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二十章 霰瑕无情玄冷凤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1805 2014-09-07 17:15:23

    黄龙盘绕后,宫千世便开始坠落,突然,她浑身一震,心口一惊,睁开双眼。

  咦……她这是在床上吗?

  宫千世缓缓坐起身来,头脑仍旧一片糨糊,她瞧见自己身穿月影纱对襟并莹黄小衣,身上盖着五彩祥云锦被,正坐在红漆雕木绣花床上,又见床前立着一架大屏风,屏风上画的是五美扑蝶戏犬垂钓图。

  唔,屏风外面都看不到啊,不过这美人画得倒是栩栩如生,尤其是最美的那位,竟如真人一般……欸~~等等!

  宫千世登时屏住呼吸,因为她发现最美的那个就是个真人,而且那美人的眼珠竟然放着红光。

  “你,你你……吸,吸血……”宫千世颤抖着手指向美人,惊恐得连话都说不溜。“红,红光……啊!没,没……”

  美人眸中的红光骤然消失,逐渐浮现的肃杀冷光更让人看得背脊骨发凉,倏然,只一闪,美人便来到了宫千世的身前,冷冷问道:“你为何看得到?”声音语气都冷冽得骇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见啊!可这不能怪她吧!

  心下罕异着,宫千世却吓得不敢乱动,因为自己的脖子上正架着把寒气逼人的匕首。

  “为何不说话!?”美人眸光更冷,隐隐迸发出杀机,浑身上下也散发出另人窒息的杀气。

  她不是不说啊,实在是被吓得发不出声音来了!

  暗自疑惧着,宫千世微启檀口,本想如是回答,却无奈地发现自己被吓得出不了声。

  “嗯?”美人凤眼微眯,将匕首贴得更近。

  你你你,别乱动啊,万一手抖了是好玩的么?!

  宫千世顿觉手足无措,心中早已欲哭无泪,但她淡漠的表情在美人眼里,可不是这么认为。

  “说!”兀的一声冷喝,美人杀气更重。

  宫千世见状简直惶恐万分,就在她想着要不要就此装晕之刻,屏风外传来一声怒斥——

  “放肆!还不快退下!”

  闻言,美人眸光一凛,收刀迅速后退,身影一晃,便在宫千世眼前凭空消失。

  “凌姑娘受惊了。”屏风外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是温和的语气。

  咦?这声音是……

  “幕……”宫千世抖着唇,终于能发出声音,却像被掐住脖子的小鸡一样难听,她赶紧清清嗓子,抚摩着心口问道:“是幕公子吗?”

  “是。”屏风外的人——幕轩宇款言道:“方才是冷凤无礼,姑娘无恙否?”

  “否,呃,咳,没事……还好公子出现的及时。”

  “待会吾定让她向姑娘赔罪。”

  稍待片刻,幕轩宇转而向旁边吩咐了几句,又再对宫千世轻声道:“姑娘请先更衣,吾暂且离开。”

  语毕,屏风上的影子就消失了,紧接着,从屏风后面转入两个面容清秀、身材窈窕的丫鬟,她们在床前对宫千世福身行礼。

  “奴婢闻蝉/落鹃,见过姑娘,请姑娘下床更衣。”

  “嗯?哦……”犹在云里雾里的宫千世下床后,便任由两个丫鬟摆布。

  早在她清醒的一瞬间,那个奇怪的“梦”的相关记忆就都被她忘在了九霄云外,她现在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石亭饮桃花酿的那一刻。

  房外游廊之上,幕轩宇背手伫立,适才的美人——玄氏冷凤,正垂首单膝跪在他的身后。

  “你怎会这般卤莽!”幕轩宇沉声低斥,面容冷俊。

  “属下知罪,愿领责罚。”玄冷凤恭敬断然道,面上却依旧冷冰冰的。

  “吾知你离府久,心悬此次之事,但也不该甫一回来,未弄清事情原委便这般冲动!你向来最是冷静,怎地这次如此乱来……”语气渐渐缓和下来。“罢了,念你初犯,只向凌姑娘好好赔罪才是,但下不为例!”

  “遵命!”

  房内,宫千世更衣梳妆完毕,便在闻蝉等人的带领下,经抄手游廊从厢房来至正房外。

  “凌姑娘来了。”门口的小丫鬟一边通传一边打起帘子让她们进入。

  绕过金漆雕木大屏门,宫千世跟着右转向里间走去,刚进到里面,就遇上玄冷凤拱手低头向她来赔罪。

  “没,没事。”宫千世连忙抬手虚扶,依指示就桌坐下后,仍然心有余悸。

  “玄氏冷凤见过凌姑娘。”玄冷凤说着便单膝跪地行礼,宫千世见了倒有些不好意思,便立刻将她扶起。

  圆桌对面的幕轩宇解释道:“以后就由她负责姑娘的安全。”

  负责她的安全?

  宫千世闻言,忍不住细细打量站在幕轩宇身侧的玄冷凤。只见她一身白色劲装,发如墨绸,雪肤凝脂,容颜绝美,身影嫣然,细柳眉间英气逼人,水杏眼里寒光凛冽,冷若寒冰侵骨,美似凤凰来仪,静时寒梅傲雪,动时凤翥鸾回。

  冷凤,冷凤,还真的是个冷若冰霜的美丽凤凰呢!

  宫千世心下暗暗赞叹,但回想起方才面对面的经历还是有些怕怕的。

  其实,美丽如斯的玄冷凤在武林有个称号,叫做“霰瑕无情”——传说那次玄冷凤出了个剿灭山贼的任务,时值寒冬十月,漫天飘霰,众人已觉得那冰冷的霰珠甚是无情,不料玄冷凤一出现,霰之间隙处充斥的杀气更加冷冽更加无情,相比之下,冰冷的霰珠倒是温暖有情之物了……

  单看玄冷凤柔若无骨的纤纤娇躯,谁也不会想到她会是四象家女辈中名列前茅的高手,更不会想到她就是武林中那个另人闻之变色的“霰瑕无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