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三十章 精神崩溃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129 2014-06-18 11:49:35

    “四皇子果然不是一般人,来得比我料想的早许多。”冯瑛将夏雨静扔在地上拔起佩刀。

  “你这种下等的江湖渣人当然比不上四皇子,不过寻找你接近一个月都无踪影却自动送上门来,也罢,今天你的死期本是注定了的。”烟笙说完拔出剑直袭过来。

  两个人都是练家子,武功高低几乎不分。四皇子跟随侍卫的脚步进入刑房就看到昏倒在地的夏雨静。心不由的愣了一下,一个箭步奔到夏雨静身边将她抱入怀中,幸好,还活着。只是身上的伤.........

  “烟笙,退下。”简单的四个字却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冰冷的杀气弥漫整个刑房,似乎面临到了刑具的主宰者。烟笙听到后一个飞跃退到庸默城旁边,看到面具下嗜血的瞳孔,心中暗叫不妙。

  还没等冯瑛反应过来,四皇子的剑已经刺进他的腰间,虽没有致命可是刺得很深,而且毫不留情的将剑柄打入骨头里,只是一瞬间,速度快得吓人,肉眼根本没有追寻上。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惊恐,长大嘴巴,睁大瞳孔。而小香更是昏了过去。

  庸默城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中的血,然后抱起夏雨静朝门外走去,冰冷的声音不含任何情愫道:“去膳房拿些盐帮他止血,不要让他死了,本皇子要亲自审问。还有那个女的。”

  

  

  阴暗,寒冷,孤独,害怕,恐惧,绝望。这些弥漫在自己整个世界,怎么也挥之不去的情愫几乎让夏雨静哭出声。周围的漆黑和陌生的环境和让人窒息绝望的气氛,充斥着大脑。大脑停止思考,身体麻木沉重,意识慢慢混浊。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快要忘记。她讨厌这种感觉,排斥这种感觉,想远离这种感觉,谁,谁可以救救她?父母?不行,他们已经死了。对,只剩下孤独的一个人存活了,守着他们的愿望苟且的活了二十年。他是谁?一个带着精致好看的面具,身着古装的男子,浑身上下撒发出诱人的樱花香,好熟悉。夏雨静敲打着脑袋,努力的想着在大脑里出现的那个面具男子,他是谁?他可以救自己吗?慢慢的伸出手,朝那个好看而又修长的手伸去,她相信,只要抓住那只手自己救可以脱出这样的困境,她确信,他可以救她。

  甄御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手中的针灸似乎是很久没有用过有些生疏。不过眼下也估计不了这么多,这个女子身体的体质已经超过凡人,在丞相府时他就领会到了(说的是夏雨静重生那一次)。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这个女娃也确实可怜,每次自己来为她诊断时都是棘手的病例,不知道遭遇到了什么。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四皇子,浑身撒发出煞人的气息,更加是增加了房间的紧张和压迫感。

  烟笙急匆匆的走进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四皇子说道:“四哥,对于那晚的刺杀,冯瑛死都不承认。”

  “还有什么?”庸默城一直盯着夏雨静,头都没有抬的问道。

  “不过那个女的招认,说是受了夏丞相的命令。”

  “夏成越?”庸默城微微轻佻的语气,似是在询问又似是肯定。

  “原来府中出的奸细就是她。难怪,当初我们前脚刚踏出去,消息就传了出去,回来时就看到夏雨静被刺杀而死。不过夏成越还真是两面狐狸,连自己的女儿都要千方百计的处死。”烟笙皱了皱眉头有些嫌弃的说道。

  “披着人皮的狼。夏成越,本皇子倒是小看他了。”

  “那,四哥,如何处置?”

  “让那个女的把知晓的所有情报都吐出来,至于冯瑛,本皇子要亲自审候。”既然那个女的是奸细,那就说明她手中还有一些丞相府的情报,看样子,似乎冯瑛也和丞相府有着很大的关联啊,夏成越这个老狐狸,朝中的人挪不动就用江湖中人,真是小觑他的实力。

  “是。”

  商谈完后,甄御医这边也就结束了,拔出最后一根针放进医箱。

  “如何?”待烟笙退出去之后,四皇子向甄御医问道。

  甄御医放下袖子,双膝跪地行礼道:“回四皇子,四皇子妃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好了,相信通过药物很快就会愈合。可是,心里上.........”当时他搬开夏雨静沉睡的眼睛时不由吓了一大跳,心智不明,双眼无神。

  四皇子庸默城身体不由僵了一下,在刑房将她抱在怀中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她全身颤抖,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和恐惧。“但说无妨。”

  甄御医清了清嗓子,面色难看的说道:“四皇子妃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在强迫的情况下让她接触到了内心最排斥最害怕的东西,心里上的恐惧和害怕怕是吞噬了她整个心和思想,此时的她虽然在沉睡,可是相当于一具躯壳,没有思想和灵魂的躯壳,不过会因为药物的力量将她苏醒过来,可是醒来后,怕是会........”

