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四十六章 住进心里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118 2014-07-20 23:20:54

  “二哥?”手微微摇晃着,一滴水溢出来滴在手上,温软感不到一丝温度。

“我知晓你难以接受。爹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爱你,但他更爱他的野心。当初你逃婚是逼不得已,你喜欢庸锦天,发誓要和他双休双飞,但是爹为了得到皇朝甄权兵马将你在大婚前迷昏送往禹都边界。那晚,是我将你送走的。”夏言看着外面井口一般大的天空,愧疚的神色泛着苦涩。

“我进了宫,对爹不是有更大的好处吗?”进宫为妃,不是朝政权威在后宫有力的依傍吗?

夏年疑惑的望了夏雨静一眼,随即摇摇头,道:“非你所想的那样,你进宫为妃,就得受制于太后,一面是四皇子,一面是庸锦天和太后,两边本来平衡,如果你进宫,丞相府的地位也就随之改变。爹不想依赖谁,而是想独立为王。”

“其实平衡本来不曾在,在庸默城心里,他与丞相府不共戴天,一举歼灭恨不得灭根,爹妄想的平衡到底是针对于什么?”

“不光是对丞相府,还有太后和庸锦天。现在算来,应该是十六年前,璃妃去世。那是一场阴谋,太后和爹谋划的一场阴谋。那时,四皇子八岁。后来,先皇去世,太后篡改圣旨让当时还是皇子的庸锦天坐上皇位,而将身为太子的庸默城流放到宫都。也是四年前才下旨招他回朝。”

夏雨静眼神空洞,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原来他命运如此多舛,就是经历了这些才练就他嗜血残暴,仇恨根深蒂固的性子吗?庸默城,生在帝王家,原来你是这般苦楚。

“二哥,你一直都有参与爹的计划吗?”

“你从禹都回来,是庸默城放的消息,说要处斩你。目的是为了引出爹,抓住丞相府的把柄。可是救你的人半路撤回来了,是爹下的命令。我私自动用相府的人力去救你,哪知时辰延误,害得大火已经烧起了。最后救你的人只回来一个说,最后关头你被庸默城救了。这个消息被爹听到了,当晚他就派婼依去杀你。他说,你已经是已死之人不应该存活。我和夏言赶去四皇子府时,你已经身刺一剑。回去后,我想杀了爹,但最后被娘和夏言拦下。”夏年一手紧紧握住刀柄一手紧紧抓住衣襟,脸色惨白,身体颤抖。

夏雨静更是无言,只是惊呆在座位上。等待这破天荒的真相,等待心灵的刺激和痛楚。

既然说了就全盘托出,夏年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道:“一切都是天意,本来以为你的重生会唤醒爹。可哪知,庸锦天和庸默城会在同一天下午到临丞相府,也许是消息传得快。你知道那两道圣旨吗?其实只有一道圣旨,只有庸锦天的。庸默城的那张是爹伪造的。条件便是边境一个地区交由丞相府管辖,没想到庸默城一口就应了,丝毫没有犹豫。”

夏雨静早已不是那个单纯的少女,她也经历了很多,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和真想只是惊讶并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时间稍稍长一些。夏成越想与禹都联手,真是够野心的。那个慈眸善目的爹皮囊之下居然隐藏着这样狠毒的面孔,夏雨静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那,那次为了给婼依报仇把我逼得精神崩溃也是爹所为?”

“条件是,一个江湖人帮的人力。”

笑颜如花,夏雨静听完,乐呵呵的笑了,含泪笑了,笑中没有一丝苦笑。她曾经为了保护那个相府牺牲了自己的自由,为了保护所为的家人而扬言要将自己爱的人亲手杀死。原来一切看不懂的看不明白的是她,投在雾里,朦朦胧胧,顺着别人的脚印走。就像直觉一样,一切都幻晃如梦,一个残烈悲壮而残留的思梦。原来以为自己承受应该背负很多,到头来只不过是自己如戏子一般像个傻子站在台上独唱,台下没有一个观众。

那个,所为的亲人,她夏雨静这一辈子就不应该有吗?她到底犯了什么罪大恶极,两次都是面临亲情的背叛。她到底犯了什么罪?

夏年站起身,走到夏雨静身边,微微揽住她颤抖的肩,温柔道:“雨静,这些本来早该让你知晓的。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没有资格继续呆在你身边,我会离开。”

“二哥,我只剩下一个亲人了,你也要离我而去吗?”

