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三十九章 逃亡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068 2014-07-09 20:18:41

  离誓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夏年抱着夏雨静。手里篡着告示不由的揉成一团,但最后也只是化成一阵咳嗽声。

夏雨静松开夏年对着离誓说:“这是我二哥,夏年。这是离誓,还有离夫人。”

夏年恢复一贯冰冷的眸子朝离誓点了点头,随即恭敬的朝离夫人行了行礼。离誓和离夫人自然知道夏年的身份,离夫人也恭敬的回礼,而离世则是将手中揉成一团的告示扔给他,随不再理会。

庸默城的手段够快,只是两天的时间便将通缉的告示贴满整个皇城。

夏雨静看着漂亮潇洒而刚强有力的字迹,心里不由一阵抽痛。真是难为他了,居然亲手写告示。只是这画像却是别人之手。

“怎么办?”出声的是离誓。基本可以双膝着地,但还是要依附拐杖的他显然成熟了许多,不再是那个倔强得像孩子的人。

“我们今晚就收拾行李,明天就走。”庸默城的脾性她了解,所以绝对不能连累离誓和离夫人。说完朝夏年看去,也获得点头。

“我和你逃脱不了关系,夏雨静。”离誓阴冷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冷静的说道。换来的是疑惑。离誓笑了笑道:“在你生病的那段时间,四皇子曾经带你来找过我们,这一次,你可以找到这里难道他就没想到?四皇子不光残忍,而且睿智得出神。”

夏雨静低着头,离誓说得对。就算追兵到了没有见到当事人,但一定会查到什么,毕竟这里有过自己的足迹,庸默城绝不简单。“离誓,离大娘,我.........”当时一时之间没有想到栖身之所,加上夏年的伤势严重,所以才会来叨扰。

离夫人握住夏雨静的手,一脸慈祥道:“小姐您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这点忙不算什么。只是我这一把老骨头跟你们也是累赘,只求你们带上誓儿,帮我好好照顾他。”

“娘。”离誓睁大双眼看着身后的娘亲,难不成她不愿意吗?

离夫人蹲下身,握住离誓有些冰凉的手,拉了拉膝上的布巾,道:“誓儿,娘老了。也照顾不了你多日。跟着小姐他们走吧,娘想留在这里,守着你爹留下的这片故土。小姐她是大夫,可以时常照顾你,看着你健康的活下去娘也就无憾了。”

离誓看着娘亲,似乎有些明白当时自己哭着喊着去死的时候娘亲是何种心情,自己坠崖寻求死亡的时候娘亲是何等的难过。自己的无知给母亲换来了多少的痛苦和折磨。他这一生亏欠母亲的太多太多。

“我不跟你们走了,你们保重。”

你娘活下去唯一的寄托就是你,离誓。他怎么会狠心扔下娘亲离开?

离夫人沧桑的容颜有些憔悴,离誓一向固执,她应该最了解。

灰暗慢慢走向黑暗。深冬的夜里总是比白天更要寒冷几分。雪又下了。一朵又一朵雪花从天而降落至地面,洁白且脆弱,一碰即化。

夏雨静坐在冰凉的石桌前,任由雪花飘零,打湿她的发,她的脸。

夏年站立在门前,看着娇小的身影,孤寂而忧伤。夏年脱下自身的外套,轻轻挪动步子。

“在想他吗?”夏年坐落在旁边的石桌上,平淡无奇的嗓音透着几丝颤抖。

夏雨静转过脸,雪夜里的夏年俊美且苍白。心疼的握住他的手不停捏搓,透着几丝担忧:“你的伤还没好,明天又要赶路,快去早些休息。”

夏年反握住夏雨静的手,眸子从未有过的认真:“雨静,你爱他吗?”

“爱。”

是啊,爱他。几经周折,她原来爱着他,所以才会想要一直装病待在他身边,得到他倾世温柔,就是因为爱着他,所以才会动不动摘下他的面具看清他绝世的容颜,就是因为爱着他,才会将他的画像描绘得有声有色,就是因为爱他,所以心才会窒息般的抽搐疼痛,就是因为爱他,才会开启嗓音为他唱歌,就是因为爱他,所以自己改变都是在暮然中才幡然醒悟。

“可是,人的七情六欲中,我最先开启的是恨,而剩下的也只有恨。”

话语结束,雪和泪化为一潭。夏雨静在夏年面前第一次哭泣。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庸默城。

庸默城,是你亲手斩断你们之间的情丝,是你亲手播种了恨,是你亲手毁了一切。换来江山又如何?报仇雪恨又如何?万人之上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落得个孤独终生一抔黄土随风而扬的下场。高处不胜寒,庸默城,也是你甘愿落得孤寂一生的下场,你才是最可怜的,最可悲。

