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四十六章 暗流涌动(一)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1994 2015-03-14 11:53:24

    一座巍峨玄森的宫殿内,一道赫然威势身影端坐殿上,只见他神色冷俊,一双阴鸷冷酷的眼紧盯着殿下妖冶女子挥舞着的披帛。

  女子将披帛大抡一圈,抛至空中,拈手定印,再扬掌对准披帛,就见披帛在空中螺旋自转,中心位置渐渐凝聚出五种颜色混合的微弱气团,一瞬即逝,同一时间,披帛像被抽了筋的蛇一般,无力地飘落回妖冶女子手中。

  殿上那人倏地握紧拳头,幽冷眸光闪烁不明,似在压抑内心的极度兴奋。

  半晌,他才缓缓开口道:“不想竟真有此事。”

  “是,上回寒焱湖环山之战本还只是怀疑,现下已然可以确定。”殿下妖冶女子单膝跪地。“若非主人之计谋,此番吾方再不可能潜入青龙府内。”

  “此回还多得吾偶然得知那事,量此事连四象家亦从未听闻,又兼那人里应外合,才得如此顺利。”

  “只是此番过后,彼方必然加强防御,吾方倒……”

  “无妨,只要那事那人不被他们发现察觉。”殿上人影将身靠在椅背上。“得不到苍氏小子又何妨……”他轻笑一声。“此番实乃天助吾也,于她,吾势在必得!”

  话回苍龙院内,宫千世刚从睡梦中醒转,便发现自己正依偎在一人的怀里。

  昨日幕轩宇连热水浴都未及泡就又出去了,待到晚上她等了许久也不见玄冷凤,本以为人不会来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床的。

  哎,不过这又香又软的好想蹭蹭~~

  宫千世舒服地眯了眯眼,仰脸瞧见玄冷凤熟睡的容颜,实在不忍唤醒她,便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却不料还是惊动了梦中人。

  “你醒了,”宫千世抱以歉然一笑。“要不再睡会吧。”

  “即醒了便起吧。”玄冷凤也下了床,并唤人进来服侍。

  丫鬟们端着水并洗漱用品走了进来,宫千世拿起木柄软毛牙刷在膏盒里蘸好后开始刷牙,以前她是在博物馆见过已经没有毛的牙刷柄,却没想到自己还有用它们的一天。虽说在这里刷牙还可以蘸一种含颗粒状的药粉,但她毕竟用惯了牙膏,也就一直选那种膏状物刷牙,此物漱净后,口中会留有一股草本植物的清香。

  漱口毕,宫千世只用清水将脸洗净便坐在梳妆台前让闻蝉替她梳头绾发。古代女子洗脸的程序麻烦起来真的可以很麻烦,不过宫千世的皮肤一向很好,长这么大连洗面奶都还不需要用,只清水便可。

  纤纤玉指捻弄着珠花,宫千世一双水眸却觑向旁边的玄冷凤。

  真是的,长得这么祸水还要上妆,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宫千世眨眨眼,却见灵犀将一白玉小圆盒打开,玄冷凤便从其内设的隔板一边取出块香皂开始洗脸,待擦拭干净脸灵犀又递上一根小银匙,玄冷凤便用它从另一边舀出些清香扑鼻的蜜状液体放在掌心,然后将其匀在面部。

  稍做按摩,玄冷凤又从灵犀手中接过粉扑,将一种粉红偏橘色的香粉扑在脸上,随后再扑上一层雪白的香粉,其间,灵犀将一小块装在海棠型小盒内的脂色固体粉饼捣碎,用银匙舀出少许至一个小巧的玉碟里,再从一支晶莹剔透的琉璃瓶中滴入些许花露,将二者混合弄匀,玄冷凤便舀适量匀在双颊。

  描完眉,玄冷凤选了支小捻子,在灵犀依次递过的三个不同颜色的粉盒里蘸少许画眼妆,最后,她另选了一小玉捻在灵犀打开的一个芙蓉石小瓶里取了些啫喱一样的东西涂在唇上……

  宫千世看得如痴如醉,只觉得不管欣赏多少遍都看不腻,她悄悄安抚下突突直跳的小心脏,开始感到就快受不了了。

  讨厌,本就美得眩目,还粉淡脂莹,簪珠戴宝的,让她们这些平凡的人类怎么生存?

  想到此,她有些赌气地将珠花掷回奁盒,再嘟嘴嗔了玄冷凤一眼。

  玄冷凤的美貌堪称颠倒众生,只是摄于她周身散发的肃杀冷氛,大多数人都不敢久视,也因此不会沉沦于她的姿容,而她宫千世就是大多数人之一,但相处久了,了解玄冷凤之后她才不再惧怕那种慑人于无形的冷酷而是越发注意到她的绝美容颜,然后就……

  “怎么了?”注意到宫千世的不对劲,玄冷凤起身来到她的身后。

  宫千世只管扭弄着面纱,鼓着粉腮一语不发。

  玄冷凤将面纱抽走,叠好放在一边,“到现在还不肯上妆么?”她轻声问道。

  “我不要!”宫千世突然激动起来,随即又沉默下去。

  她绝对绝对不化妆!

  默默注视宫千世半晌,玄冷凤挑了一枝宫花,用扁针将她一处头发拨开将宫花插上,再取下扁针。“不知怎的,一说起上妆你便这般激动。”说着又拿起木梳轻柔地梳着宫千世披在背上的一绺青丝,似在安抚又似在疼爱。

  宫千世默默享受着,双颊开始微微泛红。

  玄冷凤从落鹃手上接过外衣裙,亲自替她穿好。

  “你不想画倒也罢了,只是这女子梳妆并非单为颜色,蔡邕所著女训有言,傅粉则思其心之和也,加粉则思其心之鲜也……”玄冷凤一边轻念,一边让灵犀替自己整理衣衫细节之处。

  宫千世听罢点点头,又摇摇头,意谓她明白这修容修身的道理,也很是认同,只是她绝对不要化妆。

  玄冷凤见状不再多言,“也罢,先用早饭吧。”她携宫千世到外厅就坐。

  “对了冷凤,昨日之事……伯琥她没事吧?你们都没事吧?”

  “大家都没事,也没有人受伤,莫担心。”

  “那就好。”宫千世松了口气。“可是昨天到底怎么了?”

  “此事说来话长,但凡有我们,你别多想。”

  宫千世“哦”了一声便不再多问,毕竟她只关心姐妹们是否安好,而不甚在意四象家涉及的事务。

  “那我待会去看看姐妹们,要不还是有点不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