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千年爱

第七章 出乎意料的 融洽

重生之千年爱 白雪霖 2605 2014-06-07 11:09:20

     嘈杂的响声打扰着熟睡的灵魂,夏雨静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看到牢狱门前立着无数个亮铮铮的火把。铁链的清脆响音让人心生害怕。

   “快,快,赶紧的。”粗暴急躁的大嗓门回荡在整个牢狱里。随着一声吼,牢狱里面关押的人纷纷走出牢门,面色巨灰。

   夏雨静站起身,看着身前的两名士兵:“怎么?今日就是命丧黄泉之日?”

   士兵表情严肃,诤言道:“想死等回到皇都再说。”说完就上前将夏雨静的手用铁链拷着,用力一推推出牢门。

   千军万马也不过如此吧,浩浩荡荡的军队排成十列,看不到头也看不见尾。印着皇朝两个大字的旗帜随风高高扬起。

   夏雨静抬眼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囚车,那可真是不堪入眼的,和队伍中间的马车形成鲜明的对比吧。带有手链的囚犯纷纷向囚车走去,像是回到该属于自己的位置一般理所当然。夏雨静叹了一口气,也向最后一个囚车走去。

   “等等.......”

   一匹骏马驮着一个身材高大威武的男子正朝夏雨静这边奔来。他的一声让夏雨静停止脚步,这不是前几天关押在自己旁边的那个“邻居”吗?自从那日他出去了之后便再也没见过。

   男子跳下马,露齿一笑:“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夏雨静拱手做偮:“草民参见将军。”昨日他是囚犯同等身份,而近日他便是将军自己是阶下囚,虽是现代人却身在古代,礼节断不能少。

   男子收起笑容,故意严肃道:“小兄弟这是作甚?当日不是兄台兄台的叫吗?怎么今日倒拘谨起来了?莫非在怪为兄没救你于水火?”

   夏雨静赶紧说道:“不是不是,往日我们身份一样,而今日你乃是将军,草民不敢越举。”

   “这是说那里话?我有今日还不得靠你,你乃是我恩人。对了,你看我这糊涂,正事都给忘了。”男子猛地一拍脑门:“四皇子的命令,让我叫你过去。”

   夏雨静皱了皱眉,他又想干什么?

   富丽奢华的马车停在眼前,雨静摸了摸刚卸下铁链的手腕,迟疑着。

   “上车!”懒散悦耳的低沉嗓音响起,语气有着不让人拒绝的命令。

   夏雨静提步踏上马车,旁边的小厮拉开车帘,夏雨静慢悠悠的走上了上去坐在马车最前面。

   “你怕本皇子?”坐在里面的四皇子一只手捧着一本书斜躺在靠垫上,姿势妩媚迷人。

   夏雨静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四皇子要的不就是人人畏惧这个效果吗?”

   “可是,本皇子从你的眼中看不出丝毫害怕,甚至连紧张都未曾看到半分。”

   “怕由心生,虽然我脸上没有任何表露,四皇子为何又知我心里没有?心生畏惧和胆怯不是怕的最好效果吗?”

   四皇子放下手中的书,坐立起来,目光犀利而深邃的望着夏雨静。半响说道:“没想到神医还懂人心猜测。”

   “草民谢四皇子夸奖。”说完,夏雨静将头转向车外。虽然故作淡定,但是内心早已不安,不知为何,和他这样近距离相处竟是那样的心跳加速和紧张。

   “本皇子和你做个交易可愿意?”皙白的手指端起旁边的茶轻抿了一口。

   “什么交易?”

   “活命的交易!”

   夏雨静转过头,看着四皇子:“如何?”

   “医治一个人,医治好了本皇子便可放你离开,不伤及你的性命。”

   夏雨静皱了皱眉,不会是什么快死了的人吧,虽说有点医术,可是这神医之称乃是巧合而已,到底是应还是不应?

