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十二章 盛开的樱花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2392 2014-06-08 10:18:51

     一夜无眠。

   天微微泛起白光,才感觉隐隐约约有些朦胧的睡意,却不想被外面的声音给吵醒。翻了一个身本想继续睡,哪想到外面出现红如夕阳的光芒。夏雨静急忙一个起身,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打开门,眼前的景象让她目瞪口呆。

   四皇子府里的下人都聚集在门口,个个面露恐惧和仇视,手中亮通通的火把几乎染红了半边天。要不是小允子挡在前面,恐怕这个简陋的房子和夏雨静早已化成灰烬。众人看到夏雨静打开门出来,不由高举手中的火把,身体却后退几步,口中惊恐道:“妖怪,怪物啊。”

   夏雨静踏出门栏,看着院子盛开得如魔幻一般的樱美丽的樱花,有雪白的、粉红的,在微风中,时而相拥;时而在低声吟唱;时而又低头窃窃私语;时而又昂头哈哈大笑,这美丽的情景,触动着夏雨静的神经。现在是九月末,不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她记得昨日住进这里来的时候,那光秃秃的树枝还让她一阵阵寒心,那眼前这样又是何故?

   “奕公公,摆在眼前的就是事实,你这样包庇又是何意?这个人本就是怪物,他一来,四皇子府上的樱花一夜之间全部盛开,这等离奇之事不是妖怪所为又是何人?”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带刀侍卫朝小允子说道,眼里满是愤怒和仇视,恨不得将其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小允子低吼了一声,看了一眼夏雨静,随即拦在她面前道:“不是说了?夏神医是主子带回来的,必定有主子的想法,神医当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本领,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又怎会知晓?”主子昨日便被招进皇宫,到此时还未回来,眼下这种大事他只能一拖再拖。

   “神医并非是神,天下有哪人会有让樱花一夜之间盛开的本领?奕公公,你休要维护,这妖怪是化为神医的样子来祸害四皇子的,定当乱火烧死。”其中一个年龄稍大,满脸横肉的小太监说道。

   多么荒唐的语言和借口,让夏雨静都有些忍不住想笑。妖怪?古人还真是迂腐,除了神就是妖,想必这也是那位娘娘的别有用心吧。

   “哼.......妖怪?若如我真是妖怪,又怎会让你们这些人扰了我的清梦?如若我是妖怪,你们还有本事举着火把这样虎视眈眈的威胁我,还要烧死我?”话语出口之际,夏雨静带着戏谑的微笑看着眼前这些面面相觑的人,刚才坚定的眼神中渐渐地幻化成犹豫和怀疑。夏雨静微微抬着头,绕过小允子走到刚才开口的侍卫面前,附在他的耳边用温柔的嗓音轻声的说道:“如果我真是妖怪,定当永不踏进这府里半步,只可惜,我不是。”

   温柔的嗓音透着无限的冷气和嫌弃,让侍卫的身体不由向后退了几步。握着火把的手微微颤抖,避开夏雨静的眼光故作道:“证据确凿,休要信口雌黄。无论你是什么妖怪,只要敢伤害四皇子和娘娘,我定当第一个...不饶你...”语气越来越小,到最后竟有些底气不足断断续续的说完。

   “哦?”夏雨静轻轻的怀疑了一声,似是在答应也似是在提问,随即双眼盯着那侍卫道:“那么,请问,我是如何伤害四皇子和娘娘的?你又是怎样的一个不饶法?”

   侍卫随即愣在原地,说不出半句言语,让他有口难辩。

   “那是因为你的计划还没有被走到这一步。”突然,从人群后面传来一句有些熟悉的却让人厌恶的甜美嗓音。话闭,众人让出一条道路,使得夏雨静可以清楚看见声音的主人。夏雨静笑了笑,猜的果然不错,看来这位娘娘不弄死她倒是睡不着。

   “那么,婼依娘娘定是知晓我的计划了。”夏雨静故意将计划两个字咬得很重。

   墨绿色的宫服,华丽的装扮。雍容高贵的姿态一步一步朝夏雨静走进,一点也看不出她的病态。精致的面容如同天边泛起的晨光,耀眼夺目,美丽到极致。微笑的有些倾国倾城与那沫嗜血的眼神有些格格不入,让夏雨静都不由一愣。小允子看到是婼依娘娘,自然是躬身下跪行礼,而夏雨静似乎忘记了身处何地,只是定眼看着眼前的美人,却无任何动作。

   “虽然不知,不过也猜得十之八九。四皇子他一贯夸我聪明。”说完低头微微一笑,像个娇羞的伊人。不过,转眼即逝。婼依抬头看着夏雨静,冷漠的眼神如同看到仇视多年的敌人:“小樱的死,就是你的第一步。”

   九月的风在早晨也吹得有些急促,以至于将盛开的樱花都挂落,随风而舞犹如美丽的少女,粉红色的裙摆任由风的飘荡,彰显着快乐而自由。夏雨静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也许是风大的原因,可是刚才心里猛的一震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难道,这也是风太大的缘故吗?

   “你说......小樱......死了。”没有任何情绪,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与他人正在低耳喃语。

   “是你杀的!”梦寐一般的嗓音如同魅惑一样,整整的占据着夏雨静的心。婼依似乎看到了夏雨静那身体的颤抖,眼角露出丝丝得意。

   夏雨静没有否认,当初小樱提醒自己不要喝那碗粥时,她就已经死在自己的刀下。没错,她是杀死小樱的刽子手,还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那初次见到自己面露羞涩笑容的清纯少女此刻面红耳赤,低头说出自己的名字。单纯的她想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她的性命。夏雨静冷笑了一声,自己还因为一碗毒药害怕得睡不着觉,而她却为了自己命丧黄泉。随即一愣,夏雨静冲上去紧紧的抓住婼依的袖子,急吼道:“她现在在哪里?我要救她。”她忘了,她是医生。

   站在婼依身后的侍卫看到夏雨静的动作,上前一步用力打在夏雨静的肩上:“大胆。”

   一个踉跄,夏雨静跌倒在地,来不及感觉疼痛,迅速抓住婼依的裙摆说道:“告诉我,小樱现在在哪里?我可以救她。”

   婼依嫌弃的哼了一声,掀开裙衣,甩开夏雨静的手,提起脚踩在夏雨静的手上,道:“你既然都杀死她了,为何还要救她?不觉得为时晚矣,多此一举吗?”

   夏雨静疼的闭上了眼睛,火辣辣的痛直袭整个身体。小允子看到此举更是不停的朝婼依磕头,皙白的嫩肉与地面不停的接触染开一道道红晕,口中急切的道:“求娘娘开恩,求娘娘开恩。”

   “你说,我是妖也好,是人也好,都无关紧要。你想要我死,是因为你的秘密掌握在我手上,可是,小樱她没有罪,你是她的主子。”

   婼依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踩着夏雨静手的那只脚故意加重了几分力道。不由让夏雨静痛呼了一声。婼依随即蹲下身,对着夏雨静一字一句道:“正因为我是她的主子,所以她背叛了就该死。”

   “她是人,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

   “她的生杀大权掌握在我手里,包括........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