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十八章 哀痛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157 2014-06-12 12:14:29

     诡异的气氛,寂静的环境,心跳的声音,呼吸的急促。

   夏雨静睁开眼,看着周围漆黑的一片,不知是何处,不知为何到此,不知发生了何事。唯一存留在心中的便是无尽的黑暗和迷惘。试图移动脚步,却发现怎么也移不动,仿佛落地生根了一般。她忽然记起来了,自己已经死了,被那个嗜血恶魔的四皇子活活的当成妖怪给烧死了。对,她记得,她被他处死了。那么,此处就是所谓的黄泉地狱吗?为何如此漆黑和沉静?不对,夏雨静摇了摇头,她还记得,刚才她不是回去了吗?回到了现代,回到了那个久违的家,还看到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和一个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怕了吗?”黑暗中突然响起一声低沉的声音,充满迷惑和说不出的黑暗压抑。

   夏雨静愣了一下,这个声音她好像在生命地方听到过,是什么地方呢?她不是健忘的人。啊,想起来了,在出车祸后的那个黑暗,场景如此熟悉,声音也是一样。原来就是他将自己重生一次穿越活在古代。

   “是你。”她还记得,当初自己好像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想必一切的疑惑也只有这个身处黑暗的人才回答得上来。

   “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灵魂,躯体已经停止了呼吸,就像你发生车祸那一晚。不过,你的灵魂还不够成熟和黑暗,所以你命不该终结于此。我要的灵魂是够黑暗的,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所以我只有将你再次还生,不要让我失望,要是下一次见到你时依旧这个状况,我就会将你的灵魂交于尸魔,让你再无投胎转世的机会。”

   “等等,什么意思,我没明白。”什么灵魂黑暗,什么尸魔,什么还生。她一点也不懂。

   “忘了吗?我的契约者。”声音说完,夏雨静只觉手臂一阵刺痛,伸出一看,一朵彼岸花血淋淋的印在手臂处。“你曾和我立下契约,作为你重生的条件。等你灵魂达到黑暗祭出便是我来收取你灵魂之时,忘了吗?”

   夏雨静点了点头,她想起了,当初自己为了能够遵守父母的约定活下去,所以才签订了契约,事后也答应将灵魂交予给他,可是她还是有些不明了:“在刚才,我去了现时,发现我家中住着一位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子,那她和我有什么关系?”

   “为了平衡而已,一个灵魂到了异世空,当然也会有另一个灵魂回补。记住我的话,不想落入尸魔之手就将灵魂变为黑暗,等我验收。”

   

   皇城街道,白色的花纸漫天飞扬。一行人穿着白色褂衣,头系白色布条行走在街道中央。周围的人拥挤着,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和上好的楠木棺材,心中不由叹息几分。他们也是今日早晨才知晓夏丞相的三千金离世的消息,虽然有些震惊,但这是事实,不由看向走在棺木前面的少妇,掩面流泪,难过不已,幸好旁边有两个少年扶着,不然早已昏厥到底,也是,又有谁接受得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突入齐来的离世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诶,你说,这丞相的女儿一年前不是违抗圣旨逃婚了吗?为何现在会突然出现,还离世呢?”周围的民众不由发出心中的疑惑。

   “听说是昨晚得了疾病去世的。至于内幕是什么好像没有消息诶。”

   “这告示还是从四皇子府中出来的,难道就没有什么疑点吗?”

   “喂,你不要命啦,说得这么明目张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有疑点又有谁敢去询问调查四皇子?最后还不是无告而终或是自命不保。”

   “这四皇子府中突如其来的命案也不只是今日才有的。不过以往都是一些小辈无族,可是这一次居然是丞相三千金。”

   “难道你们没听说吗?听说是四皇子前不久在边疆带回来的,不过,过了两天三千金就被昭告天下说疾病无救离世听谣传,说是三千金在四皇子府中得罪了最受宠的婼依娘娘。”

   “还有啊,听说四皇子和夏丞相在朝堂之上一直不合,夏丞相总是针对四皇子。哎,可惜啊,三千金做了棋子。”

   周围的人皆是摇头叹息,虽然听说了这些事,不过最终只是听说和谣传出来的,朝堂之上和贵族之间的纷争又怎么会是他们这些平民可以了解的,只可惜,这个时代又残害了一个性命。谁说不是呢?这是个朝权纷争的势力年代,为了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谁都可以拿做当棋子,谁都可以利用,只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和保住自己的命。