夏年抱紧怀中的人,仿佛要揉进生命一般。不错,虽然他在逃生,虽然他在亡命,虽然他失去了所有,可是他有她,就够了。

一夜无眠。

夏雨静很早便起来了。给离夫人换好药已经快进黎明时分了。心疼的看着已经溃烂的下腰,夏雨静几乎要落泪。离夫人时日不多了。

“小姐,我将誓儿就拜托于你了。”

夏雨静点了点头,喉咙哽痛说不出话只是一味的点头。突然,离夫人双膝跪地不停磕头,道:“就此给恩人一拜,离家亏欠您的,将来世偿还。”夏雨静抱住离夫人,哽咽道:“大娘,不要如此。你待我如自己闺女,我很是感激。只是,你这病势,还请原谅雨静的无能为力。”

离别的时候,离大娘抱着昏迷地离誓痛哭,那是一个母亲离别儿子的伤痛,也是一个阴阳相隔的告别。

有人问,生理和死别,你会选择哪一个?

以前,夏雨静会毫不犹豫的说:“生离好过死别。”

所以大娘也是选择如此吧,宁愿和离誓生离也不愿意让他看到和自己死别。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依旧是阴阳相隔,死了什么都没有了,连思念和记忆也会随着时间化为灰烬,到最后消失殆尽,化为乌有。

意料之中。离誓醒来已经是两天后。

他们一路逃亡到了宫都。

宫都位于皇朝南面,像个世外桃源。

风景怡人,空气绝好。让夏雨静想起了自己才穿越过来的时候待的那个山坡,那个充满药味的清秀书生尘凡,那个天真童颜的天儿。

夏雨静撕下人皮面具,好不习惯这个感觉,痒痒难忍。幸好当初学了一点易容术,才会在今天这个地步派上用场。离誓青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景色。夏雨静知道他还在闹脾气,于是慢慢走近,有些愧疚道:“离誓,这是离大娘的心愿,是要你健康好好活着,她便高兴了。”

离誓扭过头不去理会夏雨静,他不是怪夏雨静,而是怪自己,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察觉娘亲的不对劲,怪自己的腿脚不方便,怪自己是个累赘。

夏年拉着夏雨静朝森林深处走去,丢下离誓一个人在路边撒气。刚走了两步就听到离誓大喊:“喂,你们不要丢下我。”

终究,离誓只不过是个入世未深的孩子。

三个人到达半山腰已经快接近黄昏了。宫都四季如春,整个山座春意盎然。一段一簇的樱花泛着樱红色,美丽的色彩映红整片天空。零碎的花片随着风儿起舞,婀娜多姿像一个个舞娘。皇城的樱花没有这里的漂亮,八重樱是佼佼者,有着摄人心魂的力量。夏雨静有些痴迷,站在台阶上看着两边盛开的樱花,台阶上樱红的花瓣已经铺了厚厚一层,凑成一张完美无瑕的地毯。

宫都,真的很美丽。

不光有着无与伦比的樱花,还有满山红遍山头的枫叶,绿意盎然的翠竹,随处可见的荆棘,沁人心扉的白色茶花,香气迷人的栀子花,独自傲慢的君子兰,花开富贵的牡丹,傲立于黄泉边缘的彼岸。似乎是群芳百开,似乎是花颜精湛。

宫都,也是个诡异奇怪之所。

美丽而奇怪的山,所以很少有人在此居住。也成了避难的最佳去处。

“这座山,很奇怪。明明是一些普通的花草,可花心却含有剧毒。”夏雨静看着一朵盛开的君子兰。花蕊的毒素几乎是一接触便可直接丧命。

“雨静,小心。听谣传说,宫都源于酆都城。”夏年小心在前面走着解释道。

“酆都城?”

“不过是谣传罢了。以讹传讹尽有可能。也因为宫都奇异,才很少有人接近这个地方。这一带管辖非常罅漏,连个县太爷都没有。”

“那我们有没有危险?”离誓颤颤巍巍的问道。

“前有狼后有虎,我们没有选择。”天下之大容所之地也只限制于此。

“而且,我不相信鬼神。”夏年鄙视的说完。夏雨静心里却慌了慌。

半山中央,在樱花的拥簇下坐落一间阁楼,远远望去犹如仙境,美丽而虚幻。金碧辉煌的琉璃瓦霞光万丈,在余晖的照耀下如处在仙阁顶端孤立于世俯瞰整个世界。

美丽而孤傲。

“今晚就在此歇息吧,明日一早再上去。”夏年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矗立于高鹗上的阁楼。

“明明近在咫尺,我们为何不上去?”离誓显然有些不明白,虽然还有些路程,可在天黑之前赶到绝不难。

“明日见了自会有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