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四十章 毒药师----宫织锦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016 2014-07-10 13:53:41

  夏雨静怕火,所以三个人处在黑夜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夏年轻轻将夏雨静揽入怀中,自己的白色外衣覆披在她身上,触摸着安静熟睡的容颜。离誓靠在一颗樱花树下,面无表情。

一切都那么祥和安静。寂静的山林,漆黑的夜晚,花香的糜气。仿佛在黑夜中融为一体。

娇小的身躯,熟悉的温度,触手可及又仿佛如同梦境。梦醒幻灭,残忍得让夏年不禁握紧双手,指尖泛白。那个做了二十几年的梦如此真实的呈现在眼前,很难分清是真是假,是现实还是梦境。

怀中的人微微动了动,夏年更加用力的抱紧,仿佛在下一秒她便会消失。

夏年喜欢夏雨静从三岁那个春天开始。夏年爱上夏雨静是从她独自深入四皇子府中救自己的那一晚开始。一切都源自于命,到此刻的触手可及。

“你和她是兄妹。”幽暗而寂静的夜里被一语划破天际,也划破了夏年的心。

夏年呆愣了几秒,望着声音的来源方向。禁忌之爱就像被诅咒了一样,掀开泥土正在肆意生长,到最后残枝烂漫,溃不成线。还得忍受周遭不同一世的眼光和抹掉所有棱角的毅力。就像一个惨不忍睹的酷刑,一针一线穿插而过,留下印记。

这些深深隐藏在心底的恐惧正因为这句警惕的话开始慢慢蔓延。之前所有的决心和努力也因为这句话而心惊胆战。他夏年皮糙肉厚没有关系,可雨静,他绝不能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即使流言蜚语也不行。

“兄妹.......”低语喃喃。似是在斟酌似是在思量。

一语之后,鸦雀无声的树林安静得有些诡异,三个人,一个在安睡,两个在思索。风平浪静。

月挂天际,茂密幽暗的树林透不出一丝光线,高大参天的树枝密切相交在一起,没有一丝空隙。突然,一阵潮涌,原本安静的树林风熠四起,乌鸦随着一声鸣叫哀飞而起。沙沙的风掀起衣襟,吹乱发丝,有着四月的温柔也有着腊月的寒气,相互交替。

夏年站起身,从怀中拿出火折子,猝然点亮。光亮的黄色拉长万物的身影,随着风吹动而不停摇摆,黑色的影子随着烛光的改变而移动,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棕黑色的眸子透过烛光看着对面一袭黑衣的蒙面人,冰冷的面容带着煞人的寒气,修长的手也不由握紧腰上的利剑剑柄。

离誓靠着大树,背上散出一阵寒气。娇弱的逸容也不由透出忧虑,转头看了看安睡的夏雨静,心猛的收紧,手心捏搓一把汗。

只露出两只眼睛的蒙面人,看着对方人单力薄,面面相觑,目光越过前面执火的少年看向睡在一旁的女子。利剑在烛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相搏拼斗的利器声回荡在整个宫都山,响亮而悠长。

夏年功夫高深。可双手难敌四手,即使逼退蒙面人接近夏雨静的身,但力气终究会消耗尽。敌人十几人,死了五个,伤了四个。而夏年满身伤痕,原本还未愈合的伤也因为搏斗而逐渐复发。夏年执着沾满血迹的利剑单膝跪地,满身伤痕,血迹染透衣袍,格外刺眼。离誓紧抱着夏雨静,双手颤抖,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恶心发呕。

“你们是何人?”冰冷的嗓音透着戾气,听着寒颤。

蒙面人不语,重新执剑直袭夏雨静。夏年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杀死一个便重重倒地。额头上的血液侵染双眼,在火红的世界,他依旧看着躺在离誓怀里熟睡的夏雨静。

睡穴再过一个时辰便会解开了,雨静,我终究还是保护不了你,对不起。只愿来世,你我还会相遇,不是兄妹,而是恋人。

步步逼近,离誓紧紧抱着夏雨静,颤抖的身躯摇摇晃晃,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东躲西藏最后被发现而捉拿归案的恐惧,眼前不同的是杀人灭口的狠毒。到底是谁要取她的性命?难道是昔日的四皇子当今皇上?可既然发出了通缉的告示,便不会暗自派人追杀,这会有损皇颜。莫是雨静手中有着丢弃自家性命的秘密?还未等离誓将脑中的思绪解开,冰凉触感便窒息脖颈。

