夏雨静起身,打开门,一阵凉风袭击而来,刺得眼睛生痛。望了一眼即将下雨的天道:“末冬雨。”冬雨乃至,春天即临。“看样子,我们走不了了,烟笙,你先回去吧,给默城说一声,我会安全待在掌事宫,待雨停了就回去。”

看了一眼身后的忧怜和小蝶,烟笙才行礼转身离去。忧怜从内堂拿出一件披挂,披在夏雨静身上道:“小姐,进屋吧,外面吹风,有些凉。”

冬雨虽不像雪,但还是透着寒气。夏雨静坐在榻边,摩擦着手掌。忧怜取下一旁的暖手袋,放在夏雨静膝盖上,满脸担忧。夏雨静笑笑:“无碍,你们也过来坐。”望向门外,灵玉还没回来。

冬雨是无情的,雨水迅速打湿了大地,洼地的积水吹着气泡,仿佛大地在哭泣,路旁的梧桐树显得那样的无助,呼啸的北风夹带着雨水,狠狠地痛击所剩无几的黄叶,泛着微黄的小草,还未调谢的花朵,都挂着晶莹的泪珠,仿佛是在诉说着命运的不幸.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在飘在落在敲打,滴滴叩击着沉睡的大地,沉睡的房屋,沉睡的心。

灵玉回来时衣襟湿透,狼藉不堪。想必是随着大雨跑回来的。小蝶递过一方褥帕,灵玉胡乱擦了几下便跟着忧怜进了后堂换了干净的衣裳。夏雨静也跟了进去,待忧怜出去后,夏雨静问道:“可找到了?”

灵玉摇摇头,道:“我寻了,可是没有半个踪影,也没有他当值的时辰。听其他人说,已有几日未见过他了。”

难不成是知晓身份怕惹来杀身之祸便逃了?夏雨静道:“你可有去守卫处问问?”

“问了,他们说未曾注意到。”

“灵玉,你可有将此事说与别人?”

灵玉一脸茫然,道:“没有。”

夏雨静松了一口气,逃跑总比失踪强。只是这步摇钗子可怎么办?难不成要庸默城在送一个?不行,这个步摇钗子是他母妃的。一定得想法子拿回来。都怪自己当初伸手就送人。

“娘娘,奴婢会想法子,一定寻到他给娘娘拿回钗子的。请娘娘放心。”

夏雨静点了点头,道:“我们出去吧,你刚才淋了雨,去外边坐坐,升升体温。”

“是,娘娘。”

夏雨静忧心忡忡坐在远远的床榻上。掌事宫不如思静殿,设施也都不齐全。夏雨静怕火,所以炉子都不能升。屋内的气温透着寒气。忧怜拿来几床被褥堆在一旁都被夏雨静阻拦回去了,说是不冷。心思早就远去了。就算是恨他,就算是决心要忘记他,可还是舍不得扔弃钗子,好好的保管在身边。小蝶曾说,留着是个念想。可是现在她不仅把庸默城最重要的念想弄丢了,也把自己的念想给弄丢了。

“姐姐,你手脚冰凉,可是冷?”小蝶握紧夏雨静的手,急切问道。

夏雨静回过神,慢悠悠道:“不冷。”

“小姐,这里不比思静殿。现在可好些?”忧怜带来一个热水罐,放在暖手袋里,道。

夏雨静微微一笑,外面再是寒冷,思静殿也是暖烘烘的。也不知道那些奴才用了写什么法子。“你们无须担心,我好着呢。”

灵玉在门口轻浮了一口气,惊讶道:“娘娘,皇上来了!”

外面的雨滴淅淅沥沥,拍打在窗沿上,门扉上,像是乐章。闻声,夏雨静起身,手中的热水罐子跌落在地,嘭的一声,碎了一地。水滴飞溅。忧怜急忙道:“小姐,可有伤着?”

夏雨静摇摇头,笑道:“无事。”说完便打开门扉。

潇潇一晌残梅雨,独立无情绪。 且随湖柳入微茫,浑记荷花那日小池塘。 人生多少春秋里,留住一冬季, 怎禁妩媚破东风,几缀杜鹃红在雨丝中。在朦朦胧胧地思雨中,那片纷飞雪雨,残雨之后。一个俊美的身躯单手执起一把伞,优雅地站在雨中,珠帘一般的流注遮盖着,紫色衣孓在风中悠然起舞,三千墨发渗透着雨水,一点一滴打湿腰际。精致的面具看不出神色,但那双蓝色的深眸透着担忧和宠爱。

夏雨静走出门栏,看着身影一步一步走进。心里无限的感动,数不清的暖流在血液中沸腾,有些想流泪。待身影走进,夏雨静上前,一把扑进怀里,喃喃道:“不是叫烟笙回去告诉你了吗?待雨停了我便回去。下这么大的雨,你干嘛还要来?都淋湿了。你是一过之君怎么可以感冒?感冒很难受的,发烧流鼻涕,还要打针吃药,严重的还要输液,要是再严重一点就要进医院,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啊,我是大夫,自然知道。以前我一个人住在有回声的家里,从来没有人如此过。庸默城,你是个大笨蛋。”语无伦次的说着,说完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心里一味的怪罪他,冒着这么大的雨来找自己。

打针?输液?医院?什么跟什么?莫非是夏雨静感动糊涂了?站在一旁的忧怜,小蝶还有灵玉皆是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

庸默城则是一脸温柔,道:“静儿,我全身都湿了,先放开好不好?不要把你弄湿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雨静才猛地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脸红至耳根放开庸默城低着头。庸默城轻轻笑出声,牵起夏雨静的手进屋。其他人皆是又一惊,刚才似乎听见皇上笑了???

庸默城脱下外衣,抱着夏雨静坐在榻上,身后盖着被褥。温柔的摩擦夏雨静冰凉的手指,责怪道:“静儿,你怎么如此冰凉?”

夏雨静静静地靠在庸默城怀里,贪婪地吸取他的体温道:“有你在,就不冷了。”

庸默城抱得更紧些,道:“刚才你说的打针还有输液,还有医院是什么?”

囧!!夏雨静微微道:“没什么。乱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