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四十四章 变奏的序章(上)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2250 2015-02-17 10:51:52

    这天下午,宫千世和府里的姐妹在湖里乘船赏莲,这艘船没有船蓬,只在两边设置了雕栏。除了船两头撑船掌舵的木头人,船里坐的皆是四象家的小姐,丫鬟并没带上。

  荷叶田田,莲花盛放,女孩子们唧唧喳喳,有说要准备收莲花上的露水的,有说要折些莲叶回去蒸荷包饭的,有说等不及想摘莲蓬吃的,有说昨个读了咏莲的好诗词的……众人谈笑个不停,除了宫千世,只见她身倚船栏,低头望着湖面正自发呆。

  “你们快瞧瞧!”朱伯琥蓦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过来,再指了指宫千世。“自从搬进苍龙院,凌姐姐就不常出来玩了,我原以为是爷拘得紧,还巴巴的让姐姐带上这东西,一并连面都不让我们见了。”她伸手将面纱一撩拨。“现在看来竟是我错想了,你们瞧,今个难得人到得齐全,凌姐姐不好好陪我们玩,反而怔怔地望着湖水出神,还不知在想谁呢!”语毕,自己先撑不住笑了。

  “我哪有想他!”

  宫千世反射性脱口而出,可话甫出口她就后悔了。

  船上众人登时笑作一团,宫千世则飞红了脸,就要来拧朱伯琥的嘴,却不想白小小突然扑进她的怀里,咯咯笑道:“凌姐姐,你成日陪着爷,今日难得同我们一处却只还想着爷,”说着不依地嘤咛一声。“怪道我上次送机关大虫给你玩,你只痴痴地摸了一会儿便问我说,爷每日上朝都是骑这个的吗?哼哼,原来是这个缘故啊!”

  语毕,众人笑得更加厉害,宫千世则涨红了脸,又羞又急地拧住白小小的脸,不让她逃走,然后转向众人娇嗔道:“你们,你们这些人平日里不学好,现在就知道来打趣我,看我……啊!”

  船身骤然一个晃动,白小小趁势挣脱开去,宫千世依惯性向后倒去,转身跌进了朱伯琥的怀里,船又猛地停住,吓得她赶紧搂住朱伯琥的腰,但仍嘴硬地说道:“这,这次就先放过你们。”毕竟在船上乱动不安全。

  可好一会,宫千世才察觉到周围安静得有些不对劲,她抬起身,发现船已完全停下,众姐妹皆屏气敛声,表情严肃紧张,如临大敌。宫千世亦被这紧张的气氛感染,一并连大气也不敢出,只觉得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

  倏然,船身四周的湖面冲出数道黑色身影,同一时间,除玄冷凤和朱伯琥外,船上所有人皆飞身而起,各自化出兵器与来人兵戎交接。

  玄冷凤神色凛冽,站立船头,掌心朱红寒气凝聚,瞬间化成一柄寒光逼人的长剑。朱伯琥以手护住宫千世,另一手掌中也凝聚着内力,蓄势待发。开始,女孩子们以一敌十毫不费力,可渐渐的,从湖面飞出的黑影越来越多,战局一时呈倒转之势,连玄冷凤也不得已飞身离船应战。

  宫千世不由得攥紧朱伯琥的衣摆,顿时瞠目结舌,“伯琥,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她竭力压制住心中的惧意,几乎瑟缩成一团。

  “别怕。”朱伯琥轻声安慰着,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因为她知道今日府里面并没留什么人。

  宫千世略一颔首,虽然仍搞不清楚状况,但心下多少猜得几分,不过最出乎她之意料的是,那些纤弱柔美的姐妹竟然个个都身手不凡,真是身藏不露……欸,等等!

  “原来你们都会武功啊,难怪每每捶丸我总是输。”她恍然道。

  朱伯琥听了险些失笑破功,急得她差点跺脚。“都什么时候了你只想到这些个事,你一点也不害怕吗?”她不是最怕这些利器的吗?怎么还有心情说笑?

  “怕啊……”宫千世嗫嚅着,有些出神地看着那些娇小的身影不断击退来人,而那些黑影则接连自爆成黑烟,化为乌有,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的惧怕也悄悄减淡。“可是你们都好厉害啊!而且……”

  她缓缓转向朱伯琥,幽幽说道:“你们会保护我的,是吧……”

  这句话让朱伯琥心头莫名一紧,也看向宫千世,虽有面纱遮挡,但她还是能感受到宫千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孤寂落寞。脸色一缓,朱伯琥正要开口,眸光倏地又是一凝,同时抬手一甩,瞬间从她手中飞出一道白光,将水中突然窜出的铁链击碎。

  但紧接着,数十道铁链同时飞出水面,袭向两人。

  朱伯琥见状手中白光连发,铁链同样是源源不断,前仆后继。突然,在她击落宫千世身后的攻击时船身猛震,让她出现了瞬间的空挡,以至她不防被更密集袭来的铁链缠住一边手腕。情急之下,朱伯琥忙伸手将宫千世一推让她避过几道攻击,自己却被铁链缠身,拖入湖里,铁链攻击也随之停止。

  “不!伯琥!”

  宫千世惊喘着爬起身,双手撑着栏杆在湖面急切地寻找着,却是什么也看不见,就在此时,她余光察觉有异,扭头看去,却见空中一黑色身影,正掣剑向她袭来。

  惨了……

  宫千世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也正是在这一瞬间,她明白了练过和没练习过的差别就在于关键时刻能否做出恰当的反应,譬如没练过的她此刻只能傻傻地看着危险步步逼近,身体却无法有所行动。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剑尖即将接近宫千世的刹那,黑衣人竟连人带剑停滞在空中。

  原来,宫千世眼前骤然出现了一道颀长的身影,是一名白衣胜雪的绝代少年,只见他用两指夹住黑衣人的剑端,任凭对方怎么撼动也无法将剑抽出。

  冷眼打量着对方徒劳的挣扎,白衣少年唇角轻勾,两指运力,只一错,就将指间之剑折为两段,剑断瞬间,他顺势将手向前,对准黑衣人腕部用指背轻轻一击,黑衣人便闷哼一声,手中断剑被震飞出去。不容对方有喘息的余地,少年以迅雷之势对准黑衣人的胸口只一掌,就让对方烟化消散了,整个过程一气喝成,快得让人看不清动作招势。

  宫千世痴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思绪运转显然跟不上情势变化,直到感到忽然缠在腰间的披帛,她才吓得一声惊呼。

  白衣少年听闻忙回身手将手一扬,披帛便被一道利风割断,宫千世则因船身的摇晃倒卧在船底,为了不让帮不上任何忙的自己暴露于外,她顺势反身趴下,捂耳闭眼不敢再动弹。

  有了白衣少年的加入,战况顷刻间逆转,很快,湖面再也没有黑衣人窜出,情势似乎转危为安,可就在这时——

  “快救姑娘离开!”

  倏然一声急呼,湖面的另一边,朱伯琥腾空跃出,脚点荷叶急急飞向船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