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二十三章 失忆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032 2014-06-14 10:08:42

     每个人都各怀心事,表面上看起来如无其事,可是心里面都在疑惑,犹豫。只是身在了古代,有着权势的压迫和地位的区分,才让心里的话和疑惑埋葬,直到自己亲身调查或是意外中才可以水落石出。

   迷点重重的压得她踹不过气,她不知道原本应该死了回到现代的她为何会再次在这古代重生,她不知道原本应该烧成骨灰的她为何会用夏丞相三千金女儿的身份完好无缺的下葬,她不知道重生一次的她原本应该过上普通庶民的生活为何会阴差阳错的为了救人而踏入这里,她不知道她刚回来这些人就莫名其妙的来了,好多好多,她都不明白不知道,也没有心思去查,只是想忘记,只想着逃避,想好好的活着,安稳的活一生。可是,一切都好像是安排好的,不是奇迹,而是命运。这样的手足无措她感觉到了永无止境的压抑,身体也不由的微微一颤,手足冰冷。

   坐在一旁的皇上看到夏雨静颤抖的身体和发白的嘴唇,不由伸出手臂将夏雨静搂到怀中,温柔的问道:“怎么了?静儿,不舒服吗?”

   夏雨静放下手中的筷子,挣脱了皇上的怀抱。抬眼看着皇上轻轻地笑着:“谢皇上,我没事。”夏雨静在心底冷笑一声,她怎么会没事?

   皇上的温柔,四皇子面具下的表情,十七皇子的猜测,烟笙的面无表情,甄御医的震惊,夏成越的犹豫,如忆卿的怜爱,夏言的喜出望外,夏年的冷漠无视,还有将这些都放在心里不敢多言的夏雨静。一张桌子十个人,也就像十个棋子,一盘命运,而这次执棋者是谁,无从得知。夏雨静觉得这样很累,看着他们的各自神色,揣摩自己下一步的言行,确定自己不会被他们戳破好不容易欺骗过来的身份,她宁愿孤寂的一个人,她宁愿安静的吃下粗糠粗粮,她也愿意回到那个让人忙碌安生的医馆,她也愿意回到那个破旧不堪的小茅屋。只是希望早点脱离这里,脱离这里的每一个人。

   夏雨静站起身,向着众人行礼:“请皇上,慢用。雨静去为你们沏茶。”

   皇上也站起身将夏雨静扶起,道:“不是有婢女吗?让她们去就行了。”

   “皇上是九五之尊,屈降身份亲临相府是我们相府的荣幸,雨静只是想代替爹表达心中的谢意。难道皇上不愿?”

   “也罢,既然你都亲口这样说了,朕也就允了。好久没有喝到你亲手泡的茶了。呵呵”

   夏雨静弯了弯身,转身退下。刚才洗漱的时候她便趁机向忧怜问了一些皇上的脾性,知晓他以前每次来相府都要喝夏雨静亲手泡的茶,今日倒成了逃离的借口。

   待夏雨静离开后,夏成越便站起身躬身道:“小女无礼,还请皇上,四皇子不要见怪。”当然这句话是冲着后一个人去的,因为夏雨静从始至终都没将四皇子放在视线之内。夏成越倒是猜测到了,毕竟雨静是在四皇子府中死的,而这一点他还没找四皇子算账,他倒是亲自找上门来了。

   皇上摆了摆手,四皇子则是一直都用左手撑着下颚,没有任何动作,面具下的表情也无人知晓,仿佛就是一个雕像。过了半响,他的声音才幽幽响起:“无碍。”

   正当夏成越开口时,门外的身影突然闯进来跪在地上,急切的道:“不好了,不好了。”

   众人一惊,夏成越皱着眉问道:“何事这么惊慌?没看到皇上和四皇子在此吗?”

   跪在地上的人闻此不停的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快说。”

   “回相爷,小姐她........小姐她........”

   听到是夏雨静,皇上和四皇子同时走到婢女面前,急切的吼道:“她怎么了?”

   “小姐她,取茶叶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额头磕到了桌子........”

   “甄御医,快。”

   模模糊糊的,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层厚厚的纱,血腥味刺激着鼻腔。夏雨静讨厌血味,无比的讨厌。可是现在却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看到一张张急切的面孔,她觉得这样做,也许值得。

   “爹.......”若无地气的呼唤,吓得夏成越双腿一软倒在床榻上。

   夏成越将女儿抱在怀中,道:“静儿,你不会有事的,放心,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爹,放了离大娘,你答应过我的。”夏雨静皱着眉头说完,脑袋好昏沉。不知道自己这一睡又是几天,她突然想到了离誓,那清澈而又忧伤难过的眸子。

   夏成越不停的点头:“马上就放,马上就放,静儿。”

   夏雨静笑了笑,转头看向站在床榻边缘的人,视线越过最前面的皇上,最后落到那个精致的面具上道:“皇上,我可以和四皇子说几句话吗?”

