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十一章 身处险境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226 2014-06-08 10:17:50

     夏雨静双目呆滞,刚才那一幕惊恐犹如在眼前,以前看的那些恐怖片再怎么说也是电视是假的,可是今天亲眼看见还是让她心惊胆战回不过神,这毕竟是真的,就在眼前啊。

   “神医醒醒。”

   身体不觉在自动摇晃,夏雨静愣了愣,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小允子。半响才悠悠转过头看向坐落在自己面前的府宅,气派轩昂,朱红色的尼木镶嵌着精致的雕刻像,活灵活现。周围的红砖白瓦皆是人间高档。

   四皇子府。

   夏雨静冷笑一声,这门房上的朱红想必都是鲜血染红的吧。

   四皇子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停留的夏雨静,那面上的笑顾是嘲讽之意。想想也罢,脸色苍白,定是刚才吓着了,可她又怎知道内幕如何。挥了挥手,一旁的小厮上前接住马鞭,转身进入府中。

   “神医,走吧。”小允子躬身提醒道。这次他再不敢马虎,刚才可把他吓得不轻。

   夏雨静回过神,提步向前,走了一步台阶又停下,这四皇子如此残忍暴戾自己又何必帮他?

   “神医莫要想太多,主子这么做也有原因,神医日后便知晓,眼下先安心在府上住下。”

   夏雨静抬眼看了身后,四五个小厮守着,她又有什么办法逃离?作罢,日后在做打算,再说,还是先看看病人如何,她治好便可以离开。点了点头,提步走进府中。夏雨静低着头,再也无心打量周处的环境,心里只想着这一年来学的知识,这婼依娘娘的病要是可以对症下药极好,要是有些差池不光是逃脱不了还要牵扯到自家性命,依照今日四皇子那古怪的性子,不知要是治理不好是否和那人一样,一刀就四分五裂了。

   “神医可还好?看您脸色苍白。”走在一旁的小允子有些担忧,想必这文艺柔弱的医生经不起刚才四皇子这一举动。跟随四皇子久了便也习惯了,这是生人,换做任何都心留余悸。

   夏雨静微微抬头,轻言:“无碍,眼下还是先看看婼依娘娘为紧。”早日离开这是非之地就好。

   小允子福了福身:“即可就到了,神医请。”

   庭院的樱花树脱落干净,干枯的树枝在秋风中摇摇欲坠,脚下的菊花开得甚是惹人爱。夏雨静提步走上台阶,停留在门前。小允子早已进去通报。

   “神医稍等片刻,娘娘正在着装。”一位丫鬟毕恭毕敬对着夏雨静屈膝迎下。

   夏雨静赶紧阻道:“不敢,在下在此等候便是。”

   丫鬟娇羞一笑,抬眼看着夏雨静,一身蓝色缎袍,外配白色玉带,高高发髻绾于头顶,一根简单的木簪紧束其中,面容俊俏,皮肤甚是细嫩,对人恭敬友善,而且还甚是年轻,看得小姑娘的脸上晕开了两朵小红花。夏雨静尴尬的咳嗽两声,丫鬟羞愧低下头再次福身道:“奴婢小樱。”说完转身进入房间。

   夏雨静无奈一笑,随即小允子躬身走了出来,低声说了一句请便转身离去。夏雨静抖了抖衣袍,走进房内。摆设简单干净,有着闺房的香味和韵律又有着权贵的奢华明亮。一塌屏风如若梦幻童话。屏风内,四皇子早已换好着装,高高的发髻梳于头顶,精致权贵的皇簪和头环缳裹着青丝,一袭紫色袍子落于身前,精致的刺绣花纹彰显有制。怀中有一女子,刚梳于成的发髻靠在男子的肩上,浅红色的琉离琬裙依附在娇弱的玲珑身躯上,面容甚是美艳,一副病态更加让她妩媚生姿。

   夏雨静躬身作揖:“参见四皇子和婼依娘娘。”

   婼依娘娘睁眼,微微颔首:“神医有劳了。”

   四皇子的面具与途中不同,略有一些改变。四皇子将婼依扶正,依靠在一旁的床榻上,语气依旧懒散,听不出有半点关心和怜爱:“爱妃莫急,神医自有法子,本皇子千里迢迢将她带回必定是有用之处。”

   “四皇子抬爱,在下必定借一生所学医治娘娘。”夏雨静再次躬身道。

   话闭,只见小允子领着一帮人将医榻抬进屋,众人行礼,礼毕退出。婼依娘娘在小樱的搀扶下坐到医榻上,夏雨静亦是坐在对面,执手相取脉搏。经脉论医,心跳紊乱,时快时慢,漫无节奏,脉络之间有着一股默乱之气。

   “神医,可知晓本宫患得何病?”婼依娘娘看着皱眉的雨静不禁低声问道。

   夏雨静抬眼,刚好对上婼依娘娘的双眼,凤眸中夹杂着提醒或警告的意味。夏雨静低下头,不由吸了一口气,随即惊恐道:“在下愚昧。”从脉搏上来看只是受了一点风寒而已,不过她只是一个学医不到一年的毛初,不敢多加断言。

   婼依娘娘微露喜色,放下玉手,随即娇弱依靠在身后的四皇子身上嘤嘤道:“神医莫急,有道是急着无静心,长途跋涉定是劳累了,赶明儿个再看看如何?”

