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佣兵穿越,横扫古代

第四章 风雨欲来

  备好了热水,初七走进屏风,退却那身丑得讨人厌的衣服,解开束带,解放被虐的双峰。

初七想起当年孙中山如果没有解放女性裹脚时,尼玛的,那个年代该有多痛苦去啊。好在这个古代没有对女性那么惨无人道,不然,她一定反了这个时代!

跨入浴桶,坐在浴桶中闭上眼休息,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其实她并没有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无所谓,她虽然很快融入这个角色,尽量去适应这里的一切,但是,她毕竟是个现代人,不管是思想还是文化地域都跟这里格格不入,相差了千年的历史。

她不是无牵无挂,她有宠她爱她的家人,有生死与共的朋友,伙伴。只是她习惯了坚强,习惯了淡定,遇事临危不乱而已。

她想她那些爱她胜过爱自己的家人,听到自己死的消息,一定打击很大,还有她那些出生入死的好姐妹,好伙伴,她真的有些想念她们了,想念她们一起年少轻狂的日子,猖狂无拘无束的日子,真的很想念。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去,她是无情,但不是没心没肺,她也有她的牵挂。

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哎,所以既来之则安之吧,这里,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新的挑战,她是天生的冒险家,喜欢刺激,喜欢放纵自己,给自己最大的自由,她不怕死,不怕痛,但真的怕寂寥。

不知不觉想了很多事,泡着温水,她放松的在浴桶中睡着了,好在没掉到水里。

外殿的百里纪左等右等不见初七出来,也不敢叫人去看,只能进了内殿在屏风外轻声唤道,“母后?母后?”连唤了几声不见里面有动静,便着急了起来,“母后你在么?母后?”

还是没动静,百里纪也管不了其他,便走进了屏风,当看到里面的景象时,生生顿住了脚步,楞了身,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脸上一片绯红,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的不道德,不知礼数,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暗骂自己不是人,竟然做出这种有违伦理的事!

这边,左相听到消息后,暗自打算,“看来这云书锦是要有动作了。”左相深思着。

“左相多虑了,量他云书锦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只是这三皇子那边,右相现下动作频频,恐是要准备夺权了!”左相的同僚,张大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哼,右相那个老匹夫事事与本相作对!他日四皇子得势,看他还怎嘚瑟!”左相一想起早朝时右相得意洋洋的样子,恨的他牙根痒痒,吹胡子瞪眼。

“左相说的是,三皇子成不了气候,不过京城里的兵权都掌握在右相手里,要是他要逼宫,对我们很不利啊,我们的人马都在城外,若是事发突然,远水灭不了近火啊。”张大人忧心忡忡,他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他可是还有一家老小的,不得不小心谨慎。

“张大人你所言差异,我们还是有时间调集兵马的,张大人莫要忘了皇宫里的那批禁卫军,他们可不是三皇子那边的人,有他们在,足够时间我们做准备了。”果然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都不是省油的灯。

张大人一听,眼光一亮,他怎么没想到呢,“那禁卫军统领是陆将军的儿子陆毅,那小子跟他那老爹一样,油盐不进,若不然有了这批人马,不愁拿不下右相,可惜啊。”

“陆天鸣那老家伙,现在在边关,就算京城发生了什么变故他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到时事情已成定局,他又奈本相如何!”

“那接下来……”左相这边商量对策,右相那边自然是不能没动作了。

右相府,“舅舅,刚才探子来报,云书锦那老家伙进宫了,难道是他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有所行动了?”三皇子百里淳是右相的外甥,面上带忧的说,在这紧要关头,容不得他出半点差错啊。

“呵呵,淳儿莫急,这云书锦不足为虑,他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在过几日,鹰军攻破安都城也就是他云书锦的死期了,我们要防的应该是左相的老家伙,这几日我们的动作一定被这老家伙有所怀疑。”不愧是斗了多年的死敌,最了解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敌人。

“舅舅所言极是,那左相确实狡猾如狐狸,如今这般局面若是不尽早打破,对我们未必有优势。”

“呵呵……这个舅舅自有打算,你只管等着做你的皇上吧。”右相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满脸笑意。

百里淳满脸欣喜若狂,“一切还要仰仗舅舅了,若是淳儿当了皇帝,功劳莫属舅舅了。”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坐上那至高无上的皇位,眼中的权欲之色更甚。

一场皇位之争默默的拉开,百姓之苦还在持续,安都城守卫军已无力抵挡鹰军的猛烈攻势,眼看着要沦陷,作为将领的云初海更是忧心如焚,几次上报朝廷无果,不派兵也就算了,连军饷军粮也不派发,这不是想活活饿死这些士兵嘛!

若不是收到他老爹云太傅的书信,他是拼死也要守住安都城的,现在父亲说要他放弃安都城,撤往络绎城去……他也不作他想,他父亲许是有了主意,只得放弃都安城了!

天下大有风雨欲来之意,东源大敌压境,命不久矣,各国摩拳擦掌,都想分一杯羹。

这厢初七休息了十几分钟,水都变冷了才醒来,皱着眉摸索这穿上衣服走出去。

出到外厅就看到百里纪坐在椅子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