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六十章 相逢应是前生诺(下)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2236 2015-07-26 11:59:06

    马车内,幕轩宇脸色凝重,气势骇人,宫千世脑袋枕在他的腿上,任凭他怎么呼唤也不曾醒来,她虽被两床锦毯紧紧包住,却仍就浑身冰冷,瑟瑟发抖不止。  

  “德靖,再快点!”  

  幕轩宇催促驾车之人,心内焦急万分,痛苦不已。他毫不犹豫地抱起宫千世,将她揽入怀内,再暗输内力,希望能温暖她越发寒冷的娇躯。只可惜,宫千世的体温越来越低,她身上散出的阵阵寒气竟然透过衣被,直传到幕轩宇的身上。  

  然而,此时幕轩宇的心更冷,他只觉五内催伤,只恨自己救援太慢,竟让她变得现在这副模样。自然,他更恨那个不知对她做了什么的人……  

  不自觉地,幕轩宇怒意愈炽,内力竟伴随着怒气散发出来,如有形之物一般压得马儿也惊慌地躁动嘶鸣起来。驾车的德靖亦摄于这巨大的怒气,无奈之下他只得勒住马匹,小心谨慎地掀帘劝道:“爷!爷请息怒,想这车马如何承受得起,万一有个好歹,岂不延误了将姑娘安稳送回的时辰了。”他的话不是夸张,刚才由于幕轩宇下意识释放的内力,连车毂都已出现细微裂痕。  

  “唔……”突然,宫千世痛苦地呻吟起来,苍白的容颜上竟开始时隐时现着怪异的黑色图纹,幕轩宇见状眉宇紧蹙,不假思索地结印念咒。  

  “爷!不可……”  

  德靖话音未落,幕轩宇已经施展转移术法连人带车转移到了苍龙院门前,然而甫定身,他脸色蓦地一白,竟扭头吐出一口鲜血。  

  “爷!”德靖急忙上前擦拭捶背。“您现在的身子可不能用术法啊!”  

  “无妨,”幕轩宇忍着伤推他道:“你快去通知里面的人!”  

  “可是爷您……”  

  “快去!”  

  “是,是!”德靖忙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苍龙院。  

  调停片刻,幕轩宇小心翼翼抱着宫千世下了马车,颤巍巍地进入院门,朝她的房间走去,很快便遇上了迎面赶来的下人们,但他仍旧亲自将宫千世抱到床上,嘱咐两个玄武家的女医以及闻蝉和落鹃几句,才到房侧偏亭等候,却又因挂心而忘了让人来查看自己的伤势。  

  房内,宫千世呻吟之声未曾间断,甚至益发痛苦剧烈,只见她浑身乱战,全身肌肤皆浮现着黑色的诡异图纹。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玄武家的女医不停地施救,才勉强将这一迹象压制了下来,但她们无法彻底根除造成此象的原因,也只得先施术让宫千世平复下来,再出来向幕轩宇回禀。  

  “爷,姑娘体内已被植入以备转生术法的邪术,现已渗入五脏六腑,直至周身筋脉皆被其缠附。属下等力微,只能暂时压制邪术吞噬,若要将此术法彻底抽除,惟有二爷可行。”  

  幕轩宇了然于心,正待开口,忽见朱伯琥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啊!爷!”朱伯琥在见到幕轩宇的瞬间立刻刹住脚,再连忙行了个礼。  

  幕轩宇忙问:“你们可完成了?你小师父呢?”  

  “回爷的话,自那地下宫殿的方圆三十里之内都被夷为平地,而且地陷三尺,再无人可逃。现下众人还在四处追拿余孽,而我们这队人一施完阵法便立刻赶回来,小师父此刻也在院内候命呢。”  

  “快传他进来!”  

  朱伯琥道声喏便出去知会白衣少年进来。  

  幕轩宇不待他行礼便说道:“她现在被那转生邪术吞噬全身,不想竟已渗透这般之深。”又重重拍桌叹道:“你亦知晓,那个邪术惟你可退,只是不知你如今战斗之后可还能施术?”  

  “我无事,可随时开始。”白衣少年神色安稳,恭然答道。  

  “即如此,那便去乾坤池。”  

  幕轩宇命令传下,闻蝉和落鹃连忙将宫千世小心扶上藤椅,并替她盖好被子和面纱,再让两个力壮的妇人好生抬着,一路来到了青龙府里的一处幽密别院内。幕轩宇所言之乾坤池便在此院正殿之中,此池形圆,乃青龙家先祖修炼兼调理运功所用,池底是红黑太极图案,鱼眼上可坐一人,与整个太极皆可旋转,池中之水乃引自地下一处千年温泉,内中还蕴涵回旋着青龙家先人留下的沛然功力。  

  朱伯琥亦随行来到此地,她亲自将宫千世抱进正殿之内,并褪尽她周身被纱,再将未着寸缕的她放入殿中央的乾坤池水中,池水刚好没过她的胸口。但见宫千世娇躯冰凉,面容憔悴苍白,朱伯琥难免心内发酸,眼睛不觉湿润,她竭力忍住泪水,帮助宫千世在鱼眼处盘腿坐好。  

  在池水暗藏功力的护持下,毫无意识气力的宫千世并未歪倒一边,孱弱僵冷的身子也渐渐有了温度。  

  殿外回廊之上,幕轩宇对白衣少年叹道:“吾知事急从权,现下也顾及不了这许多,只是,她毕竟是闺中女子……”余下之话不言而喻。  

  “兄长但请放心,我会以耳为眼,运力做掌,必不会轻薄冒犯了姑娘。”  

  “……那吾就将她交于你。”  

  “是。”  

  这时,朱伯琥打开殿门走出来,示意准备妥当,白衣少年便只身进入,将殿门掩上,而后竟阖上双眼,迈着稳健安然的步伐来至乾坤池边,接着,他亦褪去全身衣衫鞋袜,下池在宫千世身后的鱼眼处趺坐好。  

  调息运力毕,少年运力至指间,隔空点了宫千世背部的几处穴位,同一时间,只见池水起了变化,竟泛起熠熠金光,而宫千世所坐的鱼眼亦转动了一百八十度,让她面朝少年,少年便又隔空点了她前身的数处大穴,手指顺势开始在穴位之间运力游走。  

  池内空间并不大,少年的手指若非有意控制,必然会触碰到宫千世。  

  片刻后,宫千世座下鱼眼再次转过一百八十度,少年则拈手化势,双掌运力自丹田部位缓缓抬起,直至胸前停住结印,倏然将两掌对着宫千世的背部,隔空向前一送。  

  “唔……”宫千世受到强劲掌劲冲击,不由得抬胸仰脸,嘴里逸出细碎的嘤咛。  

  少年眉宇微蹙,悬在空中的两掌骤然紧绷,慢慢加强了内力输送。  

  “啊~~”  

  宫千世骤然发出惊天惨呼,全身也开始颤抖不迭,肌肤顿时再现玄黑诡纹,让她承受着有如抽筋去骨般的痛苦折磨。  

  同一时间,池水开始急速逆时针回旋,池外的阵法也相应开启,宫千世的尖叫声变得愈加痛苦惨烈,只见一缕缕玄黑色的幽谲气流,竟从她周身的诡纹上潺潺流泻而出,尽数被池水吸收,再随着水流回旋后被甩出池外,被阵阵闪耀的金光卷噬,搅碎后化为乌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