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三十七章 亲事忽定,皇宫惊变(下)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1988 2015-02-05 11:42:05

    成帝松下戒备,闭目凝神片刻。“来人!”

  数十道身影应声出现,齐跪在龙床四周。

  “有迹可寻否?”成帝慢慢睁眼,沉声问道。

  为首一人答道:“阵法开至四象家外围百里之广,皇宫内更是密布,然刚才那人仿若凭空出现,未探测出任何潜入迹象,如今整个阵法之内,亦探测不到他半点气息。”

  成帝沉思片刻,“此次阵法特为探测他们所设,奈何能来无影去无踪,莫非他之道行已在此阵法之上,故而察觉不出……”他又沉吟半晌。“现下可是寻不到他半点踪迹了?”

  “属下一干皆感应不到,如有隐藏极深的蛛丝马迹还需稍后向四象家之人确认才可得知。不过属下愚钝,不知陛下适才为何不下令捉拿,他只一人前来,岂非翁中捉鳖?”

  “不可。”成帝略一摇首。“此次事有蹊跷,不可轻举妄动。”

  翌日,苍龙院书房内,两人正在商谈密事。

  “昨夜‘他’果真出现了!”

  “哦?‘他’可曾中计?”

  “中计乃意料之中,只是……‘他’之来去无踪实在令人不解,若真是修为在阵法之上,‘他’便不会舍易而求难,而且……”他心中一直有股甚为强烈的不协调之感,却又想不通具体是哪里不对劲。

  “万莫定性思考,此事需另做他想也未可知。”

  “实然……现下只能将计就计。附耳上来,如此这般……”

  “……可会伤及到她?”

  “惊吓恐怕难以避免。”

  “这……”

  “此事犹豫不得,如若不然,她受到的就并非惊吓而已,况且此皆她之命数。”

  “……也罢,但万不可再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两人商议毕,忽听门外通报宫千世来请安。

  “给爷请安。”宫千世进来后便恭恭敬敬地向幕轩宇福身行礼。

  自从定亲之后,宫千世便称幕轩宇为“爷”,因为她至尽尚不知道幕轩宇真正的名讳,也不曾去过问。

  反正,他姓甚名谁有什么不同吗?就好比她,不是“宫梦玥”,也不是什么“出千才出世”的人,更不是她自己随口编的什么“凌潇潇”,她就是她啊,与名姓无关。幕轩宇不也一样,他就是他,宫千世看到的只是眼前的这个对她极好的人,凭他叫什么又有什么相干呢!

  持着这份想法,她便这般称呼他,虽然开始只是她一时顽皮学着下人混叫的。

  “哎呀!近两月未见,凌姑娘竟变化如此之大。”幕轩宇旁边的人笑容满面地惊讶道。

  “嗯?”宫千世一怔,这才抬眸觑了那人一眼,随即又垂眸问道:“不知公子是……”

  “嘎……”那人的笑容立刻冻结在脸上。“姑娘,不记得在下了么?”

  宫千世又瞧了他一眼,垂眸略一思索,然后有些犹豫地微微摇了摇头。

  未待那人出声,幕轩宇便抢先道:“你无须记得。”又赶在那人抗议之前对她吩咐道:“你且先去厢房,我稍后便来。”

  宫千世喏声离开,还不等那人对幕轩宇抗议出来,门外忽然“啊”的一声,一个小脑袋又探了回来。

  “我想起来了,你是南宫,呃,或字加两撇。”宫千世怯声嗫嚅着,这才想起他便是景醉楼之上那个对她出示过刻有“彧”字玉牌的南宫彧。

  南宫彧登时心下一喜,却马上又跨下脸来,什么叫或字加两撇?

  “咳咳,姑娘竟然记得在下,实在让在下受宠若惊。”他“大惊大喜”后恢复了一贯的亲切近人。

  宫千世微赧着抱以歉然的一笑,当时她根本就没敢看他们的脸,所以几乎记不得。

  幕轩宇瞥了言语夸张的南宫彧一眼,便对宫千世和颜道:“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你先下去罢。”

  “是。”宫千世乖乖地离开了。

  “你你你,”南宫彧不敢相信地张张嘴,顿觉一肚子火大。“这算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要紧!凌姑娘好不容易记起我,你就让她这么走了不成?”

  “她无须记得你。”更无须留在这里对“别人”笑!

  “什么无须记得!你又凭什么不让我与她叙旧!”

  “有何旧可叙!见一面已是多余!”

  “耶!多余?!别忘了她可是我的……”

  “她现在是我的人了!”幕轩宇断然为这个话题画上句点。

  南宫彧单眉一挑,不可思议地“哈”了一声,随即神色变得有些暧昧。

  啧啧,从来不知道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变态的占有欲啊。

  “是哦!你就这么确定?要知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话……”瞥见幕轩宇脸色兀沉,他连忙识相地打个哈哈转开话题。“只是真没想到,她会变化这般大,竟然对你如此言听计从。”调侃打趣地语气。

  “这是自然!”

  ……这小子!

  南宫彧忿忿地看着隐有得意之色的幕轩宇,却不知道他心里并没有嘴上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原本,幕轩宇也以为宫千世会很难沟通,恐怕日后相处不是无视他的话,就是随她心思想怎样便怎样,而他似乎无法狠下心对她强制些什么,若真这样下去,最终很有可能导致他夫纲不振。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宫千世不但学东西极快,对那些规矩也遵守得极好,虽然她本是“学识浅礼数无”,但只要学到了就马上能做到,对待他也越发乖顺起来,完全无需他多说什么,实在大大高出他最初的期望值,但正是因为高出太多反倒让他心下有些不稳。

  想到此,幕轩宇忍不住追加了一句。“但凡吾之吩咐,她没有不遵从的。”这话与其是说给别人听的,倒不如说是劝慰他自己的。

  “哦?”南宫彧不禁挑眉,隐隐有些不以为意。

  那次唯一的相处经历,他就看出宫千世的忍气吞声,看出她心里纵使有疑异,能不表露就不表露。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她对幕轩宇的言听计从是只听他的话呢,还是一贯闷声承受的表现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