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四十七章 暗流涌动(二)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2277 2015-03-15 11:52:36

    谈话间,丫鬟们已将餐食碗筷布置完毕,宫千世便提箸打量着今日的早饭,只见她的是一碟里面装着两个小巧的白色并绿色的糕饼,外加一个小馒头,以及一碗用每日清晨收的荷花上的露珠熬制的薏米芡实粳米粥,另外还有一小盅炖燕窝。

  由于宫千世的脾胃已经调理得差不多,她如今的脸色也开始红润而不复最初的苍白,人也不会像开始那般清瘦了,所以现在,玄冷凤便吩咐人配了这种药食同源的糕点给她每日食用。

  那碟中白色的糕饼是用黑、绿、红、黄和白五色豆子掐成的馅,再混以芝麻核桃粉,另取玫瑰和茉莉两种花瓣洗净晒干舂成粉末一起加进揉成馅团,包进甜杏仁面擀成的皮,入模具压制成型蒸得的;墨绿色的糕饼则是莲蓉红枣茯苓馅,配以少量炀好的鹿角胶及淮山和枸杞粉,饼皮则是用首乌粉掺糯米粉揉成的。

  宫千世慢条斯理地咀嚼着,已不再是无论多饿都反胃的状态了。餐后,两人漱口盥手闭,却见朱伯琥走了进来,宫千世便立刻迎了上去。

  “怎么样,一切无恙吧,可曾受凉……”宫千世边问边来回打量。

  “没事没事!”朱伯琥笑着按住宫千世到处乱摸的手,再偷偷给玄冷凤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便托词离开,她才笑嘻嘻说道:“我水性好得很呢,而且凭昨日那些人还伤不到我们。”

  宫千世尤不放心地查看一番。“我知道你们厉害,可就怕万一嘛。”转身拉着朱伯琥坐下。“你早饭用过了吗?”

  “用过了,这不怕你惦念就立马赶过来了嘛。”

  “那就好……你陪我去瞧瞧姐妹们吧,不亲眼确定她们没事我还是很难放心。”

  于是,两人便携手出了苍龙院。

  瞄了眼安静不语的宫千世,朱伯琥忍不住问道:“凌姐姐,你怎么不问昨天的事呢?还是已经问过别人了。”她难道都不好奇吗?

  “不曾问过。”宫千世摇摇头。“想来昨日那些,必有它来的道理,而这个中道理嘛……我毕竟才来没多久,连许多基本的东西都尚未了解清楚,即便我问你们回答了,我也未必能听得懂,索性先慢慢学着,指不定到时就容易懂了。”

  而且,这个时期并没有什么内忧外患,如果真有什么要紧事,再结合昨天的经历考虑,或许同胤朝创立时那个邪术一脉有关,倘若真是如此,那必是机密要事,她就更不方便问了。

  宫千世是这么考量的,但另一方面,她是觉得自己现在过的很开心,也清楚这开心拥有得莫名,正因为此她才怕会哪天会莫名失去,更很担心这种日子会稍纵即逝。故此,她只敢安心享受现状,而不敢因贪心好奇去刨根问底,导致这开心又变回不开心。

  朱伯琥闻言不由暗自讶异,同时也松了口气,这样就不用费心隐瞒她了……

  “不过我只问一样。”宫千世突然开口道。

  诶,什么?朱伯琥刚松下的心蓦地又一紧。

  宫千世略一沉吟。“昨天我离开得匆忙,并未看清救我那人,只约莫听见你们喊他小师父,他可就是你们平日里常提起的那位‘小师父’?”

  心立刻放松,“是啊,就是他!”朱伯琥顽皮地挤挤眼睛,似乎变得有点兴奋。“怎么样,我们小师父是不是风华绝代啊!”

  宫千世含笑嗔她一眼。“我那会子哪就有工夫去理会,顶多离开时瞥了眼他的背影。”

  那真是太可惜了!

  朱伯琥流露出惋惜的神色,“好吧,背影也很风华绝代!”她安慰。

  宫千世不在意地耸耸肩,未置可否。

  “你们为什么叫他小师父呢?是因为年龄小吗?”虽然经常从她们谈话中听到“小师父”,但具体的相关事宜她却一无所知。

  “那倒不是!”朱伯琥伸出食指摇了摇。“我们四象家的人从小修行术法或是修习其他东西都有正式的师父,而这个小师父……嗯,算是四象家的远亲吧,加之他也是武林中人,四象家便请他负责带我们到武林历练,同时呢,他也教习我们武功,实则就是我们的师父,只是为了区别于其他师父,且想着他与我们年龄相仿又相亲厚的,便称呼他为‘小师父’了!”

  “原来如此。”宫千世略一颔首。“昨日多得有他,不知他无恙否?哪天你替我多谢他救命之恩。”

  “我晓得。”朱伯琥拍拍胸脯。“你放心,我们小师父武功高强,想要伤到他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我再问一样。”

  耶?不是只问一样吗?

  “……什么?”

  “爷他这几天……”

  宫千世没再说下去,朱伯琥却明白她要问什么,“你不用担心,”她拍拍宫千世的肩膀。“爷必然是闲不了的,但就这些事还累不着他。”

  “我知道……我只是瞧着他消瘦憔悴了许多……”

  那还不是为了她!

  朱伯琥将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吞回去,差点没因此咬到舌头。

  “所以啊,你呢,就更要好好学习着了,服侍妥当才能为爷分点忧嘛。”

  宫千世点点头,“我会的。”她承诺。

  接着,两人去给各房长辈请了安,也一一探望了各位姐妹,看到大家活蹦乱跳安好得跟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宫千世才放下心来,最后在青龙家主母房里用过午饭,两人便告辞返回苍龙院。

  “伯琥?”一路上,宫千世注意到下人们张灯结彩忙碌个不停,还有的地方在铺红地毯和布置帷幔之类的东西。“最近有什么节庆祭奠吗?”

  朱伯琥摇头否认。“是半个月后宫里的娘娘要回来省亲。”

  “这个时候回来?”

  “嗯,虽不是什么大日子,但天子皇恩浩荡,念及各宫辛苦,特准妃嫔回娘家省亲。”

  唔,她还没见识过省亲这种场面呢,到时可要饱饱眼福。

  打定主意,宫千世又想起自己还从未听人提起过娘娘的事。

  “这位娘娘是个怎样的人呢?”她忙问。

  朱伯琥静默片刻,只淡淡说道:“即便像我们这种礼教严谨的世家,也未必人人都是知书达礼、端庄识大体的……”她并没有直接回答。

  宫千世心下了然,便不再询问,此时,只见德靖远远地赶了过来。

  “凌姑娘好,朱大姑娘好。”德靖躬身打千。“爷让小的来给凌姑娘传个话,这几天府里人多嘈杂,让姑娘别到外头,只待在苍龙院里等着爷回来便好。”

  “嗯,我知道了。”宫千世温顺地答应。“那爷什么时候回来?”

  “估摸着也要十天后才回来。”

  “……那好吧,你告诉爷,我会乖乖待在苍龙院的。德靖,你且好生照顾爷。”

  “那是自然。若无他事,小的就先告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