   丞相府。一位中年男子身着蓝色官服,头顶乌纱帽冠冕站在府门前,双眼无神的看着渐行渐近的队伍,他多么希望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或者是这只是路过自家门前而已。可是,当棺材停落在自己面前时,才清醒过来接受现实,不是别人家的,而是自己家的丧事,还是他最疼爱的一年不见的女儿的丧事。感觉一下子自己苍老了十岁不止。少妇在两个少年的搀扶下走向中年男子,映红的眼睛看着男子,想说什么都哽咽在喉咙里,只是眼泪不断的往下流。男子轻轻的拍了拍少妇的手安慰道:“忆卿,别哭了。”说完看向少妇两旁的少年道:“言儿,将你娘先扶进屋。”

   名叫夏言的人点了点头,随即搀扶着如忆卿进了丞相府。看着妇女背影的消失,夏丞相才微微一个踉跄险些倒地,一旁的夏年连忙搀扶住夏丞相,轻声道:“爹,没事吧。”

   夏丞相点了点,甩开夏年的手步履蹒跚的朝棺材走去,再怎么也要接受现实。夏年跟在丞相后面,依旧轻声问道:“丧事何时举行?”夏丞相闻言转过身看了一眼夏年,清澈的眸子里看不出半点情绪,也罢,他知晓,夏年一直不喜欢雨静,从小便是。

   “后日举行。”

   夏年点了点头,便再无话。

   夏丞相打开棺材,看着静躺在棺材里面的人儿,泪水终究无法止住,夺眶而出。

   三千金去世,对于丞相府来说莫过于最大的痛楚和难过,全府上下死气沉沉,哭声逆气的过了两天。今天,是三千金夏雨静出殡的日子,也是府中最忙碌最悲痛的日子。丞相府的正堂之上,端放着一个灵柩和牌位,夏丞相和如忆卿皆是一身正装坐在灵堂旁边,夏言和夏年身着白色丧服站立在灵堂门前。夏丞相毕竟是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所以来参加葬礼走过场的官员倒是数不胜数,夏丞相也无心思在顾忌他们,只是陪着如忆卿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送女儿最后一程。

   夏雨静从出生的那天起就被宠爱,宠爱到无法无天的地步,爹爹是丞相,娘亲是前朝公主,还有两个文采出众,武士出生,容貌英俊的哥哥,论身份论地位她都是皇朝最幸福的孩子。她是荣耀的,她是被众人所爱的,她是很多人羡慕不已的小姐。可是,就是因为过分的宠爱,所以才养成了她不一样的思想和骄纵傲慢,她敢抗旨,她敢逃婚,她敢丢下父母远离家乡。这些都是平常女子想都不敢想的事,可是,她却真真实实的做了,而且还有了皇上过人的爱慕和袒护,抗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暗中派人寻找。可是,现在,她却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准备入土,谁也无法猜想到。

   天黑了,一切都陷入了无尽的黑夜。明日卯时就是入土的时间。如忆卿接受不了最终昏厥倒地,夏丞相只有痛苦的看了灵柩一眼然后将夫人扶到房间。周围一切都静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滞了,夏言拿着一瓶酒坐在灵柩旁边,一个人自顾自的喝起来,夏雨静是他从小宠爱到大的妹妹,他一直不能接受的就是妹妹哭泣,她一哭自己心都痛了,一直都保护着她,爱护着她。可是一年前,他亲手将她送到禹都。抬起头又猛的灌了一口,火辣辣的烈酒充斥着喉咙和心,似乎要破碎了一样。世上总是没有后悔药,所以当听到夏雨静离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跌下了悬崖,摔得粉身碎骨。如果没有高堂,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拿出刀自刎了。

   夏年踏进灵堂,夏言已经依靠在灵柩旁麻醉呆滞,手中的酒罐倾倒在地上,迷人的酒液撒了一地。夏夜靠在灵柩的另一旁,坐在地上,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呆呆的坐着,没有任何表情。

   午夜的凉风吹动着,今晚的月光特别明亮。忧怜站在走廊外面抬头看着星空,爷爷曾对她说,死后的人都会变成星星守护活着的人,那么,小姐是不是最亮的那一颗呢?过了半响,忧怜拉了拉衣襟,朝灵堂走去,明天小姐就要入土了,她曾经说过,小姐去哪她就去哪,一年前小姐丢下她走了,可是这一次她不会再让小姐孤单一人了。她知道,小姐最怕一个人。

   踏入灵堂的那一霎那,忧怜惊在了原地,心仿佛窒息了一般,双眼望着前方,忍不住流下眼泪,转身掩面离开。

   那一幕,看了让人心碎。

   两个少年依靠在灵柩两测,一个泪流满面,一个绝望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