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二十五章 进宫?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2753 2014-06-15 09:25:32

    十日,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夏雨静站在花园中,手拿锄镰,精心处理着含有花苞的雏菊。自从那日接到圣旨到现在,今天已经是第五日了。只是,还剩下五日,五日的自由时间。对夏雨静来说,这一切什么都变得无所谓,只要身边自己在乎的人好就一切都好。

  “小姐,奴婢把水端来了。”忧怜将一桶水放在花园的左角处。小姐变了很多,她知道,小姐陌生了很多,她也清楚。只是小姐无论变成什么样,她都将一生跟随。

  夏雨静抬起头朝忧怜笑了笑,道:“有劳了,对了,帮我把这几盆移栽好的雏菊搬到我爹的房中,可好?”

  “是,奴婢这就去。”

  忧怜,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年龄也只不过十五六岁,对自己也很忠心,言听计从也不为过。姿态也甚是娇美,面容清秀可爱,放在平常人家里绝对可以有着自己的幸福生活和自由。

  “怎么?还有闲情摆弄些花花草草?”冰冷的语气透着怒气。离誓推着轮椅看着忙碌的夏雨静。自从那日夏雨静无缘无故走了之后,离誓第二天便到了相府,说是来见证夏雨静莫名其妙的失忆,堂而皇之的还说,说不定对夏雨静恢复记忆有帮助。丞相倒是顺从夏雨静的意见,所以,他就一直留住在相府。

  夏雨静低头继续浇灌着,半天才回一句:“我一直都很闲。”

  “夏雨静,你........”离誓气的差点从轮椅上站起来。而换来的是夏雨静低齿一笑。

  “好啦,知道你关心我,不过,我真的没事。进宫有什么不好,地位权势都有。”

  “你真的这样想?”离誓怎么不知道,虽然接触的时间短,可是他知道夏雨静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因为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没落和孤寂,那不是一个向往权利和地位的人应该有的。

  夏雨静微微点了点头,既然想好了,选择好了,就要继续伪装好,不可以功亏一篑。

  “进宫的时候带上我。”

  夏雨静愣了一下,疑惑道:“你说什么?”

  “我说,进宫的时候带上我。”

  “开什么玩笑,让你住进相府已经是仁慈了,休想肆意妄为的还想进宫。宫里不是好玩的,况且你进去了,离大娘怎么办?”夏雨静几乎是吼出来的。

  “那你呢?明知道宫里不好你还要进去,明知道你不在乎权利和地位那你为何还要进去?你进去了,你让丞相,丞相夫人怎么办?”还有,我怎么办?

  “我自然有我的考虑,我进去了还有大哥和二哥照顾爹娘。好了,不要多说了,我是不会带你进宫的,你死了这条心。”

  “你是阻止不了我的,夏雨静。”

  夏雨静扔掉手中的水瓢,一步跨到离誓面前伸手就是一耳光:“混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双腿都无法站立,而且还是男身,你知不知道你进宫意味着什么?”

  脸上火辣辣的痛让离誓清醒了几分,就算失忆了性子还是这样,这是第二次夏雨静打他,而且还是同一个动作同一个位置,不过上一次是真的脸痛,而这一次却是心痛。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进宫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只是想和她处在同一片天,无论什么身份,仅此而已。突然,脸上火辣辣的地方传来一丝丝冰凉的触感,离誓抬头看着,不由睁大瞳孔,夏雨静在无声的流泪。

  “喂,你别哭啊。”离誓慌了手脚。

  夏雨静转过身,冷淡的道:“离誓,不要忘了,你是离大娘活着的所有寄托。”

  这句话,很熟悉,就像在哪里听过,离誓愣愣的看着夏雨静消失的方向。

  秋末的夜晚几乎接近冬季,寒冷的烈风吹打着衣襟,让整个身体都寒颤。突然背后多了一件衣服,夏雨静转过头看着身后屹立的男子,道:“二哥。”

  夏年轻微蹙了蹙眉,道:“以前,你从来不叫我二哥。”

  夏雨静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尴尬。夏年倒是先问了起来:“真的想好了吗?”夏雨静点了点头,目光依旧落在小桥下面的流水。

  小桥流水人家,断肠人在天涯。

  “外面风大,早点进去歇息。”夏年看了一眼夏雨静,转身离开。

  夏雨静看着夏年的背影,孤寂落寞,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挺拔俊朗的身影变得如此呢?夏年,终究是喜欢她的,是吗?

