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佣兵穿越,横扫古代

第八章 玄烨

  红楼,晚上门庭若市,白天冷冷清清,花魁的房间里,玄烨正听着花魁白牡丹弹琴。

“咚咚……”

“谁……”喝着小酒,看着美人,听着琴音,好不惬意,是谁那么没眼色跑来打搅他的雅兴。

“主子,是属下暗九。”

“何事?”这小子不是让他跟着那个小皇帝么?跑来这里干嘛?难道小皇帝死了?不会吧,那两个老家伙下手那么快?玄烨很没心没肺的想着。

“有人想见主子。”门外的暗九回答,哎,主子也真是的,让他在门外回话,让别人看了去多让人误会啊,而且,大白天的主子还在这里,也不怕人花魁娘子累着。

玄烨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手微顿了下,眼不离的看着白牡丹。

而白牡丹好似没听到他们主仆对话一样,专心的弹琴。

“哦……小九儿没说爷很忙没空见客么?”

听着自家主子过亲昵的称呼,不管听多少次,嘴角抖忍不住抖了抖。

“属下说了,那人说主子是真没空还是见不得人,她还说主子要是不去见她,那么……主子也没必要存在了。”暗九如实回答。

听完暗九的话,玄烨扬起一抹笑,只是眼中满是冷意,他没有说话,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他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说这些话。

“看来今天没那福分听牡丹姑娘的美妙琴音了。”

白牡丹手未停,淡淡的回了一句,“爷若是喜欢听牡丹弹曲,他日再来便是,牡丹静候爷的到来。”声音婉转悠扬。

“哈哈,一定,一定。”说完便出了白牡丹的房与暗九回了府。

在书房中,玄烨没形象的坐在书案前的桌子上,脚叠放在书案上。

“是谁?”玩味的看着暗九。

暗九面色如常,“前皇后,云初染。”

“她?!”显然这个答案也出乎了他的意料,有些惊讶,他虽然没见过几次这个皇后,但是对她也是有所耳闻的,这个女人跟普通的女人没两样,传统,娴熟,温文尔雅,标准的大家闺秀,做皇后的话她还是欠些火候的,这个女人不在妙里念经,竟然敢私自下山?

“主子,云初染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看着玄烨沉思的模样,暗九接着说。

“哦?”玄烨很有兴趣的样子,“有什么不简单的?”

“她会武功,而且还不弱!”虽然败给一个女人很没面子,不过这是事实。

会武功?那个女人?如果是这样她为免也藏的太深了吧,这个云太傅看着也不像会耍心机的啊。

“怎么?难道小九儿还败给了她不成?”有些玩笑的开口。

“是!她的武功套路属下未曾见过,不过招招狠辣,有些像杀手。”

这回玄烨眯起了眼,“呵,那就有意思了,这个女人藏的不是一般的深!”顿了顿,“她想见爷?”

“是,她说暗卫队是不是脱离了皇室,还说主子若是今晚子时不去见她,暗卫队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暗九面色如常,平静的说着。

“呵,口气到不小,她现在下山进宫难道是想帮她儿子翻盘?”玄烨冷笑,一个女人,还想掀翻整个东源不成。

“主子要不要见?”

“见,怎么不见,这个老女人,爷倒是要看看她想怎么样,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让暗卫队消失。”

“……”看来主子动怒了,“那属下先告退了。”

“嗯呢,小九儿小心些。”

“……”暗卫紧抿着唇一声不吭的走了。

“云初染,爷倒是要看看你有何能耐!”呐呐出声,眼中满是不屑!

……

很快天色渐暗,和百里纪吃完晚膳后,又听百里纪说着朝堂的局面。

差不多到子时的时候,初七和百里纪在下棋。

突然房中就多了一个黑衣人,百里纪刚想呼喊,却被初七制止了,“别出声,你先去内殿睡觉!”

“母后,这个人……”百里纪不放心的看着初七,最后在初七平静的目光下妥协了,走的时候扫了黑衣人一眼。

黑衣人没有看百里纪,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初七,等百里纪进了内殿,黑衣人才开口,“你就是云初染?”这女人真的是百里纪他娘?那个老女人?看着不像啊。

“呵,你就是暗卫首领玄烨?”初七不答反问,这个男人,长了一脸风流相,真想不到暗卫队的首领尽是这种货色,虽然长的很帅,但是她就是讨厌他比她还嚣张的嘴脸!

“爷就是!”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意思。

“呵,那就好,我也不和你绕弯子,我要暗卫队的势力!”

“呵,女人,口气到挺大的,暗卫队是你想要就要的?”他冷笑,他还以为她有多厉害,也不过是个不知深浅的女人罢了。

“暗卫队本就属于皇室,而如今你们是想自立门户了?”她把他的不屑放在眼里,好一个狂傲不羁的男人!

“我可是知道,暗卫队如果脱离了皇室,那么……整个暗卫队就可以消失了,当年百里皇创下暗卫队就是要暗卫队保护皇上的,而你们却袖手旁观了!?”

“哼,真是笑话,暗卫队消不消失岂是你说的算,他百里纪得不到暗卫队的认可是他没本事,怎么,前皇后是想干预此事?”玄烨阴沉的脸,直视着初七,初七回视,丝毫不示弱。

“呵,玄烨,你以为你真的可以脱离皇室?我想暗卫队如果没拿到牵引的解药,不出一年,暗卫队也应该消失了吧,呵,百里皇的解药根本解不了牵引的毒,只不过是延长发作的时间,而每次发作却是原来千百倍的痛楚!”很淡定的看着玄烨。

“你怎么知道?!”玄烨阴着脸,眼中弥漫杀气。这个女人说的没错,以前他以为用了解药就可以解除身上的药性,没想到只是缓解了药性的发作时间,也就是说以前每月一次,现在一年一次,不过却比以前痛的千万倍,他只体会过一次,差点就忍不住自杀了。

那些下属有几个坚持不住自己抹脖子自杀,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他也一直暗中调查,希望可以找到可以完全解除药性的解药,只是百里纪不知道这件事,当然也是不知道解药这回事的,他现在正在找那个行踪不定的神医,找了大半年还没找到,眼看着还有半年又到了那个日子,这次也不知道那些兄弟能不能熬的过。

现在这个女人竟然知道这件事?是谁告诉她的?!

“呵,你可别忘了我是谁!当初百里皇可是钦点我做太子妃的!”初七也是刚才才记起有这么回事,当初她也是无意中听到百里皇跟百里虚说的,不过她可不知道解药,她只不过骗他的而已!

玄烨眨眼间来到初七眼前,右手插住她的脖子,阴沉的问,“你知道解药?!”

初七脸色通红,憋气憋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个插住自己脖子的男人,第一次她被人插住脖子,呵,这个男人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