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五章 秘密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3369 2014-06-06 11:38:36

     富丽堂皇的大殿此刻鸦雀无声,一群人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皆是低着头,像是等待宣判生命一般严肃而心惊胆战。

   夏雨静矣是跪在地上,不过心里对这个陛下却是失望了几分。

   “小兄弟当真不愿意?”陛下再次问着夏雨静,愤怒的语气中夹杂着颤抖。

   夏雨静将头低了几分,准备回答却被一旁的夏大夫拦住。夏大夫朝夏雨静使了一个眼色,随即回答:“陛下息怒,入朝为官也许对她来说惊喜过大,一时恐怕难以接受,望陛下准些时日,让她好好考虑一番再做决定。”

   陛下愣了一秒,面色平缓,遂,笑道:“对对,是寡人太心急了,应当给与你考虑时间,还是夏大夫提醒得好。既然如此,寡人就给你三日,三日之后给寡人答复,莫要让寡人失望。”

   夏雨静低头拜了拜:“草民遵旨。”

   “起来吧。”听到此话,众人松了一口气,相继回到道:“谢陛下。”

   “眼下我禹都正是战乱年代,需要安抚民心,既然今日能有幸遇到小兄弟这样的人才,自然不能放过。凭你医学深湛,医术高人一等,寡人就赐你神医一称,以此也好让我禹都百姓和将士安心,将来在朝堂之上也好有个惊人的背景,以此来站立脚跟。”

   夏雨静又跪下拜了拜:“谢陛下隆恩。”看来这个陛下是必须要让她入朝为官了,连背景都给与。

   “起来吧。天色已晚,寡人也该回去了。”说完就朝门口走去。

   “恭送陛下。”众人又皆是躬身行礼。陛下与夏雨静擦身而过的时候说道:“神医要好好考虑。”说完带着一行人消失在眼前。

   待陛下一干人走了之后,夏雨静才抬头,看向陛下消失的方向笑了笑。夏大夫站立在一旁,安慰道:“好了,莫要挂心。我们也该回去了,怕是小蝶还有天儿此刻正在医馆门前盼望着。”

   夏雨静点了点头,随着夏大夫转身离去。

   是夜,格外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这嘀嗒嘀嗒的马蹄声打破着秋日的安静。夏雨静安静的坐在马背前面,仰头看着头上的星空,不知那日车祸后经纪人是否还健在。不知天上的父母是否可以看见她。

   “雨静,我带你逃走可好?”温柔的嗓音犹如天籁般回响在树林中。

   夏雨静愣了愣,随即回答:“夏大哥莫要说傻话,如若真是逃走了,医馆那些人可怎么办?”

   “只是我不愿让你为难,你喜我便喜,你不好我便亦是不好。”

   “雨静知晓,夏大哥是真心把我当成妹子看待,把我当成家人。我很是感动和感激。可眼下........”

   “吁........”缰绳一紧,随着一声呼喊,马儿停止脚步。夏大夫顿了顿说道:“雨静当真只是把我当做大哥看待吗?”

   夏雨静点了点头。她怎么会不知晓他的爱慕之意,只是有意躲避。

   “也罢,也罢。”说完缰绳再一紧,怒喝一声:“驾”。马儿奔驰起来,让夏雨静颠簸起伏。

   翌日。阳光高照,空气清晰。夏雨静一大早起来便站在樱花树下看书。由于陛下钦赐神医一称,她倒是成了一个闲人。

   “神医哥哥,早啊。”小蝶一推开门便跑到夏雨静身旁笑呵呵的说道。

   夏雨静合上书,故作愤怒道:“好啊,连你也敢一大早取笑于我。”

   小蝶笑嘻嘻的躲了躲:“哪敢?哥哥本就是名副其实的神医,谁人敢取笑?我定当撕烂他的嘴。”

   “夏大夫和天儿起了吗?”

   “爹是鸡刚打鸣就起了,说是上山采药,天儿此刻还在屋里睡着。”

   “那我去叫醒天儿。”

   “恩,我也去厨房看看。”

   “你个丫头仅知道吃。”

   夏雨静说完就朝天儿的房间走去。天儿和夏大哥同住一间房,轻轻推开,房门,夏雨静蹑手蹑脚的进去。看到天儿还在熟睡便转身朝书桌走去。桌上堆满了各种医书,转身看到书柜之上一本似是英文的书籍让夏雨静一惊,随手一拿,却不想整个房间发出响动,随即书柜慢慢移开,出现一道小门。夏雨静挣扎在三最终朝小门走去。

   吃过午饭,夏雨静走到医馆前堂,站在药橱面前将各类药物都分类好,然后帮一些病人换了药。

   “哥哥,你看。”童稚的声音响起。夏雨静回过头正看到天儿一脸纯真的看着自己紧握的手。走到天儿身边将他抱起:“给我看看,天儿这次又是抓的什么?”天儿嗯了一声打开手掌,一只蛐蛐从手掌跳出。

   夏雨静眼神复杂的看着天儿,然后笑了笑:“天儿以后要好好用功读书,将来要做一个有霸气的君王。”

   天儿一愣,随即点头笑道。

   看着天儿跑远的身影,夏雨静心里五味杂全。也许他知晓也许他也像我们这般不知晓,不过他最终还是命运坎坷,身上背负的东西也很多。毕竟一代君王要受多少磨难才得到那个受万人敬仰的王位。

   烛光缭绕,一个女子的形态照应在墙上,婀娜多姿,优美婉雅。

   借着烛光看着自己写的文字,繁体文竟是这样的难认。现代的简化字可是要方便的得多。

   “咚咚........”

