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二十一章 意外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350 2014-06-14 10:06:58

     夏雨静站在陌生的府邸前,虽然是第一次来,骨子里却莫名的存在熟悉和温馨感。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聪明的,可是从遇到那个男人以后自己的聪明瞬间变成愚蠢,而且蠢不可耐。不然也不会让大娘落下为她去背罪名入狱。暗自叹了一口气,提步踏上阶梯。她原本以为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庶民。有这样的想法完全出自于没有注意到墓碑上面刻的字迹,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

   天朝相府夏成越,如忆卿之女。

   大哥 夏言;二哥 夏年。

   刻在墓碑右下角的字迹,铿锵而有力。

   她不知道自己死了一回自己的身份怎么就变成丞相之女了,她确信不是二次重生,还是原本的躯体。她不是穿越过来的吗?难道在这个世界也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而且都叫夏雨静的人?

   那么,那个男人想尽办法处死自己就是因为这个所谓的身份。夏雨静笑了笑,她想起了那幅画,画中的人,和那个男人的眼神。想必那画中的人就是真正的丞相之女吧。

   “站住,你有何事?”守门的两个侍卫走上前拦住夏雨静,瘦弱的身躯,看不清容貌,斗篷压得很低,衣衫褴褛,看不出是男是女。

   夏雨静皱了皱眉,清了清嗓子道:“我要见夏丞相。”

   两个侍卫闻言,分别抽出手中的剑指着夏雨静道:“丞相是相见就能见的吗?讨饭到别处去讨,滚!”

   “两位大哥行行好,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知道坟墓被掘一事的真相。”听到夏雨静如此说,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三千金坟墓被掘,尸体都不见。丞相一直命令不可扬言,而眼前这个人却知道,难道他真的知道真相?

   “此话当真?”

   “当真。”

   “你看着,我进去通报!”

   夏雨静将头埋得更低。她曾经走过街道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突然想有一丝放弃的感觉,反正大娘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至于报恩,自己也医好了她的公子。她想脱离皇权势力,做个普通的庶民,然后开一家医馆,行医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就可以。可是,她想到了离誓那忧伤痛苦的眼神,看到了大娘感谢不断的泪水,她听到了自己良心的谴责。她何时变得如此不讲理,何时变得如此残忍自私。她怎么会让别人为自己背负罪名,就算走了,她也不会安生。

   医者善心也。这是夏尘凡教她医术时所说的第一句话。没想到根深蒂固。

   “你,跟我来!”刚才进去的通报的侍卫指了指夏雨静说道。

   夏雨静微微点了点头跟着侍卫进了府门。保函中国古时建筑的豪宅,琉璃瓦片的闪烁和精致雕刻的装饰,琳琅满目。大而宽的院子是让人心情舒畅的花园,长而宽阔的走廊漫无边际。虽然没有四皇子府的奢侈,但也毫不吝啬的展示了权贵。夏雨静不知道为何,自己眼前的景象居然有着一丝丝熟悉感,仿佛有着家的味道。带着这份陌生而又熟悉感一直前行着,直到进入一间屋子,这份熟悉感才升级到在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画面。

   “禀丞相,人已带到。”侍卫单膝跪地,严肃的说道。

   “你退下吧。”随着低沉的嗓音响起,跪在前面的侍卫起身,绕过,离开。

   夏雨静亦是跪着,斗篷更低,几乎只看得见皙白的下颚。夏丞相坐在正堂的上位,打量着跪在地上的人,衣裳破旧,身体娇小,还好披着一斗篷,看着倒是让人怜惜。

   “你说,你知晓坟墓被掘的真相?”

   “是。”夏雨静故意压低声音回道。

   “缘由细细道来。若是有一丝欺骗之意,后果你自行想象。”

   “是,其实夏小姐的坟墓并不是别人挖掘的,而是她自己从里面爬出来的........”

   还没等夏雨静说完,就听到手掌用力拍打桌面的声音,不多,一次。而一次过后便是桌子粉碎的声响。夏雨静依旧低着头,没有一丝害怕,她说的是事实,怎么会害怕,况且当事人就在此。

   “荒谬,难不成还诈尸?来人,将这个骗子关进大牢。”此话一出,夏雨静身后就多了几个侍卫。夏雨静站起身,抖了抖身上故意剪得破旧的衣袍,慢条斯理的恢复原来的声调道:“丞相大人果真不相信。”

   夏丞相为之一愣,是熟悉不过的声音,是他一直疼爱宠爱想要听到的声音,是让他一遍一遍难过却无奈的声音,他怎么会不认识?

   “你.........”

   夏雨静伸出手摘下头上的斗篷,微微一笑的看着夏丞相:“现在信了吗?爹。”她在赌,拿着这个陌生的身份在赌,虽然面上有着笑容,可是心里却在颤抖。她推测,她询问,知道夏丞相爱女如宝,所以即便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个长得一模一样却是个陌生人的女儿丝毫不会怀疑,只会高兴加兴奋。她丝毫不觉得这份欺骗有多可耻,反而觉得很知足。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呆了,甚至忘了。只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揭开斗篷露出熟悉脸的面容。她不是夏雨静又是谁?如忆卿更是痴痴的走到夏雨静面前,泪珠落地抚摸着夏雨静的脸庞,哭泣道:“静儿,真的是你吗?”

