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番外(一)心声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689 2014-06-22 12:32:56

  角色:夏雨静。

我,出生于1994年6月23日。因为是夏季,所以取名叫夏雨静。从有记忆开始便很少见到父亲,只有每个截止日的时候才会透过冰凉的铁杆看着有些陌生却冠者父亲头衔的男人,苍老的容颜每次看到我时总是一脸愧疚和泪眼婆娑。母亲,嗓门很大,总是用那些尖锐而刻薄的话语充斥着狭小的屋子,经常惹得邻居拿着扫帚登门拜访。我做得最多的事便是弯腰和别人道歉忍受那些辱骂母亲的污秽言辞,然后在忍受母亲将那些词汇原封不动的放在我身上。同学和邻居总是说母亲是个疯子,从父亲关进监狱的那天起就疯了,可是我一直觉得母亲只是因为孤独和难过,才会将气全部洒在我身上。尽管如此,我依旧很爱她。

母亲死的那天,是个黄昏。我手里拎着刚从菜市场特价区买回来的萎靡蔬菜,看着母亲睁大双眼躺在血泊中,我双眼几乎睁不开。在周围人可怜的目光下我抱起母亲,用手梳着被血染红的头发,那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这样亲密的接近母亲。

同天晚上,我接到了父亲受刑的通知。

一向固执的我一边烧掉父亲死亡通知单,一边用毛巾擦掉母亲脸上的血迹。母亲只是睡着了,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当母亲躺在火海中时,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以后,火便在我人生中留下泯灭的伤害。

我的童年可怕而寂静。我的生活孤单而死寂,一直到莫名其妙发生了车祸。

在小说中经常出现的情节降临在我身上,我重生到一个莫名的时代,听一个名叫小蝶的小姑娘说这是禹都,正处在和皇城交战的时期。一贯冷淡的我在这一秒脑子还是充斥着疑惑和惊讶。然后遇到了好心人夏尘凡,他教我医术,他是个温柔的人,我很喜欢他,喜欢他永远做我的亲人,因为在我心里亲人远比爱人重要。可是他却生气了。

后来,在不经意间我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知道他是禹都国相时我心慢了一拍。当天晚上,他扯下覆盖在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一张俊美的容颜在月光和烛光的照射下,温柔而美丽。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听到他计划失败的时候,我再次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仿佛回到了童年的那个黄昏,空洞而绝迹。

命运总是如此捉弄人,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昏睡了一觉,醒来便是另一个残暴的领域。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听他说,是夏尘凡把我交给他的。可是下一秒他就悔认,还说我是闯入军营的重犯。我第一次有揍人的冲动,有史以来第一次。不过,后来我只是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可是这个男人是个怪物,有着偷窥别人心思的本事,让我不禁对他产生恐惧。

没过几天就班师回朝了,当然我也是被当做重犯押回去,尽管中途想了很多办法逃出去可是都不了了事。只是没想到那个男人也有孩子的一面,是个爱听故事的人,我随便糊弄一个故事他便听得入迷,害得我一路都在心里忍着笑。不过,他的笑声很好听,手指也很好看,我对那面具下的容颜很感兴趣。

有些事总是出其不意,没想到他吝啬道一颗药都舍不得。当然我也不需要他的奢求,他对我也放松了很多,尽管不知道为何会与他坐同一辆马车。在到达皇城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交易,换命的交易没有选择余地,我也只有顺其自然,可是要是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打死我也不会同意,可终究还是晚了。

我没有察觉,跟这个男人交际,我正在一点一点改变,接触一些我从来没有的情绪,表露我想都没有想过的表情,就算故作冷淡也掩饰不了,所以当我在车里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我突然起了贪婪的心,想要他一个口头承诺,当然他答应了。

让我改变想法的便是亲眼证实了他残暴嗜血的手段,四分五裂的肢体和血液仿佛定格在我心里,恐惧和害怕怎么也挥之不去。他冰冷的指尖透过皮肤传到我心里让我打了一个激灵,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已经做错了,这个男人不该是我接触的,我要想尽一切办法逃离这里,永远都不要接触。

和预想的一样,婼依的病只不过是个幌子。我成功的沦为他的棋子,还害死了一个名叫小樱的好女孩。双手沾满血腥的我让自己感觉无比讨厌。那一刻我想到死亡,然而他也成全了我。罪名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一想到苟且偷生的人生就快结束了我感到莫名的轻松。

处斩的前夕,我的兴趣被满足。我看到了面具下的容颜,绝美道窒息的容颜,深蓝色的眸子深邃不见底,那是一张如妖孽一般的容颜,倾国倾城倾天下也不为过的美丽容颜。在那个恍惚间我看得痴迷,痴迷得沉醉不见谷底。醒过神来,我别过脸看向别处,他双臂有力的环住我的腰,冰凉的体温没有一丝温度,对了,那嗜血残暴的眸子里有着故意埋藏忧伤和孤寂,我注意到了。所以我才别开眼,不想看。临走之前他扔给我一幅画,那是一张画这我这幅皮囊的画,很美丽。虽然震惊,但思索了很久才明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道理,所以也不想去弄明白。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处决我的方式会是被大火烧死。而火则是我的致命点,不是身体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蹂躏,在临死之情我苦笑的看着邢台上带着面具的男人,接触的时间不多,可是对他的感情最多,甚至恨意都突上心头,那一刻,我甚至想把他撕碎。