“将她交予我们。”嗜血粗狂的声音响起,随后加重了握住刀柄的力量。

离誓闭上眼,难道今日就此枉生?真是浪费了雨静昔日拼尽全力救自己这微博不堪的性命。好不容易可以双脚着地,乐观向前,看来还是躲不过去黄泉走一趟的遭遇。最后放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娘亲,那苍白美丽的容颜总是被自己牵动,一颦一笑都心系这个不孝之儿。本是美人的她沧桑了自己来灌溉我,这一辈子遗憾最深的便是她。娘亲,看来只有来世再报答您了,誓儿不孝。

“谁派你们来的?”离誓睁开眼,静静的问着,语气平淡,水过无痕。

“病态柔弱的小生,死到临头告诉你也无妨,也好死个明白。”一蒙面人双眼犀利,刀尖架在离誓的脖颈,力道重得深深落下一道鲜红的印记。“我们是奉了夏丞相的命令。”

离誓惊恐一声,转头看向蒙面人,不可置信的摇头:“你们休要血口喷人,说,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要死之人都要欺骗,你们还有何良心?”

执刀门面人冷哼一声:“既是告诉,何故欺骗?怪只怪投错了胎,信错了人。”

...................

宫都山上,气暖花开,落而不败。云雾缭绕,犹如仙境。仙藤缠绵,交丝成线。

夏雨静不觉有些好奇,如此美丽至极的仙境为何空气之中含着一股很浓的药味?莫非这些植物和空气中含杂的药物有关?而且,昨晚明明是在山腰树林中安歇,可为什么早晨醒来会在这阁楼中?离誓和夏年也不知去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座阁楼不大也不小。虽然遥远望去似是仙境,可近看才知晓,阁楼中如一般茶道阁座,内设雅居却无人居住,仿佛驾鹤西去,只留一座空楼。

“醒了,便走。”突然一声从背后传来。夏雨静欣喜转过身,望向来人。一袭天青色的衣裳及地,衣孒在风中漫漫地,无声无息地飞扬。腰间挂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紫蓝色水珠吊坠,摇摇晃晃灿若流星。那一头长及腰际的白发在过肩处用一条青色的长绳束着,松松地,像绿藤多情地挽住一湾薄薄的流水。精致如雕刻般的五官高挺而美丽,清澈而迷人的深墨色眸子似是一滩深不见底的泉水,掠过之处便掀起一阵风雨。右眼上角有着一处红色形状如梅的印记,煞是美丽绝至,将皙白的皮肤衬得更加干净纯洁。

除了庸默城,夏雨静是第二次看到如此绝至美丽的人。他和庸默城不同,他的容颜带着一种远离凡尘,超俗托然的绝美;而庸默城则是陷入尘埃繁华,桀骜不驯的倾城倾国之容。

夏雨静微微颔首:“请问公子,可否看到我的同伴?”

男子微微拂袖,浓烈的药味中含杂一阵莫名好闻的花香,扑鼻而来。“随我来。”悦耳好听的嗓音犹如春风,温柔而细腻。

男子身影挺拔,身形优美,虽不及庸默城,但他周围散发出一股清淡的花药香,让人痴迷沉沦。夏雨静摇摇头,怎么又想到庸默城了?

阁楼后面,穿过一片枫叶林便到了一个美丽而舒适的小村庄。田野间孩童的欢声笑语,大人们真心欢笑劳作,舒适而安逸。蔚蓝的天空时常飞过一群不知名的鸟儿,穿着一身花衣的蝴蝶在作物间翩翩起舞,清幽的泉水从小桥缓缓流过,普通的茅草屋内时而升起一团烟火,随风而散又随风而逝。

这里,便是宫都的世外桃源了。

“织锦大人”“织锦大人”“织锦大人”人们见到男子,纷纷恭敬尊喊,随不像外面大肆行礼,不过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尊敬之情捍卫无比。人人微笑颔首,点语。不时还有孩童奔赴过来拉住男子衣襟。男子不怒反而墩身用干净细白而修长的手温柔地轻轻抚摸孩童的头顶,眼中的慈爱如同自家的孩子。

后来,夏雨静才知道,男子叫宫织锦,子玄翊。名如其人,很好听。轻声呼唤,很温馨很暖心。

雨静一身小巧男装,走在织锦后面似有似无,旁人以为是织锦大人收的药童。夏雨静这一生与药有缘,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她总是逃脱不了。夏尘凡是,宫织锦也是。不同的是,夏尘凡是大夫,而宫织锦是毒药师。

轻轻地打开门扉,青墨色的靴子跨过门栏提步进了屋。夏雨静也紧跟其后。刚一进去,药味窒息肺部,一时未适应害的咳嗽了半天。等缓慢过来,蹙眼一看便见到屋子四周帷幔药柜,药柜中央有着两张床榻,一张躺一人。

“夏年,离誓。”

喜欢我的文风,请多收藏。

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