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四十九章 暗流涌动(四)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2098 2015-03-21 12:06:05

    宫千世心一虚,吐了吐粉舌。她在他面前确实时常忘了分寸,不过第一次失分寸只是她一时忘形所至,但几次下来发现幕轩宇并无责怪之意,她便会不时“放肆”一下,结果有时会被训斥有时则被纵容,可无论是哪种,她都很享受,因为两种感觉她都从未感受过。

  见宫千世垂眸沉默,幕轩宇当即说道:“对夫君怎能这般用语!”他决定还是不能太过纵容她。

  “你又不是我夫君……”宫千世小声嘀咕。

  “嗯?”沉厚的嗓音,扬高的语调。

  宫千世赶紧噤声摇头。

  幕轩宇见她如此温顺,不禁暗喜自己夫纲竟重振得如此神速。“研磨!”他沉声吩咐,心下却益发得意起来。

  切~~忠言逆耳!

  宫千世连忙拿起墨条认真地磨着。

  半晌无话,幕轩宇忍不住觑她一眼,却刚好看到她微微嘟一下小嘴,然后唇角慢慢勾起,再马上抿住嘴……宫千世脸上这些细微动作在幕轩宇眼里却是格外的娇俏可人,竟看得他心内绵软缱绻,险些一个控制不稳将手中的笔杆捏断,他急忙定住心神,同时忍不住暗叹一口气。

  以前训斥她的时候,他总以为她头低低的是在委屈,便不忍心再重言下去,谁知她其实一直在“偷笑”。记得他第一次发现的时候还差点被气到吐血,要不是经过初遇那次对她有了一定的了解,他还真会以为他说这么一大堆都被她当成了笑话在不屑地取笑。

  后来,他渐渐明白她是在享受他的训诫,故而每次都多讲几句,虽然他向来不喜多言……

  真是拿她没办法。

  幕轩宇摇摇头再次放下笔,让宫千世拿张绣墩在旁坐下,“你愿意留心医道固然是好事,但你刚才那番理论仍有不足之处,许多也只是略知皮毛后自己得出的猜想。”他轻声说着,眸光却一刻也不曾离开她低垂的螓首乌云。

  宫千世犹豫一下,才点点头,“可是这么辛苦确实很容易秃的!”她仍旧不服气地分辨一句。“你又这么晚睡……”

  幕轩宇忍住扶额的冲动。“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既然着手学习养生学问,便要有始有终,若是急于求成,反会欲速不达。”

  “嗯,我都有循序渐进的学啊,只是针对你目前的问题……”

  “我目前无任何问题,尤其不存在你指出的那种问题!”幕轩宇的声音险些失去平静,他马上按了按太阳穴。“我知道你是怕我过于劳累而……也罢,我以后会早些歇下的。”他妥协道。

  是吗是吗,他知道她的用意吗!太好了!

  “说到要做到哦!不可以又忙得忘了休息!”宫千世喜笑颜开地“命令”道。

  “我知道。”幕轩宇凝视着眼前的人,不觉眸光微漾,盈满了多少温情。

  “子时之前一定要上床歇息哦!”

  “好的。”

  “再忙也要先休息好哦!”

  “好。”

  “最好每日能保证子午觉!”

  “……我尽量。”

  “想了想还是现在就睡吧!”

  “……”

  片刻后,宫千世满意地从书房出来,对着门外等候的德靖摆了个“OK”的手势,然后在对方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下忙“嗖”地缩回手,略为尴尬地低语道:“成了!”

  德靖听了一喜,“爷答应了?”他问。

  “答应了。”宫千世点头确认。

  “果真多得姑娘才行,要不凭我们怎么劝爷,爷都不肯早些休息啊。”德靖又是感恩又是放心的。

  “我也没想到他会答应啊,”宫千世赧然地摸摸鼻子。“还以为会被骂死呢,所以我只好多提掉头发啊,生白发还有少年秃这种可怕的事,想着吓吓他才能让他引以为重的。”不过也真是的,都几岁的人了还不懂得保养自己,几天不见竟憔悴成这副模样。

  “哪的话啊,姑娘的劝爷是必听的。”

  “嘿嘿,是吗?”

  “那还能假,要不旁人如何劝说爷都不听,怎的姑娘一说就答应了。”而且还敢“吓吓他”?!噢,天啊,想来谁敢去吓爷啊!不要命了么!

  德靖顿时对宫千世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是因为他也怕掉头发吧!

  宫千世不以为意地想着。“总之你们好生伺候好爷,到时间便提醒他歇息。对了,他若不听就直接提那些晏睡的可怕后果。”她好心建议道。

  “……”

  三更天时,幕轩宇仍埋头苦干,一旁的德靖忍不住提醒道:“爷,已经三更了。”

  幕轩宇只“嗯”了一声,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略提高点音调,“爷,已经三更了。”德靖再次提醒道。

  “吾知道!”隐有不悦的语气。

  “……爷,这个,太晏睡,容易少年……”

  “住口!”

  德靖骇得心脏都漏跳了一拍,还是硬着头皮叹道:“爷,倘若凌姑娘知道了,又不晓得会担心得什么似的。”

  幕轩宇笔尖一顿。“德靖。”

  “……爷?”

  “什么时辰了?”

  “子时一刻了。”

  “……伺候吾睡下吧。”

  “是!”

  果然还是搬出凌姑娘最管用!

  玄森宫殿内,阴鸷那人大步登至殿上,扬袍坐下,妖冶女子则恭敬立于殿下。

  “如何?”殿上之人开口问道,语气森然。

  “已然混入省亲队伍,且两日来无人察觉。”

  “他们自然察觉不出,若非偶然得知此法,也难进入。”

  “这半月以来,四象家中陆续有马车出城,其中两辆又被主人探出有五元灵气,果如此,主人为何认定她仍在青龙府内。”

  “那些马车吾皆派人跟踪,无一不是幌子……此事暂且不提,吾前日自那人处得知,此次后宫省亲并非寻常,而是为将众妃嫔送出皇宫。”

  “属下愚钝,这却是为何?”

  “具体原由那人仍在打探,你们行事需小心,莫落入什么圈套。”

  “是,属下等必会谨慎。只是属下瞧着那人虽非善类,却能将周围众人欺瞒至此种地步,若留着他,难保日后不成大患。”

  “此事吾自有分寸,若非他有如此狂妄异常的野心,又怎能反被吾所利用。现下留他不过是他仍有巨大价值,至于以后,自是不留!”

  “主人明察。不知此次之事,主人意下何日动手?”

  “不拘哪日,只随时在后山准备妥当,待势乘时而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