   夏雨静从没经历过这种所谓的亲人重逢的场面,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可是眼睛却很会演戏,微微一眨,泪珠成线。伸手抱住眼前这个所谓的娘亲道:“是我,娘。”

   看到夏雨静的表情和回答,无疑是增加了可信度,连夏丞相也忍不住上前抱住夏雨静颤抖道:“我的静儿啊。”亲人重逢,何况还是起死回生的重逢,当然是伤感激动,惊天地泣鬼神的感动,连屋子里的下人都感染了,不停的微笑着抹眼泪。夏雨静将头埋在双亲之间哽咽着,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过和心酸,原因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此刻只是想哭泣,就这么简单。

   一切都平复了,夏雨静才道出自己的目的,她将见到大娘的前前后后都原封不动的讲出来,当然省略了自己上山采药的这一段。听完后,夏丞相道:“如此这样,她还是我们夏家的救命恩人,老夫马上去叫人请她出来。”

   夏雨静赶忙止住道:“爹,我想亲自去,毕竟恩情不可少。”

   夏丞相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静儿说得有道理,这样吧,等会你大哥回来了让他陪你一起去。”说完夏丞相拍了拍夏雨静的手,一脸的宠溺。夏雨静此时才抬头打量这位爹的容貌,两鬓白发也掩盖不了他俊秀挺拔的五官,慈祥的笑容更是温暖之极,就像冬天午后的阳光。

   刚才进屋的如忆卿此刻已经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碗热腾腾的粥。夏雨静朝如忆卿笑了笑,这位娘看起来比夏丞相年轻许多,也许是保养的不错,骨子里透着高雅之气,面容自然是美丽,就像荷花,美丽高雅得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辛苦了,娘。”夏雨静微微一笑,站起来接过粥,不知道为何看到这碗粥就想起了小樱,连自己都苦笑出声。

   如忆卿愣了一下,随即恢复一脸温柔贤惠的模样摸了摸夏雨静的脸庞:“趁热,赶快喝下。”一举一动,细微的表情都收入夏雨静的眼里,她突然很羡慕这个真正的夏小姐,有着无限的母爱或父爱,和自己完全是相互对立。

   “丞相府中何事这么开心?”话音落脚,屋子里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随即几个身影走进屋。走在最前面的身躯挺拔俊美,一袭白绿色的衣袍,配上精致刺绣的黄龙腰带,手拿折扇,头上随意绾束的发丝用一根簪子紧绑,三千发丝至于腰间,精美的面容透着俊逸,黑色的眸子深邃无底,威严的神色在看到夏雨静的那一刻起变得忧伤而欣喜。

   夏丞相领着屋里的众人下跪行礼:“老臣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还请皇上赎罪!”天子的容颜自然是平凡人不可逾越打量的,夏雨静也只是刚才看了一眼,随即低下头跪在丞相大人身边。

   皇上似乎没有听到夏丞相的话语,只是一个劲的打量这个与自己相思成疾有着一模一样容貌跪在地上低头不语的人儿,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何人?”

   “回禀皇上,她是小女夏雨静。”想隐瞒,可是欺君之罪又怎可办。

   “抬起头来。”命令的语气不可拒绝。

   夏雨静抬起头,淡然一笑:“参见皇上!”她想起来了,皇上的容颜和那个男人竟然有着几分相似。皇上必然是经过大风大浪,经历沧桑事故的人,心思和想法必然是无法比较。虽然心里有很多情愫和爱意,可是理智当然越过感性,才能成为天子。

   “夏丞相,这是怎么回事?”眼神有些留恋,却还是移开目光向正堂上面走去。前几日下葬他也跟着去了虽然一直以为是四弟和夏丞相耍的手段,可是心里还是疑惑。还没等夏丞相回答,夏雨静就抢先一步道:“奇迹,皇上可信?”夏氏夫妇自然没有料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会如此回答天子,纵然是仰仗着皇上的喜欢,可也不应该如此,以前的静儿绝对不会有着这样的胆魄和看似风轻云淡骨子里却藏着肆无忌惮的倔强和傲慢。

   天子不怒反笑,依旧疑惑的看着夏雨静,眸子里有着说不出的神色。久违的她怎么有种陌生感参杂着。

   “信,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朕信。”

   夏雨静微微点了点头,道:“谢皇上。”

   既然信了,也就不必问下去,皇上嘴角上扬,一年不见她何时变得如此聪明了。

   “丞相请起吧,朕这次也是微服出巡,不必拘束。等会十七弟和甄御医也会到此,中午就留下用午膳,丞相可愿意?”

   “是老臣的万幸,谢皇上隆恩,老臣这就去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