  “说下去。”

  “或是心智不明,或是失忆。”

  

  禹都。(很久都没写了,嘿嘿。)

  初含苞蕾的梅花苞在寒冷的空气中正慢慢的待放。禹都城是个喜欢下雪的地方,刚初冬雪花就会纷纷落下,看起来冬天似乎比其他地方来得早一些。不过也罢,因为禹都的地理位置是高于皇城,所以冬天比较寒冷,时间也会持续得久一些。对于皇城来说,樱花是常见而美丽的,而对于禹都来说,梅花却是国花,美丽而凌寒独自开的梅花仿佛是坚强不息的象征,深受国民爱戴。

  雪花纷纷落下,覆盖在雪白而美丽的皇宫上,原本富丽堂皇的宫殿瓦砾,此时也只有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宫殿的庭院中是一片梅园,含苞待放的梅花甚是美丽而惹人怜爱。白茫茫的一片中透着如星星点缀般的玫红,甚是绝美。积满雪花的梅花树下站着一个身姿挺拔而俊美的身影,身披墨绿色的斗篷,远远看去就是一幅画,一副让人痴迷而美丽的画。

  “这么大的雪还站在园中。”长廊中传来微微嗔怒的男音,透着无限关心和担忧。

  听到声音,夏尘凡将手中已经褶皱不堪的纸放进怀中,抖了抖身上的雪花随即转身:“王爷大驾光临,臣有失远迎,还请赎罪。”

  站在长廊的王爷嘴角微微上扬依靠在柱子边:“她确实是个聪慧的女人,只不过很少见到你如此动情的一面。”

  夏尘凡跨步走到王爷身边,取下身上的斗篷:“王爷来臣殿中不会是专门说这些吧。”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着脚步进入房中,婢女沏好茶便退了出去。王爷手链笑容道:“太子似乎熬不住准备动手了。”

  “皇上的身体似乎超过了负荷量,太子熬不住也在计划之中。何时动手?”

  “父皇寿诞那天。”

  “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万无一失。”

  夏尘凡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他依稀记得,曾经在医馆这是夏雨静最喜欢的茶叶,她说,先是苦涩后是甘甜,有点像在品味人生。

  王爷看到夏尘凡眸子里闪过的那一丝幸福和期待,看着他每天都会将怀中那几张纸拿出来看上一会,原本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语也都和茶水咽了下去。看到如此他怎么说得出口,虽然这个消息已经传来很久了,可是他还是找不到时机说出。就这样吧,就这样隐藏着吧,说不定时间久了就会忘了,思念就淡了,感情也就退化了。

  但是,至少现在,夏尘凡接受不了那个女人已经死了的消息。

  “爹。”童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随即一个幼小的身影走进门,看到王爷在,微微低了低头行礼:“七皇兄。”

  “天儿,功课都做完了吗?”夏尘凡摸了摸天儿的头宠溺道。

  夏天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是,太师已经走了。”

  半年的时间,天儿似乎也成长了不少,不过终究还是个孩子,只有五岁。王爷朝天儿找了找手道:“天儿,来七皇兄这里。”天儿虽然是夏尘凡的儿子,不过也是十七皇子,虽然身份有些乱,不过也是为了保护他。当然对外来说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当今皇上最小的儿子,十七皇子。夏天看了一眼夏尘凡,随即向王爷身边走去,不过在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道:“皇兄来此是受了父皇的命令吗?”

  对于他突入起来的一问,在场的其他两人都愣住了,王爷疑惑的笑了笑道:“当然不是,难道没有父皇的命令,我就不能来此吗?”

  “皇兄不必在意,天儿只是问一下。没有目的当然欢迎,只是天儿还没有权利保护爹,所以得处处小心为妙。”夏天歪着头道,童稚幼嫩的嗓音却说出如此成熟的话语,让王爷为之一怔。

  这是五岁孩童还说的话和该有的心思吗?

  “天儿,你......”王爷怎么也不会想到,天儿如何会有这般心思?难道是夏尘凡教导的?不,应该不是。

  天儿笑了笑,道:“皇兄和爹爹商议吧,天儿先退下了。”说完也不由回答便退了出去。

  夏尘凡看到娇小的身影消失,不由的笑了笑。天儿似乎在这半年中成长了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