原本以为我是一个被上帝遗忘的人,可事实证明,真的忘了。还被yulun可禁忌的恶魔记着。所以按照恶魔的要求我再次得以重生,作为诈尸重生。醒来后我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固执却很善良的少年,也是因为他我再次和那个面具男相遇了,并且后面还以夏丞相之女成为了他的妻子。

看吧,遇到他总是没好事,才嫁过去一天,第二天就出事了。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绑在铁柱上抽打,说是为了婼依报仇。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到头来只能怪我笨。似乎那个男人并不知道我的致命点,所以当他猝然点起火时,我精神便开始出现浑浊,意识模糊,精神出于崩溃。上辈子我真是冤孽太多,不然这一世也不会如此坎坷。

很久,很久。恍如隔世。

在一个明媚的早晨我猛然醒过来,而记忆模糊短碎,心里就只有一个“默城”的念头。我过于依赖他,那个面具男,那个被我唤作默城的四皇子。而他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格外宠爱和呵护,每天对我温柔细语,每天被他捧在手心里,心中莫名的暖意越来越明显。突然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他越来越离不开他,只要他不在我身边,我总是沉默寡言,安静的坐在一旁。所以当看到他怀中抱着别人时,狠狠刺激了我的神经。

其实,在那个名叫雅乐公主的女子将我推进湖里的时候,我的记忆就像泉水一样猛拥在脑海里,我把一切都想起来了,可是我依旧装傻,因为心底对他的温柔和依赖让我沉醉,我渴望这样的爱意和温柔。我在想,如果这样装傻一生也不错,就这样和他过一生也很好,反正也复合安稳的心思。我的贪婪心日久侵蚀着我的心,直到有个莫名的小厮将一封信交予我手里,我才暮然清醒。

信中告诉我,夏言伤势严重,往回家探望。

计划好一切,便在第二天趁庸默城去上早朝的时候偷溜除了府。一切顺利到达相府,顺着后门院墙我翻身进屋。看到夏言气若虚与的躺在床榻上心里莫名的难过。匆匆看过伤势,我心底充满了无助,伤势严重,毒侵肺腑,怕是时日不多。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将怀中剩下的一半曼陀罗研碎给夏言服下,以毒攻毒,把希望寄托在奇迹身上。

夏言拉住我的手,颤颤巍巍,眼角泪滑落沾湿头巾。我握住他的双手痛哭,就像当初他靠在我灵柩旁哭泣一样。

最后,夏年告诉我,是庸默城下的手。

回到四皇子府,庸默城还没有回来。悄悄回到寝宫躺在床榻上,脑子里乱嗡嗡的叫,不知不觉便睡着了。醒来时就听到外面的侍女说四皇子回来了。想也没想就冲出去,我第一感觉就是见到他。

所以看到他怀中抱着雅乐的时候我吼了出来,发自内心的吼了出来:“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都是默城的错,你是个大笨蛋,你撒谎。”他确实撒谎了,他说过不会伤害夏府的人,他说过他会回来用午膳,他说他的温柔只会倾尽她一个人。

可是看到他一步一步走进自己的时候,心里竟是紧张得几乎窒息,身体动弹不得。看到他温柔的眸子和有些宠溺的眸子我开始纠结了,只因为时日太多,我戒不掉他的温柔和情意。所以当脸上挨了一巴掌的时候我也全然不疼痛,心里还是纠结关于他的事。最后听到他吼雅乐的时候我居然暗自高兴,我窝在他怀里,心里却是五味杂全。

万事都会有个结果。在收到夏言死讯的信件时我画了一幅画。一副很逼真的庸默城画像。而画纸里面也掩藏着一段感情的结束和割断。我最终还是放弃,这虚幻的情意就像泡沫,一碰就破,如此的不真实,我又何苦自陷其中不能自拔?何况他手里还亲手染尽了我在这个世上亲人的血,是他毁了这一切。我是个自私的人,从小便是。

他说:“雨静,我很自私,不会因为儿女私情而放弃我想得到的,我和那些满腹经纶的书生不同,我和你讲过的那些故事主角不同。我身上背负了太多,所以也不可能轻易卸下。所以,原谅我.......”当时,我拿着地图的手微微一颤,尽管在心底放弃了但还是会难过,难过得窒息。

第二天,我便将昨日在书房门外听到的和地图原样寄给了夏成越。

真正摊牌的时刻,就是心中那根弦断的时候。

在皇朝第一场雪的时候。

也许是我憋足的演技到了终止,也许是某个冥冥之中的注定,也许是他忍无可忍。在那个纷飞的大雪中,我恢复以前的冷淡双眼带着恨意对他说,我会亲手将银针插进他的心脏。

他说,他讨厌背叛。可是我最讨厌撒谎。

他说,有这么多机会可以杀了他为什么不动手。可是我下不了手。

他说,夏雨静,你有没有看见过纸鸢在风雨中起舞的样子。可是我更想看纸鸢挣脱线的样子。

最后,我明白。我对他的喜欢只不过是思想迷乱的时候,而对他的恨却是与之俱来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To be Continu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