(原来不是白就是黑,只不过是天真地以为,要醉得清醒 ,要无辜地犯罪,现实的世界只有灰,坚强得太久好疲惫,想抱爱的人沉沉地睡,卷来的风暴 ,凶猛里有种美,死了心, 痛就没感觉,灰色空间 ,我是谁,记不得 幸福 是什么滋味,无路可退 你是谁,怎么为我流泪,梦见发着光的草原,一身伤回到很久以前,我选择不恨,带着平静走远,醒来后 夜还是长夜,灰色空间 我是谁,记不得 幸福 是什么滋味,无路可退 你是谁,怎么为我流泪,紧抱着我流泪。)

庸默城从御书房回到寝宫,刚好看到夏年将夏雨静抱在怀里。

“放开。”冰冷低沉的嗓音打破宁静。庸默城跨步将夏雨静拉过来。

夏雨静抬起头,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见他,现在依附在他怀里莫名的心安,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她一直都喜欢这种感觉。微微一笑,原来有他在,什么都可烟消云散。

见到夏雨静的笑容,庸默城微微停止了一秒。多久了都没有看到她的笑容,心中的怒也消了不少。看了一眼夏年,柔声问夏雨静:“谈完了?”

夏雨静点点头,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暖流,很温暖。

“那就用午膳吧,夏年也留下,等会朕找你有些事要谈。”说完庸默城便牵起夏雨静的手往外面走去。

“默城,对不起。”夏雨静跟在庸默城,似乎每次都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然后自己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他每次都在努力靠近,是自己每次都无情的伤害,他总是沉默不然,用霸道的性子来挽留一切。他苦,他累,他恨。就是误会也不说,就算是解释也是自己快要释然的时候才来说明白。

庸默城诧异,停住脚步,回过头,恢复一贯的冷漠,寒彻如冰,道:“我说了,我不会放你走的,你休想。”

夏雨静伸手握住他冰凉的手,微微一笑:“走去天涯又何妨?天下每一寸都是你的。”现在,我只想做个囚笼之鸟。

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扬起,眼底掠过一丝喜悦,道:“知晓就好。”说完将夏雨静抱起朝前走去。

千百轮回,只待你回眸一笑。千年相遇,只求你身边曾有我一袭回忆。那股温暖的感觉在心底流荡,整个心房都暖了,这个感觉夏雨静寻了很久很久。有人说,女人没有感情,谁对她好她就跟谁。我想,此刻,夏雨静就是那个女人。

夏年远远走在后面。看着前面渐行渐远的身影。似乎看到樱花凋谢,在残阳下红如彩霞的夕阳下随风而飘随风而逝。明明已经料想到了结果,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将她绑在自己身边,明明发誓带她远走高飞和她浪迹天下,踏遍天下。明明知晓她是自由纸鸢最后却愿意做个笼中之鸟。他现在有些迷惘了,就像走在迷雾朦胧的深林中,找不到出路,寻不到黎明。

“夏将军,快走吧,皇上和娘娘已经走远了。”跟在夏年身后的小允子看着精神恍惚不由提醒。自古爱情难于舍,陷入又有几个保与自身全身而退。夏年已经没希望了,因为他每走一步就能清楚看见血淋淋的脚印,一步一个很急。

夏年回过神,微微加快步伐,仿佛在追赶,又仿佛故意隔离,难分难舍。

午膳后。庸默城要和夏年谈话。夏雨静便跟着婢女来到后花园。见雪停了,风微小,庸默城也便应允,只是千叮万嘱,必定过半个时辰就回寝宫。

“娘娘,皇上对您可真上心。”身后的婢女小心翼翼恭维着,这位新主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看到皇上如此宠爱,一定要好心伺候,不得一点差池。

“你叫什么?”夏雨静依旧踩着碎步,踩得地面上雪花咯吱咯吱响,似交响曲。

“女婢叫灵玉。”小宫女微微行礼道。

“倒是充满灵性,性子也很聪颖。只是我不喜欢恭维。”话闭,小宫女羞愧的低下头,夏雨静叹了一口气,遂道:“你可知晓忧怜?”

“娘娘可说的是忧怜姑姑?”

“姑姑?”

“是呀,她是后宫掌事女婢,我们称为姑姑。听其他宫女说,皇上待这位姑姑极好,说是姑姑曾是四皇子妃的贴身婢女。”

四皇子妃名声在外,可很少见到本人,加之四皇子隐藏得好,这些婢女听过没见过倒是十分正常。夏雨静笑笑,道:“那,宫里还流传什么关于四皇子妃的吗?”

听到此问,婢女在心底冷哼一声,看似平淡高雅,也不过是争风吃醋的女子。不过这后宫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倒是常见。微微道:“言语不是很多,毕竟是皇上当初的正妃。娘娘现是皇上最宠爱的,那不过是过去之势,皇上现在的心思可都是在娘娘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