   四皇子环抱着婼依,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盯着夏雨静,半响才道:“也罢。”

   夏雨静起身行礼,松了一口气。医榻上的银针在午后的阳光的照射下铮铮发亮,刺得眼睛有些胀痛。她知道,从踏进这个门槛时自己就被拘禁了思想,做了一枚棋子。

   四皇子将婼依抱回床榻,随即摆了摆手:“小允子,何时了?”

   门外的小允子闻声进屋,行礼道:“回主子,刚过了午时。”

   四皇子顺势斜靠在床榻上,将她抱在怀中:“想吃些什么?”

   婼依将头依偎在四皇子怀中,喜面道:“不如今儿个就按照神医的口味安排可好?”

   夏雨静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赶紧阻止:“娘娘的美意在下心领了。”这一年半载的时间也磨练了她不少,至少让她知晓,处处小心翼翼为好。

   婼依还想说些什么,四皇子有些不耐烦的阻道:“本皇子自是不会亏待神医,你且放心。午膳就按照平日吃得吧。”说完起身,对站立在一旁的小樱道:“伺候娘娘用膳。”小樱脸色有一丝丝担忧,随即听到四皇子的话语瞬间面露喜色,朝四皇子福了福身:“是”

   四皇子走出屏障,与夏雨静擦肩而过。夏雨静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身往何处,小允子自是懂事的奴才,随即走到夏雨静身边:“神医,主子吩咐您去俫朱阁用膳。”

   夏雨静随着小允子走出了婼依的阁房,朱红色的走廊和周遭的逢枯花朵和树木竟是格外的萧条。心里本事杂乱无章,哪里还有心情用午膳。夏雨静停下脚步:“公公。”

   小允子有些惊讶的回过头看向夏雨静:“神医您怎么了?”

   夏雨静双手捧腹,面露苦色:“我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还有劳公公为我带话,感谢四皇子的盛情款待。”

   小允子躬身,有些为难。但随即道:“既是如此,那奴才就先领神医下去歇着,主子那边奴才自会将话语带到,午膳奴才等会就给您送过来。”

   夏雨静感激的点了点头:“有劳公公了。”跟在小允子身后。穿过一座花园便到了樱花阁。夏雨静自然是不会住在樱花阁,而是住在离樱花阁只有一百米远的一个小院子。哪里曾经是一个杂乱的仓库,放了一些种植花草的工具,现如今已经收拾干净,像是个农家小院一样温馨。

   小允子吩咐好了一切才退了出去,夏雨静坐在门槛上,看着门前一棵一棵的樱花树。一切都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以为重生一次是万幸,可是却不料到了这古代,处处怕惹出祸端。在这个王朝的时代,权利可以剥夺一切,君主立宪制如此清晰残暴。她本来以为当个医生,有了一技之长远离官权便可以安稳的度过一生,如果有那么千分之一的机会可以回到现代她也在期待。可是,这一切都不如自己写的小说那样如人意。

   她忘了,小说里面的人物是自己这个霸主一手在主宰他们的命运,而现在是自己在主宰自己的命运。

   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简陋木制的脊梁。她幡然起身,自己刚才不是坐在门槛上吗?这会怎么在床上?让她来不及多想,门外的敲门声悄然入耳。

   “请进。”夏雨静穿好布靴,站起身坐在椅子上。

   进来的是小樱,她端着一碗粥状,微微福身:“神医安好,这是我家娘娘为神医特意煮好的燕窝,说是坐车过于劳顿当是补一补身子。”

   夏雨静起身接过,对着小樱恭敬道:“姑娘请坐,娘娘的美意在下受宠若惊,还请替我转达谢意。”

   原本有些笑意的脸蛋突然柳眉只见多了几丝担忧,小樱欲言又止的样子甚是楚楚动人。夏雨静不明所以,以为是其害羞,自己本身就是着男子装,也不以为然。坐下执勺,自己却是饿得不行了。

   “神医。”小樱上前一步,急促喊道。

   夏雨静放下勺子,看着小樱:“怎么了?”

   “才刚刚煮好的粥,有些烫,神医还请留意。”说完低下头,丝丝喃语:“医者天下父母心,本不应该遭受此劫,可是却落入四皇子府,为娘娘治病。奴婢的双手已经占满血腥,死有余辜,死了只是多了一句无人收具尸体罢了。神医却是不一样,还请神医留意,奴婢话已至此,神医好似斟酌,奴婢告退。”说完小樱掩面退下。

   夏雨静愣了一下,随即双眼盯着眼前这碗好意连连的美味粥,原本色香味俱全的粥此刻是充满乌黑瘴气的万丈深渊。夏雨静随身拿出银针,轻轻插入碗中,银针瞬间变成巨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