   “哥哥睡下了吗?”小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夏雨静放下笔走向门口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爹让你过去一下,想必是有要是相商。”

   “知晓了。”

   换好装,提着灯笼走到那个有自己发现秘密的房间。轻轻拍打一下房门,等候佳音。

   “门楣开着,进来吧。”还是温柔的嗓音,在夏雨静此刻听来却有些伪装。

   提步走了进去,屋里一片漆黑:“夏大哥怎么不照灯?”

   半响都没有回应。夏雨静提步向前去,想要将屋内的灯点着却不想听到:“把灯灭了。”

   夏雨静听话的将灯灭掉,然后坐落在凳子上等待下文。

   “不错,我就是禹都城的国相夏尘凡,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天儿乃是下一朝的陛下,他资质聪熠,也是我禹都的天颜的象征。虽然他是十七王子,只有五岁,不过他的聪颖不比任何人差,所以我一定要将他辅佐为王,只有他才可以救我禹都。”

   “朝政之事我不感兴趣,何况我并不是禹都之人,朝廷纷争更是与我无关。”

   “不,跟你有关。要不是你半年前的出现,我早就按照计划行事,让陛下退位,让天儿坐上皇位。可是,半年前你却突然闯入我的视线,让我每天不得不牵挂着你,思念着你。让我不得不把计划后退。”

   “此话怎讲?”

   “你可知晓,这禹都城郊外的后山上和民众大部分乃是我的人,只要我一发起变政,加上四皇子内外夹击,陛下就不得不禅位。可是,我现在有些怕了,怕战争会殃及到你,怕陛下那党会从你下手,怕我顾全不了你。所以我怕了,只为害怕伤害你。”

   夏雨静为之一愣,半天都回不过神。

   看到夏雨静沉默,夏大夫继续说道:“我原本想放弃,可是陛下却一再的让你入朝为官,一再的逼迫你,一再的让你在我和他之间做出选择,一再的将你推到尖峰之上。所以,我不得不战。”

   “所以你选择在明日。”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沉默良久夏雨静再次开口:“那小蝶和医馆里面其他人都知晓吗?”

   “不知,他们都是我禹都的百姓。雨静,答应我,明日不管情况如何你都不要出门。如果明晚子时我都不曾回来, 就会有人来带你走,到时你跟着他远离禹都,好好的活下去。”

   这是第二个人对她如此说道,好好的活下去。

   夏雨静点了点头,顿了顿轻言道:“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可好?”未曾想到,人们口中的夏大夫居然是一张人皮面具。

   过了半响,屋里的灯一下全亮,本来已经习惯黑夜的眼睛遇到烛光有些刺痛。夏雨静站起身,慢慢走到屏风后面。定情一看,一位风度翩翩,衣着蓝色绸缎的男子坐在床榻之上,五官端正,面容俊美,眉宇之间透着温柔气息。三千黑丝及肩,高高的发髻立于头顶,凤簪束于黑丝之上。完全和夏大夫判若两人。

   “如此俊美的一个少年却整日躲在一张人皮面具之下,真是有些糟蹋了。”夏雨静氐池一笑取笑道。

   夏大夫站起身走到夏雨静身边:“你不生气吗?”

   “何来生气的缘由?倒是很有感动。”

   “等我回来。”

   一夜无梦。

   夏雨静躺在床榻上,望着房梁。如此,是该喜还是该忧?是该走还是该等?

   半年的相处时间却是把夏大夫当成大哥一般对待,却没有半点越矩的想法。她从小便没有姊妹和兄弟,自然是更珍惜亲情。可是却不想有了这个插曲。

   起身打开门,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想必他已经都安排妥当了。提步走到樱花树下,看着光秃秃的树枝心里忧伤巨增。她终于知晓,这颗樱花树乃是夏尘凡和皇朝四皇子盟约之物。原本以为这颗樱花树寄托着怎样怎样的感情和希望,到最后它也只不过是当成一个棋子在使用。

   樱花本是自由的,随意而开随意而凋谢,选择最美好的季节绽放。然后在这里却被利用,却成为别人盟约对比之物。樱花,你是该愤怒还是该高兴如此重用?

   哒哒的马蹄声穿过墙壁落到夏雨静耳中,只怕此刻的陛下已经是龙颜触动,脸色苍白吧。两面夹击,四面楚歌。

   本来今日是抗旨之日,不想变成了宫变之日。夏雨静坐在门前,看着天色慢慢黯淡下来,不知成功还是失败了。

   咚咚..........

   夏雨静惊醒,穿好衣打开房门。之间院里火把连成一条线,一位身着盔甲头戴钢盔的将士站在房门前。

   将士见到夏雨静,拱手做偮:“请问你可叫夏雨?”

   夏雨静点了点头,想必是夏尘凡取的名字。不等夏雨静询问,将士又开口道:“请兄弟赶紧准备,我们立即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