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三十六章 生辰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067 2014-07-08 21:09:03

  庸默城感觉到握在手中的那只手透过一丝颤抖,稍稍加重了些力道,知道她在紧张。不过,在心里却很窃喜,一贯冷淡不禁的人除了遇到自己也会有一丝紧张,很有意思。

夏雨静深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庸默城的步子踏进宫殿。该来总要面对。

看到两抹身影,坐在殿里的人双双将目光放在两人身上。走在前面带着精致面具的四皇子必然不必细看,宫里的人都认识而且也不敢把目光放在他身上过久,只是稍微掠过,并且带着恐惧和尊敬。自然而然目光齐刷刷的放在这个初入宫殿传说中的黄毛丫头四皇子妃上。梳着正式的正宫妃子发髻,头饰朱玉玻斑立于发冠两侧,一身正宫紫兰色的宫廷妃袍和旁边的紫荆花官袍相配得恰到好处,一双乌黑深邃的大眼配上高挺而带着一丝圆润的鼻子和唇形完美到极致的嘴唇。细白的皮肤配上精致的五官,然后带着所谓正宫妆容,平静却带着不一般的傲气,更是将容貌惊艳到了,倾城。

怪不得皇上和嗜血残暴的四皇子都如此痴迷她。这是在座的所有人共同的思想。

待众人回过神,庸默城已经牵着夏雨静站在宫殿正堂中央。皇朝是最注重礼节仪式,礼节等级划分面面俱全。夏雨静与庸默城同时蹲下身,然后跪拜行礼。因为大婚之时四皇子不知什么原因取消一切礼仪,不过眼下终是要补上。毕竟太后和皇上不仅是母亲和大哥更是一个国家的领袖和权威象征。

一阵礼仪结束,夏雨静微微皱了皱眉。待正前方的人波澜不惊说了一句“免礼”的时候,才吃力的站起身。夏雨静站起身,抬眼直视前方,一位妇人身着淡蓝色宫袍正襟危坐在最高台面,面容精致,皮肤润着光泽,轻带微笑,眸子却深邃不见底。右手执着一串佛珠不停转动。挨着旁边的是一国之君,俊逸的容貌带着一贯的微笑,不深不浅,似是清风。然后就是坐在正前方最旁侧的年轻女子,身着黄色凤袍,头戴金光点缀的凤冠和步摇配饰。娇嫩而如陶瓷一般的容颜一脸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原本娇小的嘴唇在看到夏雨静注视的目光时微微上扬。夏雨静知道,那不是微笑。

“四皇儿,你可让母后就等啊。”开口的是太后。

庸默城轻笑出声,慢慢悠悠才回道:“谢太后。”

吃了闭门羹,太后也不怒,反而微笑加深,伸出手由旁边的嬷嬷托扶下台。看到太后下台来,原本坐着的众位妃子和皇子也都站立起身。太后走到庸默城身边,然后将目光放在夏雨静身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道:“四皇子妃,委屈你了。”

夏雨静蹲下身回话:“回太后,这是雨静前世修来的福分。一直未能向太后您请安,雨静知罪,望太后责罚。”太后,果然是只狐狸。

太后愣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微微一笑,亲手将夏雨静扶起身,换上一脸长辈该有的慈祥,道:“大过年的,就不要说什么责罚,不吉利。何况今儿个还是四皇儿的生辰。”

夏雨静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也微微一笑:“谢太后。”后半句话藏在心里,今天是他的生辰?

庸默城也不在意,只自顾自的坐在旁边,耐心听着。似乎只是听着没有兴趣的闲话。

今年宫里增加一批新人入宫,自然上升的贵妃也多了,加之有几个皇子也取了正宫妾氏,请安的人就多了。偌大的宫殿正堂,几乎是坐满了人。四皇子因为地位和权威,位置自然是坐在最前面,这倒是让排名在前面的二皇子和三皇子脸色铁青,不过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年都会上演,在夏雨静眼里倒觉得新鲜。

夏雨静刚要坐在庸默城旁边,突然椅子往后一扯。夏雨静暗叫一声不好,因为惯性马上就要落空了,要是这一下坐下去摔个人仰马翻,那必定是皇朝一大笑话。夏雨静受死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笑声和疼痛。可是接下来却是温暖熟悉的感触。睁开眼,庸默城的手臂正紧紧的环在自己腰上。夏雨静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庸默城一眼,随即拉回椅子坐上去。

