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从来向南

04、忽忆那些事 2

从来向南 豳风七月 2005 2016-02-21 18:23:24

    司歆在上台时瞥见脸红的顾灼夭,其实心里一点都不好受,因为写在宣传栏上的那句话他也看见了。更重要的是,他认识云侑宸,知道那是一个他所无法触及的人。  

  司歆并不是在地址森林第一次见到顾灼夭的。  

  他们读的学校是小学部和初中部一起的,一般都是小学部直升初中部,班级一般不变动的。那里一个年级有两个尖子班,徐思远、叶近安和顾灼夭在二班,而司歆在一班。  

  叶近安和顾灼夭是初中才转进来的。初一开学的时候,他在宿舍就听下铺说二班新转来了两个同学,一个叫叶近安,一个叫顾灼夭。  

  司歆听到“顾灼夭”这三个字就脱口而出:“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呃……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夭和灼……”那个下铺在宿舍第一次听见司歆说与学习无关的话题。  

  司歆又沉默不说话了,这天晚上,顾灼夭三个字在他心里烙上了印迹。其实那也是有缘故的,司歆的亲生母亲在他八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那天晚上,他母亲摸着他的头,很温柔很温柔:“小司歆乖,妈妈只是换一个地方睡觉去。不要太紧张——  

  妈妈还想抱孙子呢……小司歆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呢?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小司歆的妻子一定就是那样的啊——”  

  后来在开学典礼上,顾灼夭作为学生代表演讲宣誓。他发现那是一个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中国式文学姑娘完全不同的女孩,她梳着马尾辫,洋娃娃式的甜美长相,头发棕色里夹杂着白色和淡黄色,克莉丝汀汉娜的翻版。  

  她走下台时带着羞涩感,懵懵懂懂不知道回到哪个位置。然后他身后就有人叫她“勺子,这里!”  

  顾灼夭仿佛眼前一亮,嘴角微微上扬,“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她笑得轻描淡写,却令天地失色。  

  那一周回家,司歆去了家族墓地,看着母亲矮矮的一方墓,自言自语:“妈妈,我觉得,你说的桃之夭夭的人,我找到了。”  

  他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全是顾灼夭的身影,原来这就是一见钟情。  

  “少爷,您该与老爷共进晚餐了。”一边的管家躬下身提醒司歆。  

  司歆睁开眼,“嗯,这就去。”管家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的观察司歆,平时不说话的少爷今天居然会回答!  

  吃饭时,司歆和他的父亲司宇对坐在长长的餐桌两端。  

  “司歆,你们学校组织秋游去司家的地址森林,你就不用去了,好好在家里自习功课。”司宇很关注他的学习,他也有听说学校有四个名额能考进一中,原本是稳稳第一的,但是自两个转学生来了之后司歆滑落到第三名,和第四第五的同学差距比较小。  

  “嗯,好的。”司歆心里想,他要考得比顾灼夭好。  

  后来秋游,他在家里做数学题,忽然管家传话来说学校有三个学生联系不到。他下意识地想到了徐思远、叶近安和顾灼夭这三个“二班好搭档”。能联系不到的地方就只有危险区了!  

  第一次他没有听父亲的话,直接冲出了别墅区,一路跑到地址森林危险区。他小时候经常在地址森林写生所以很了解里面有什么生物。  

  直到下午,他听见徐思远大叫“小心”,虽然很轻,但他还是循着声音找过去,然后听到叶近安大喊“什么!有没有搞错啊!”他更加确定管家说的“三个人”就是徐思远、叶近安、顾灼夭。  

  于是他走进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看见顾灼夭流眼泪的眼睛心里感觉有点酸,她的伤口并不深,毒也不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送她去了老师那边的大本营。  

  前一半的路,顾灼夭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感觉得到她在尴尬,听到她回答“还好”就知道其实不好。于是他就公主抱了。  

  顾灼夭很轻,对于每天都晨跑半小时的司歆来说根本算不上重量。路又陡又长,顾灼夭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  

  司歆很想停下来,看着她的睡颜,希望时光能为他停留。  

  等他把她交给老师后,司歆看着自己的手,感觉手里的余温都是那么令他怀念。  

  寒假拜年的时候,云侑宸作为他表哥,也是司歆说话最多的人。一眼就看穿了司歆那点小心思。  

  “司歆?你被哪家的姑娘给迷住了呀?”云侑宸的声音带着磁性和魅惑感,让人不得不服从他的问话。  

  司歆脸有点烧起来,绞着手指:“嗯……隔壁班的同学……”  

  “哈好啊,司歆就你绝对追到手,快去吧!”云侑宸见他愣神,从后面推了他一把。  

  司歆不好意思的站起来,说:“不行……我才读初中……”  

  “好啦你个乖宝宝,告诉我小丫头叫什么,我帮你看着去。”云侑宸成绩很好,但是假不正经,喜欢逗司歆说些风凉话。  

  司歆纠结了几下,慢吞吞地开口:“那个……顾灼夭。二班的……”  

  安静,安静。  

  司歆见云侑宸没有搭话,抬起头正眼看他。  

  云侑宸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说“这丫头我得看紧一点……长成那样真是个祸害……”司歆不知道,顾灼夭就是小时候云侑宸钦定的小媳妇。  

  那时,司歆才六岁,云侑宸也只有七岁,他一脸兴奋地告诉司歆说:“司歆!我有媳妇啦,我钦定的哟~等我读完大学就把她骗到手!”  

  “为什么是你钦定的?”司歆并不理解“媳妇”“骗到手”是什么意思,很萌哒哒地问。  

  “哎哟,和你解释你也不知道的啦,反正她是我媳妇……不行不行,等我读完大学在骗到手说不定都迟了,中学里我就要把她看紧,不能给别人!”云侑宸自说自话,司歆已经对于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了,他却不知道自己回避了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当然云侑宸的计划也是有失误的地方,比如说小学。  

  顾灼夭四年级和叶近安同桌,同桌六年。  

豳风七月

推荐!!!收藏!!! PS:此文不会入v,同志们放心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