   “如果你不答应,一回到皇都你便得受那斩首之刑,到时本皇子也爱莫能助。”

   “好,我答应。”夏雨静打了一个冷颤赶紧说道,虽然知晓这一切都是四皇子设下的陷阱,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她想要好好的活着。“不过,在下有一个问题,还请四皇子告知一二。”

   四皇子嘴角微微上扬,点了点头。

   “不知夏尘凡夏大哥和十七皇子是否安好?”

   “虽是宫变,不过眼下禹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并且整个禹都城大部分的人都是夏相国的人,想必那禹都陛下也不是如此蠢的人。”

   夏雨静松了一口气,看来夏大哥和天儿此刻还是安全的,太好了。

   “谢四皇子。”

   “听,禹都城的百姓说,你这位神医不光医术精湛而且还很会讲故事。”语气肯定的说完,四皇子闭上眼睛养神。

   夏雨静额头三条黑线,这个是谣传吧。

   “在下也只不过是喜欢看些故事书罢了。”

   “说来听听。”

   你要听我就一定要说?夏雨静翻了一个白眼,不理他。

   “算是你坐本皇子马车要给的酬劳。”

   夏雨静无语,这不是他让我来坐的吗?我宁愿回去做囚车:“不知四皇子要听怎样的故事?”

   “把你知道的,都说来。”

   她心里装的故事可是有千千个:“四皇子可愿意听妖魔鬼怪的故事?”

   “讲得好有赏。”

   夏雨静深呼吸一口气,将自己曾经看过的老故事《西游记》慢慢将来。时而四皇子会微微一笑,时而会发表一些想法,时而会催促夏雨静讲下去,就这样直到夜色降临,到一间客栈门前停下。

   “诶,你说,四皇子今日在马车里是不是笑了?”一名小厮边整理东西一边问驾驭马车的小厮。

   “我也听到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见主子笑,当时我可是吓了一跳。那个神医还真是有办法。”

   “是啊是啊,我们从没有见过四皇子笑。”

   夏雨静看了一眼走远的小厮说道:“他整日带着面具,就算笑你们又如何知晓?”不过,他的笑声真的很好听。

   “小兄弟,外面有些凉,赶快进屋吧。”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雨静吓了一跳,回过身笑了笑:“这就进去。对了,还不知晓将军的名讳呢?”

   男子爽朗一笑:“姓欧阳字胜德。日后叫我胜德即可,我还想与小兄弟称兄道弟可愿意?”

   夏雨静拱手做偮:“胜德兄在上,请受小弟夏雨一拜。”

   欧阳胜德赶紧拦住道:“无需客气,哈哈。”说完搂着夏雨静的肩走进客栈。

   “夏神医,可睡下了?”刚好合身躺在床上的夏雨静就听到门外有小厮叫喊。

   “未曾睡下,等等。”由于四皇子的特别吩咐,她也恢复了自由之身,而且还有独自一间中等房住,刚想好好休息一番却不想有人打搅。

   打开门,之间今日驾驭马车的小厮站立在门口。

   “奴才小允子,主子说,要是神医此刻还没有睡下就去他房间一趟。”

   “那你就告诉他说我睡下了。”

   “这个......主子的房间就在隔壁,想必神医刚才的回答主子也听见了。”

   “这个变态不会让我大半夜去给他讲西游记吧!”夏雨静咬着牙嘀咕道。

   “神医说什么?”小允子疑惑的看着夏雨静。

   “穿件衣服就去。”说完梦的一关门,留下小允子尴尬的笑了笑。

   果然,就在隔壁。

   夏雨静打开门走进去,只见四皇子一身白色儒袍,右手支撑着脑袋斜靠在床榻之上,背对着外面。

   “四皇子。”夏雨静拱手作揖。

   “继续今天的讲下去。”懒散的声音让夏雨静此刻充满想凑人的冲动。

   “故事不会流失,四皇子想听,明日讲也可以,此刻会打扰四皇子的休息。”

   “想活命就不要啰嗦。”

   夏雨静冷哼一声,提步走了出去:“四皇子终年征战,身体已是吃不消,今日草民就以大夫的身份制止四皇子自残行为,四皇子要是想听故事,草民这里多的是,不在乎这一时半会,还请四皇子早些休息,故事明天在继续。”说完便关上门。

   又不是小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