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十四章 遇而既见,寻而何往(上)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2015 2014-08-10 16:59:24

    宫千世听闻此时是她最佩服的胤成帝当政,不由感慨万分。

  她一直很佩服那种人,虽然她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会忍气吞声、默默承受,即便后来有报仇的机会她也决不会那样做,但是,她做不到付之度外,一笑了之,心里也会有希望欺负她的那些人遭报应的念头。

  所以,她以前黯然伤神的时候,都会把胤成帝少年时便能以德报怨的故事看一遍,人家遇到那种事尚能如此,相比之下自己的遭遇又算得了什么。这虽不能让她完全释怀,但多少还是舒解了一点。

  要不是孔子说过,吾未见好德如好铯者,她一定会认定这些德行广大之人能做到那种境地,是因为他们追求美德就像别人垂涎美色一样。

  眯眯眼,宫千世情不自禁呢喃道:“唔,真想见见崇颢皇帝啊……”

  南宫彧和幕轩宇听后不由皱眉相视一眼,还是南宫彧开口问道:“哦!姑娘为何想见?”

  宫千世仍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下意识地回答说:“垂涎美色……”话一出口马上回过神来,赶紧改口道:“咳咳,我是说仰慕他的美德。”

  南宫彧单眉一扬,意味深长地看了幕轩宇一眼。“姑娘也知晓我朝天子?”

  “当然知道了,”宫千世点点头。“虽是远帮异族,但贵朝天子的威仪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那么一位高德圣君,叫我如何不仰慕?还有啊,听说京城的四象之家很是厉害呢,我也很想见识一下。”

  嗯?那为何却连朝代年号也一概不知。

  “这倒巧了。”南宫彧指了指自己抹额上的苍龙团纹。“在下便是青龙家的人。”

  “诶~~”宫千世有些意外,她记得在历史书上见过四象家的家纹,好像是这样的没错,然后,她又注意到幕轩宇衣服上的暗纹也是这个图案。“可是,青龙家不是姓青吗?”

  南宫彧颔首,“是,不过有时外出,我们需要另用别名。”说着掏出一块青玉牌子,其正面除了苍龙团纹还阳刻着一个“彧”字。

  宫千世恍然于心。“哦,这样啊……”原来她用的是假名,他们用的也是假名。

  不过既然是青龙家的人,她就没什么好疑畏的了,之前对他们还存有戒心,现在知道有他们相陪反而更放心了。

  嗯,这次就把环境熟悉一下,下次能带文雅过来的话就方便得多了。

  安下心来,宫千世继续提箸吃菜,却突然发觉整桌菜好像没动多少,便狐疑地左右看了看。“两位公子都不吃饭吗?”

  闻言,南宫彧跟幕轩宇不禁相视苦笑,急忙举箸,免得宫千世因不好意思也停下来。

  唉,这已经是他们连续吃的第二顿了……

  用过饭,南宫彧提议让宫千世先换身汉服,于是,一行三人便乘马车前往青龙家附近的一处宅邸。

  车辚辚,马萧萧,坐在车里的宫千世仍旧垂眸缄默,虽说不再有戒心,但两个男子坐在对面还是让她很不自在,尤其是自己的这身装束……

  宫千世盯着自己的校服格子裙,非常后悔今天穿的是过膝长筒袜——两截暴露在外的雪白大腿让她觉得格外刺眼。微微抬眸觑了对面一眼,那两人密封不漏的衣裤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不该暴露的地方。

  若无其事地转身望向窗外,宫千世仿佛突然被外面的景致吸引了一般,手却悄悄扯过旁边的一条毯子,严严实实地将双腿全部盖住,紧接着连两只脚也往后缩,直缩到毯子下面她才暗暗松了口气。

  看着细纱窗外古典繁华的街景,宫千世渐渐神思朦胧,竟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拍摄。

  “哎呀!姑娘这是在摄魂么?”南宫彧夸张地惊喘道。

  “嘎?什么?”突如其来的询问把宫千世手机都吓掉了,她慌忙拾起塞回包里,摇头摆手道:“不是不是……呃,那个,是因为,因为里面关着不少魂魄嘛,我刚才那样做是给他们建房子呢,对,建房子!要不那些魂魄没地方住很可怜的。”语毕还连连点头以示所言不虚。

  得儿蹬,玎玲铛,马车很快到达目的地,南宫彧两人相继下了车。

  宫千世自车内缓缓探出身,盯着地上的小杌子竟显得有些紧张,幕轩宇见状,便向她伸出手。只稍做犹豫,宫千世便抬手握在了幕轩宇的腕子上而非直接抓住他的手,借力踩着杌子下了车,甫站稳便立刻松开。

  丫鬟带着宫千世穿过垂花门去更衣,而南宫彧同幕轩宇则到书房等待和商议。

  “如何?”问话的是幕轩宇。“她是否是刺客?”有前车之鉴他不得不留心。

  微微摆首,“凌姑娘的门派之说皆是诳语虚言。”南宫彧掀起茶盖刮去浮沫,轻呷了一口茶。

  “哦?”幕轩宇刮茶沫的动作一顿。

  “你去更衣那会,”南宫彧故意停下来,戏谑地觑了幕轩宇一眼,再故意慢慢喝了口茶,直到看见对方眼中的尴尬和不悦后才忍笑继续说道:“我曾与她謦欬,统共寥寥几句提及门派的话语,皆与她教训顽徒时所言相左,可见皆是她胡诌的。此外诸如帮族之事,大抵亦然。”

  幕轩宇恍然。“即如此,马车内她所说的岂非也相左了,可那摄魂术如何假得?”

  “具体如何做到的我尚未弄清,只知她武功内力全无。”

  “何以见得?”

  “离开雅间那会儿,她不是跌到了么,是我有意为之,目的是有机会扶住她。”

  幕轩宇了然地点点头,如此一来确实可以乘机探测对方虚实,只是,他依然记得宫千世倒在南宫彧怀里的那一幕,心下竟隐隐泛出从未感受过的莫名不悦。

  压下心中的异样,他沉吟道:“那便可以确定她绝非那边之人……吾亦曾怀疑她用美人计,经过判断才知并非如此……”

  南宫彧剑眉一挑。“哦?愿闻其详。只是,凌姑娘何尝用了美人计?”

  注:此处“謦欬”即为倾偈,意即谈话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