   “你先休息,有什么话醒来再说。”虽说伤口已经被甄御医处理了,可是伤口太深,血流过多,而且正好击中的是后脑勺。

   “就一会”不知道为什么,夏雨静略带任性的撒娇看着微微有着怒气的皇上。

   皇上别过头,转身离开,其余的人也跟着皇上的步子离开房间。原本热闹的屋子一下子变得冷清,夏雨静伸出手按着额头,想坐起身,下一秒便落入温暖熟悉的怀抱,依旧的樱花香味,依旧的熟悉,依旧的让人迷恋喜欢。四皇子解下面具,看着怀中的人。

   夏雨静伸出手触摸着如同幻想一般的绝世容颜,倾国倾城绝代风华,回眸一笑百媚心生。夏雨静冷笑了一声:“你,是谁?”

   四皇子微微一笑:“我是庸默城”

   “默城,如此美丽的绝世容颜,为何要遮掩在面具之下。”

   四皇子倾城一笑:“倾城容颜,只为你留,倾世温柔,只待你有。”

   夏雨静努力坐起身,拿过四皇子手中的面具替他带上,道:“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忘字心中饶,前缘尽勾销,与君同舟度,达岸两相忘。日后两不相干互不欠,形同陌路,可好?”

   

   夏雨静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泛起点点星光。一切都按着自己计划再走不是吗?她又一次成功了。夏雨静抱着被子,错愕的眼神盯着周围的一切,看着屋子里的人难过的眼神,她突然觉得罪过很大,大的有些心颤。

   “静儿,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我是爹啊。”夏成越两边的白发又加深了些,苍老的面容带着些憔悴。如忆卿更是站在一旁泣不成声,双眼红肿。

   “爹?”夏雨静怯诺诺喊了一声,眼泪往下流,甚至都不知道她为何要流泪,只因为她是罪人吗?不,她本来就没有关于他们的记忆,他们的记忆只保留到那天上午,只此而已。所以,算不上残忍和罪人。

   夏言拦着夏成越道:“爹,静儿刚刚苏醒,不要过于急她。因为磕到脑部,记忆流逝也是情理之中,甄御医也提醒过,现在还是先让静儿缓一缓再说。”

   夏成越点了点头:“也罢,静儿,你好生休息,爹等会再来。”说着便扶着如忆卿往外走。如忆卿擦了擦眼角的泪道:“老爷,我想留下来陪陪静儿。”

   夏雨静打量着如忆卿,温柔贤惠美的丽娘,长得有些像她的母亲,只是眸子里多了高傲和清雅。如忆卿脱下靴子走上床,将夏雨静抱住,擦掉眼角的泪水,道:“娘对不起你,静儿。”

   依靠在娘的肩上,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母爱,夏雨静觉得很幸福很幸福,心里的暖意让人向往和留恋,她不怪母亲没有给过她所谓的母爱,也不怪母亲时常打她骂她,也不怪母亲死得太早,而且死在自己面前。她只怪,母亲从未给自己留下任何东西,甚至连念想都没有。

   “没有记忆没关系,有以后就行。没有回忆没关系,有你在就行。没有过往没关系,家人依旧爱你。不要害怕,不要难过,不要胆怯,无论发生何事,我们都会陪你到全部苍老。”

   夏雨静惊讶的看着娘,有种不可思议,有种无限感激,有种莫名难过,有种从未有过的幸福。不过瞬间即逝,随即换上淡淡的笑容,轻唤了一声:“娘。”

   如忆卿温柔一笑,她这一辈子最荣耀的是嫁给一个好相公,她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是有三个令人骄傲的儿女。这一生,她足以。

   待夏雨静安稳的睡去,如忆卿才离开。门外的夏成越看到走出来的人,上前道:“忆卿,静儿怎么样?”

   “老爷放心,静儿情绪安定了,不过,她的眼里透着一股陌生。”

   夏成越牵起如忆卿的手,道:“就算是失忆了,她依旧是我们的静儿。”

   “谢谢老爷。”

   待两个身影走远后,躲在花园树下的身影才慢慢的走出来,一转身便进了屋子。床榻上的人儿睡得安心,伸出修长皙白的手指轻轻触摸她的容颜,淡淡的宠溺道:“果然,我还是不喜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