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佣兵穿越,横扫古代

女佣兵穿越,横扫古代

除却巫山不是云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1-04上架
  • 5069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穿越变尼姑

  初七一个国际通缉犯,华籍人,是华国元家的女儿,真名叫元帅。

十岁出国,十二岁与家人断了联系,十九岁,跟几个女人组成了一个佣兵团,二十岁在世界名声大噪,由五个女人组合的佣兵团,来自不同国家的女人,她们冷酷狠辣,她们嗜血无情,她们游走在各国,无拘无束,不把世俗,律.法放在眼里,她们仗义,朋友五湖四海,她们的传奇一直在道上流传。

混了这么多年,一直被国际通缉着,却没有出现过意外,其一因为她们身手了得且擅长伪装,其二她们朋友在黑白两道众多,也就是吃得很开,就这两点都国际联盟想让她们落网,似乎不是一般的难。

话说初七这个人,身为华夏人,她虽然嗜血狠辣,杀人无数,但是有一点,她爱国。因为元家是华夏国的顶梁柱,从小元家老爷子给他们灌输的就是以国为重,以国为本,国富民则强嘛,所以不管她初七怎么坏,她从不做伤害华夏根基的事,也不允许别人伤害,这是她的底线。话说元家祖祖辈辈都是忠梁之辈,哪个不是正气凌然,刚正不阿的,怎么就出了元帅这个歪苗子,真是祖坟都要冒黑烟了,不过谁叫元帅是家里的老末呢,而且还是老爷子的老来女,宠上天了都,就算它在外面怎么无法无天,她还是元家的小公主,这是不容置疑的。

2016年,她在非洲出任务,不想晴天一道惊雷,把她给劈死,难道这就是杀孽太多了,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起源大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由三大国鼎力,两个二等国屈之下,底下无数小国及部落组成。

东源国,三大国之一,曾经在百里皇的统治下辉煌一时,百里皇死后由其嫡子继位,新皇百里虚在位十载,因其贪图享乐最终亏空身子,病死美人塌上,享年三十二,育有五子三女,大公主十三岁时下嫁凤国,二公主十四岁时嫁去北冥国,小公主如今才八岁。

大皇子是云氏皇后所生,二皇子是吴美人所生,三皇子及小公主皆是秦氏兰贵妃所出,四皇子则是淑妃所出,五皇子则是一个宫女所生,大公主是王美人所出,二公主是德妃所出。

皇后云氏十三岁嫁于当时还是皇子的百里虚,十五岁生下皇子长孙百里纪,之后在无所出,只因云氏生了皇子长孙之后失了宠。

百里虚二十二岁继位,立云氏为后,一年后,云氏卷入了宫斗之争中,善良温和的皇后成了宫斗中的牺牲品。皇后大逆不道谋害皇子,迫-害贵妃,与侍卫***证据确凿,皇恩浩荡念其是结发之妻,其父忠心报国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废其后位,打入冷宫。之后太后求情,云氏免入冷宫,去了静水庵修行为天下百姓祈福。

有道是盛极必衰,百里皇马背上打天下,曾恢宏一时,谁想到了其子这一辈,东源国逐渐衰弱。百里虚听信奸臣谗言残害忠良,整日玩权弄术,流连温柔乡,不顾政事,于天下百姓水深火热于不顾。

死后太子百里纪继位,当时百里纪才十二岁,为人优柔寡断,懦弱无为。他能坐上皇帝宝座,无非是他不成气候,且外家没落没了靠山,威胁不得那些大臣的利益,这是其一,其二是,三皇子,四皇子其势力相当,谁也不相与谁,若要争,恐怕是两败俱伤,顺理成章的他百里纪捡了个大便宜。

两年之后的今天,东源国千疮百孔,内乱不断,如今邻国二等国鹰国斗胆来犯,北冥,大漠虎视眈眈,真是内忧外患,苦不堪言。

个个都想吃下东源国这块肥肉,只是狡猾的北冥,大漠两国都不肯打头阵,怕做了他人的嫁衣,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不得不防啊,现在鹰国出手,他们乐得看热闹,到时浑水摸鱼捞些好处也是不错的。

静水庵,位于皇城外松山上,香火旺盛。今天平静的静水庵不平静了,只因慧云师姐自生病醒来后性情大变,还在后山抓山鸡吃被发现。

静水庵大殿内聚集了大部分的尼姑,安娴师太沉静的看着性情大变后坐在蒲团上的慧云,“你若心意已决便下山吧。”

慧云,也就是在非洲出任务被雷劈死的初七,如今穿越时空重生在一个尼姑身上,真真是应了那就话,祸害遗千年啊。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她那么好运的吧。

“嗯,那师太我们有缘再见。”初七听到师太的话,从蒲团的站了起来,很爽快的向师太道别。

“慧云师姐……”尼姑师妹不舍。

“我走了,你们不用送!”大家目送着初七出了大殿下山。

“师太……”

