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从来向南

03、忽忆那些事 1

从来向南 豳风七月 1912 2016-02-21 18:22:14

    “哦~~”还是迎来了无数的怀疑揣测声音。  

  顾灼夭的脸更红了,心想:不是啊不是啊,他……不会也听说了吧,不行的啊……  

  叶近安见她脸红,大概猜出了怎么回事,回头又看见司歆上来了,干脆拉起她的手下了主司令台。  

  一个侧身,司歆如青葱下的少年,穿着白色的校服仍然衬得美好无边,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像是点头示意。  

  嗯,你好。  

  他的眼神永远不会为谁停留,那么美的男生脸上从来没有过笑意,就像是从天而降的谪仙人,任何花朵都会在他面前黯然失色。  

  叶近安仔细的打量过这个人,司歆,不知道又怎样的生活背景,但同样的一点,和没有和叶近安同桌之前的顾灼夭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与人说话从来不超过连续三句,任何笑话都不存在笑点,看你的眼神仿佛在告诉你:你好吵,安静一点。  

  大概他是所有女生心中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吧,顾灼夭同样也不是一个例外。唯一不同的是,顾灼夭懂得把这种事情藏在心里,双教师家庭的小孩子大多沉默不语,更别说顾灼夭这种连爷爷奶奶都是教师的人了。  

  “同学们好,我是司歆。小提琴曲《沉思》献给喜欢它的人。”然后他微微欠身,对准话筒拉起《沉思》,这是一首很沉醉的音乐,被称为“泰伊斯冥想曲”,也是马斯奈的代表作。仿佛能看见Thais沉沦在深渊中,憧憬着清明湛蓝的天空,有古典的美感,宁静中旋律起伏,典雅而耐人寻味。  

  一曲拉完,操场上的人一片安静,一直到他走下台,才三三两两的鼓掌,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那些班级,走到五班站在第一个。  

  “哇——好漂亮的男生——”  

  “这……动漫里走出来的一样!”  

  好多女生都犯花痴一般的看着司歆,五班的一排女生特别感到自豪一样,毕竟和这样的同学同班,荣性感总是有的。  

  顾灼夭拉着叶近安袖子不放手,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话:“司歆还是那么安静漂亮,我我我,我……”  

  顾灼夭开始喜欢司歆那还是初一下学期的事情了。  

  就在秋游那一天,老师要求同学沿着地图自己去玩,徐思远、顾灼夭和叶近安当然是一起行动的,作为“双剑合璧,纵横无敌”的叶近安和顾灼夭都是路盲,居然把两个图标看错了。  

  徐思远本来很信任两人的,结果就这样拐进了“穷乡辟谣”,后来才知道那是地址森林的危险区,原来是有一块牌子放在那里的,但是因为前几天有人来拍电影取景就把牌子移掉了。  

  三个人根本没意识到走进了危险区,一直到顾灼夭走路踩到一条特别粗的蛇,头略呈三角形,体粗短,尾短,全背呈暗褐色,体侧各有深褐色圆形斑纹一行。徐思远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花斑蛇!  

  “小心!”徐思远想把顾灼夭揽到身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条蛇已经咬上了顾灼夭的脚踝,春天女孩子都穿校裙,但是顾灼夭偏执于穿长裤,加上袜子的关系那条蛇咬得不深。  

  叶近安眼疾手快抡起木棒子就冲着蛇打过去,打了三四下都没打到,反而让它扭动的更厉害了。顾灼夭痛的眼泪水都出来了,又不好意思叫出声,隐忍了好久。  

  “哗——”也不知道徐思远泼出来了什么东西,那条蛇立刻就游走了。“花斑蛇常栖于平原、丘陵、低山区或田野溪沟有乱石堆下或草丛中,弯曲成盘状或波状。一般的驱赶方法就是用高浓度的雄黄酒。”他举起瓶子里剩下的那点酒示意。  

  叶近安和顾灼夭都松了一口气,幸好有徐思远在呀,否则要打蛇到什么时候!  

  忽然徐思远又皱起眉“但是有一件事,花斑蛇有毒。”  

  “什么?!有没有搞错啊!”叶近安大叫,很粗鲁地把顾灼夭的裤腿卷起来,两个血淋淋的小洞赫然露在外面。  

  “嘶——痛……”咬的地方可一点都不好,脚后跟偏左上一点,搞不好就伤筋动骨了。  

  叶近安和顾灼夭都还只是十三岁的小孩,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正急的发愁。  

  “你们怎么在这里?”那是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虽然那时候顾灼夭意识有点模糊,但她永远忘不了他白皙的手触摸她的脚踝,那张好看的脸微微皱起一个漂亮的眉头,从书包里拿出一根胶绳,在十多厘米的地方扎紧,用小刀轻轻划开一个十字。  

  “痛……”顾灼夭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手里掐着肉都痛的泛红色,感觉指尖发麻无力。  

  司歆抬起头看着顾灼夭眼泪汪汪的脸,低下头开始挤血,“忍一下,马上就不痛了。”他很用力的挤出血,挤了几次之后看伤口并没有发肿发紫,那漂亮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我先背她回去,地址森林有专门的医生。”司歆交代完把她两只手搭在肩上,顾灼夭咋住他的脖子。  

  其实这种姿势对她来说一点都不舒服,感觉随时都会掉下来。走到半路上,司歆忽然停下来问她:“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  

  “啊……嗯还好。”顾灼夭的脸有点红,说话不知所措。  

  “诶你……!”顾灼夭对于司歆的下一个动作也是吓了一跳。他一手拖住顾灼夭的背,一手拖住她的腿腕——传说中的公主抱啊!  

  顾灼夭呆愣了好久,脸就像烧起来了一样,第一次这样靠近一个非亲戚类的男生啊,还是这样漂亮如风景画的少年。  

  也就这一天,顾灼夭第一次知道学校学生会,知道学生会主席叫做司歆。多美的一个名字啊,配上这样一个人那也是值得的。  

豳风七月

像司歆一样,女生向往在中学遇到一个青葱少年,踏着时光前行,在记忆中最美好,但现实往往不如人意,高中生活其实是作业与考试的旋律,希望此文能弥补我们没有的那个校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