  微微打开房门,夏雨静走进去,连灯都懒得点直接朝床榻边走去。虽然这几日表面上看起来大家都如无其事平静安宁,可是心里面早是打翻了五味陈醋,只是谁都装在心里,不愿意说不出,怕增加她的负担和思想。

  夏雨静刚坐在床榻边,身体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香味。刚想挣扎的起身,不由身体被禁锢,纤细美丽的手掌捂住她的嘴。

  “如果让别人看见你躺在我怀里,你觉得你还进得了宫吗?”依旧是低沉充满诱惑的嗓音,好听却似毒药。

  夏雨静放弃挣扎,手掌才从嘴边移开。夏雨静冷冷的道:“半夜三更,私闯女子闺房,难道就不怕坏了你四皇子的名声?”

  “哦?你是在关心本皇子吗?”庸默城将头埋在夏雨静的颈项处,闻着她发丝的味道。

  “四皇子请回吧。”夏雨静咬着下唇道。刚说完就感觉嘴唇边有着丝丝冰凉,随即有着温柔的触感。庸默城低头吻住怀里的人,轻轻一用力便撬开她的贝齿,成功滑进温软的楚地。熟练的技巧,温柔的吸允,让夏雨静也不知不觉配合着,直到无法呼吸,庸默城才慢慢放开她。

  “本皇子就这样回去,将你假冒三千金然后假装失忆的消息全部都写成告示粘贴出去,这样,也可以吗?”庸默城微微一笑,看着怀中愣住的人儿。

  夏雨静抬头看着四皇子,今日他没有带面具,依旧绝美的容颜现在有着几分可怕,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庸默城抬手轻轻触摸夏雨静的脸庞,倾城一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吗?你怎么忘了,你是本皇子带回来的。”

  “我对你,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

  “是,不过只能限制于你死了,可是,你现在活着,你还是本皇子手中的一颗棋子。”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不能放过我?我已经被你杀死过一次,为何还要纠缠不休,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任何关系。”

  “脑瓜子为何这么笨,忘了吗?本皇子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是自愿与我做了交易的。”

  “救治婼依本来就是个幌子.........”夏雨静突然明白了,怯弱的道:“从始至终你都是在利用我的容貌和夏府三千金这个身份。”难怪他给她看那副画,难怪他看到她出现在相府一点都不惊讶。原来他利用自己在对付丞相府。

  庸默城轻轻抱着夏雨静,带着一丝欣喜道:“原来,你也不是很愚蠢。”

  “你,要对相府做什么?”

  “刚夸你聪明,现在又愚蠢了。当然是要铲除那些对本皇子有阻碍的人,而且,一个不留。”

  夏雨静感觉全身都在颤抖,她知道四皇子的残忍和嗜血。她以为选择进宫就可以保护相府周全,可是她怎么忘了还有这样一个魔头在。

  “求你,放过他们。”看吧,她又开口求他了,他总是她生命的意外,让她的自尊踩在脚下践踏,让她的倔强变成无耻的自贱。

  庸默城将夏雨静翻转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放过他们也可以,不过有两个条件。”

  “你的话,我还可以再信吗?”

  “随你。”

  “什么条件?”

  “一,不许进宫,二,做本皇子的终生奴隶。”

  简单的话语却是终生的宣判,夏雨静笑了笑,笑中含着苦涩,笑中含着眼泪。她终究是逃不过,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物何时已经褪去,她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被四皇子压在身下,也不知何时他才离开的房间。她只知道身体上残留着剧烈的疼痛,她只知道他临走时对着她温柔的说五日后他来娶她。她只知道自己这一生就毁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她只知道她一生就被他囚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