“也罢,慧云有红尘未了之事,即便留在庵中也得不到心静,随她去吧。”师太摇了摇头离去。

初七重生了,而且还是个不知名的古代,说她悲催嘛,她也是罪有应得了,而且比某些还算是幸运的,至少她重生了。

不过令她不满的是,这个身体太次了,不仅生过小孩,还是个下堂妇,现在又是个尼姑!!幸好不是光头尼姑,虽然她不介意光头,但是她不想当尼姑啊,她是无肉不欢的主,不管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更深一层,反正她不是安分的主。

她觉得自己有点倒霉,平白老了三岁不说,脸还变丑了,不过身材倒是比以前好,毕竟是生过小孩的,比较丰腴,只是上部分丰腴,下部分还是很纤细的,毕竟在静水庵这种没有油水的地方,想胖都胖不来吧。

沿着石阶一路而下,四周都是林子,初七摸了摸右脸上那道浅显的疤痕,心中愤愤然!

说她不注重相貌也太矫情了,想她初七上世活了二十七年,相貌那是没话说的,情人无数,谁叫她的宗旨是自由自在,恣意而为,活在当下应及时行乐呢。

现在莫名的成了隔夜饭,她能不膈应嘛,好在疤痕经过这么多年已经变淡了,但是还是影响她的美貌,话说这身体虽然三十岁了,相貌倒是跟十几二十岁的姑娘没差,这就是娃娃脸的优势,不显老。

走完了石阶,走完了羊肠小道,又要走大道,走得初七郁闷不已,这句身体也是有锻炼过的,以至于走了那么多路还没累趴下。

终于,走了大概一里的路,后面一队人马跑了过来,真是烟尘滚滚,看到有人马,初七双眼冒光,站在路中央拦人。

“吁!”那些人果然停下了马,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衣袍的男子骑在枣红色大马上,英俊的脸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看着拦马的初七。此时初七一身尼姑庵的道袍,脸上虽然有道疤痕,但是也算是个美女了。

“你是何人,为何挡路,意欲何为!”声音跟他的人一样,带着冷气。

初七眼中闪过冷光,脸上却挂着笑开口,“我是静水庵的尼姑,想借……公子的马一用。”初七本来想劫马的,但是对方人那么多,而且也不知道这些人什么功底,她又没有武器傍身,贸然的出手可能会讨不到什么好处,她可没那么傻。

周晋冷眸打量着初七,没发现什么怀疑的地方,“让开!”

“喂,帅哥别这么不近人情嘛,要不你捎带我一程也行?!”初七腆着脸打商量。

“再不让开别怪我无情!”周晋不为所动。

初七眉头挑了挑,这是她生气的预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而且这货不是个善茬,经常微笑间取人性命,其狠辣程度是队里排行第三。

“呵呵……”她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她走到马侧,趁其不备,一个翻身坐在了马背上,环上了他的腰间。

周晋一惊,刚要出手就红着脸僵住不动了,身后的那些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初七的后背,就等着她有什么动作,主子下令然后伺机而动了。

“你可别乱动哦,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她趴在他的后背上,嘴巴贴着他的耳根硕着,热气喷在他的耳朵里,他敏感的抖了一下。

初七勾唇一笑,这个家伙还真是敏感。

“无耻!”红着脸憋出这么一句。

“呵,多谢夸奖!”她不以为意,骂她的人多了去,什么话她没听过?!

“你!”他气急,却也无可奈何,他本不是话多的人,而且现在这种境况多说无益,只不过是逞口舌之快罢了。

“主子!”后面的人开口,现在他们也不知道主子是什么意思,是允了这个尼姑上马还是什么,只等主子发话了。

“叫他们先走,不然……”手动了动,“后果自负。”

这无耻的女人!还说是尼姑,简直是比勾栏院里的姑娘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先行一步。”他不得不妥协,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威胁他!这女人,他不会放过她的。

“主子?!”那些人疑惑。

“在客栈里等着!”他的话不容置疑。

“是!”那些人应声,主子的脾气他们是懂的,反正主子武功那么高,只不过几里路就进城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至于这个尼姑,他们没放在眼里……

看着尘土飞扬,那些人远去的背影,“你好像……”顿了顿,吹了口气在他的后颈上,带着诱惑的说,“硬了。”

周晋脸更红了,不知是气的还是其他。

“放开!”声音一如既往的冷,但是初七并没有放在眼里,嗯呐,他的弱点在她手里,量他也不敢轻举妄动,除非他不想做男人了,虽然她的手法有些卑鄙,但是……坏人还管他手段光不光明?卑鄙不卑鄙?呵,那还是坏人么?

“走啊!”她没放手,啧啧,尺寸不错啊,她本性又露了出来了。

“你,一个出家之人如此不知廉耻,真是有辱师门!”

“呐,我已经还俗了,还有……你挺有料喔!”她绝对是故意的!这无耻的女人,真是不要脸,竟然敢抓男人那物什!他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世上竟还有如此败坏道德的女人!

现在周晋的心情说不出的憋屈,难堪,愤怒,想杀她的心狂热的猛跳着。

初七也不管他的心理活动,双脚夹紧马肚子,脚微踢了下马肚子。

马儿走了起来。

“呼……放手……”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了,声音也失了原来的冷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