待夏雨静坐稳,庸默城收回手臂,透过面具,斜眼看了一眼坐在夏雨静旁边的二皇子妃。转过眸子正好撞上皇上看着夏雨静的炽热视线。冷哼一声,夏雨静,你还真是惹人注目。

一年一季。

是啊,来这个时代快一年了,她依稀记得在父母坟前看樱花盛开的场景。这二十年她对春节都没什么情绪,看着别人家里人声鼎沸欢声笑语,她只有躲在漆黑的墙角偷偷看着,希望这样也可以沾到一点喜庆。后来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也觉得没必要喜庆了。所以她喜欢沉浸在黑夜,喜欢拉着窗帘,喜欢独自敲打着键盘写着不属于她的文字,虚构着她梦里的情节。这么多年,她习惯了独来独往,喜欢上了孤寂,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上天总是那么爱捉弄人,当她放下一切屏障,坚信踏出黑夜走向黎明的时候却掉进了无底洞。一个未曾想过深不见底的洞。

大年一过,便是春天。樱花又要盛开了吧。虽然四皇子府里整个冬季都盛开着樱花,可是那不真实,就像被施了妖法,夏雨静不喜欢。所以,今年樱花盛开,她可以回去吗?回到那个只有一个人孤寂而空旷的家吗?回到那个埋葬着父母的樱花园吗?回到那个真正的夏雨静吗?

“四皇子妃,四皇子妃?”好听的女音拉回夏雨静的思绪。

夏雨静站起身,躬身道:“在。”

皇后殷氏洛梅眸子透过不削,脸上却堆着笑容,温和道:“四皇子妃,宫里有着几位资深老练熟知一切礼仪的嬷嬷,既然嫁入皇家,礼仪自然不可免。本宫已经交代了,待年后,她们就到四皇子府中。”

夏雨静点头,刚想回谢,四皇子慵懒的声音便响起:“皇嫂客气,我府中礼仪嬷嬷是太后亲自调教过的,连父皇都曾夸赞过。雨静身体不好,本皇子心疼才不让她学那么多,四皇子府不是皇宫。”听似婉拒,不过话里的言外之意想必都明了。皇后一直高傲无上,年轻傲慢自然没有如此吃过句句带刺的闭门羹,脸色不由铁青。但是太后和皇上在此又不能动怒,只好不苟言笑。

夏雨静在心底苦笑,这个四皇子还真是霸道无上,言语之间不曾与任何人留情面,仿佛当初那个温柔如水的庸默城只是虚幻的曾在过,或者只是自己的幻想。除开他倾城倾国的绝世容貌之外,他有谋略,有霸气,有城府,有心计,有野心,有果断,有自信。他是天之间才,天之骄子。如此全才面面俱全的人若不登上巅峰,想必会辜负了上帝一番塑造的苦心。

庸默城将夏雨静那份以夫为傲的神情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扬。但看到皇帝炽热的目光时,脸瞬间冷却下来,寒如冰霜。夏雨静自然不知道面具下的那张脸因为自己而风云变幻。只顾喝着面前的茶,然后思绪平淡听着宫殿中你我之间的阿谀奉承和表面寒暄。

“今儿个正好是天朝五代十二年,天朝日益辉煌强大,人民安居乐业。虽然邻国时来骚扰,不过天朝将才辈出,又有战神四皇儿在。哀家这几年可是享尽了清福,看着国泰民安,哀家心里甚是欢喜,想必先皇地下有知也会龙颜大悦。”太后不温不火的说完,随即看了一眼四皇子。

“太后英明,皇上万岁,万万岁。”众人站立起身,跪拜行礼。

庸默城依旧斜靠在椅子上,看小丑的眼神盯着下跪的众人。太后和皇上笑了笑,道了一句平身便拉起了家常。夏雨静坐回椅子上,微皱眉,这个四皇子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就算你想牟朝篡位也不用这样明显吧,这不是显然给敌人留下芥蒂吗?

夏雨静刚想得出神,庸默城就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喃语:“怎么?在担心夫君我?”

带着一丝温柔的戏谑让夏雨静一愣,似乎那个梦幻的温柔又回来了。转头对上那双冰冷深邃不见底的蓝色眸子,夏雨静心里泛起一阵苦涩和失落。

喉咙似乎哽得有些痛,夏雨静咽了咽,故作平淡道:“谢四皇子刚刚替我解围。”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平淡得让人心疼的谢意,深深刺进了庸默城的心。仿佛刚才看到她眼中变幻的神情都是假象。夏雨静习惯演戏,而且步步到位。他怎么忘了?

扯出一抹冷笑,道:“别丢了本皇子的颜面。”

冷酷无情的他,在第一次他下令杀死自己的时候就知道了。夏雨静波澜不惊的点点头,心里的胃酸似乎穿肠而过侵透全身,恶心得想吐。心里难受得要死,面上平淡如湖水。夏雨静苦笑,这就是所谓的伪装。可是,这份难受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份伪装又是因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