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十章 华天门人是虚言,四象家中有真龙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3824 2014-07-02 16:44:27

    宫千世想好对策,便在心中劝慰自己镇定下来,以免到时因慌张而露出马脚。

  这时,唱双簧的主仆二人终于停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听众根本就没在听,而如同冰雕一样丝毫不动,甚至连眼睛也瞥向旁边。

  藐视,她这绝对是藐视!

  纨绔子弟登时火冒三丈,觉得自个儿颜面大失。“你这个小娘子竟敢这般无礼,本大爷在这里讲了许多你得的好处,你竟然当老子全都是在放狗屁!”

  咦?她没有啊!

  宫千世在心里纳闷道。

  “爷,您别生气,为这种事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贴身小厮好言劝着,再觑了一眼宫千世。“定是哪个小帮小族来的,哪识得爷说的那些好处,只不定现下心里惊奇得怎么样呢!”

  喂喂喂,她只是忘了换身衣裳而已,还真把她当成披发左衽的蛮子啊。

  宫千世不悦地腹诽着。

  “既然有人不识抬举,爷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哼!说得有理!小的们,给我……”

  “等等!”宫千世抬起右手阻止,同时左手从包里掏出手机对准镜头。

  “你竟敢喊……”只听“喀嚓”一声,纨绔子弟不由噤声。

  宫千世又将摄像头对准小厮。“你!笑一个!”然后又是“喀嚓”一声。

  瞧见小厮真的咧嘴傻笑,纨绔子弟气得照他脑袋就是一掌。

  “喏,”宫千世将屏幕展示给主仆两人,故弄玄虚道:“你们各自被我摄取了一魂一魄,现在若是求饶,或许还能放你们一马,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见此情形,主仆两人心下皆稍有惊疑,但就此打住又未免太过丢人。于是,纨绔子弟佯装镇定道:“胡扯,分明是在戏弄于人!”

  暗暗叹了口气,宫千世只得继续瞎遍道:“我乃华天门昆无派第五代传人,此乃我派独传之摄魂秘术,”这些话讲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晃晃手机又继续说道:“才刚摄取的一魂一魄已被我关在此间,你们如今只剩两魂六魄了!”

  “……你说的什么门派老子根本不曾听过,恐是你胡诌的!”

  “远帮异族,我又是我门入中原的第一人,尔等自然不曾听闻。”宫千世说得煞有介事,心里却祈祷这帮人快些买帐。

  这话听上去不无道理,她手中的盒子也很稀奇,可纨绔子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又怀疑盒子里的人像是什么障眼法之类的骗术,再加上他得美人心切,一时倒还真没被唬住。

  “什么摄魂术,不过是唬人罢了。来啊!先给我把那个盒子抢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宫千世不再犹豫,抬手对准小厮沉喝一声,按下按纽,只是因为紧张连按了两下,同时“喀嚓喀嚓”将四个护院也用手机拍下。

  小厮哀号一声,竟倒地抽搐不止,众人见状皆觳觫惶恐,不敢再轻举妄动。

  宫千世也被吓到了,她没想到承受两发会这么严重,看着痛苦抽搐的小厮,她也觉得挺可怜的。

  唉,何苦逼得她出手呢……

  不过在旁人看来,宫千世一脸冷漠地睥睨着地上的人受罪,倒有几分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意味,更让人觉得有些可怖。小厮直抽搐了有半分钟,才舌头一伸,两眼一翻,把头一歪晕厥过去,看上去却也吓人。

  缓缓神,宫千世决定演戏演到底,以免变故再生。于是,她便假意叹道:“唉,我已经提醒过了,你们又何苦自讨苦吃呢,”徐步走上前去,她将手机在纨绔子弟的眼前摇了摇。“这盒子不过是用来装魂魄的,让他们在里面受无吃无喝之苦的折磨,若将它打碎,所装魂魄立刻烟消云散。再者,你们便是抢了去也不要紧,操纵所摄魂魄的能力终归在我手上,只我一想便可,比如刚才。”

  “你,你,你把他怎样了?”纨绔子弟已然有些声颤气短。

  “还能怎样,不过把他那一魂一魄撕碎了而已。”故意停顿一会儿。“别急,他还是会醒过来的,只可惜……”

  “怎,怎样?”

  故意负手环绕纨绔子弟几步,宫千世才幽幽道来:“我也说不准,只知道,以前被我撕碎魂魄的人醒来之后嘛……都疯了!他们中啊,有的以为自己是狗彘,便躲进了猪圈与猪同吃同睡……有的啊,一醒来便鬼哭狼嚎的要抹脖子上吊,还有的啊……”凑近纨绔子弟的耳边压低声音。“壮实的跟头熊似的大汉,竟然跑去青楼哀求人糟蹋他……”

  嘿嘿,如果现在手机里有什么音频配合着播放效果一定更好!

  “唉~~说来也怪我不好,只因我修行尚浅,下手轻重还未能控制得当,家师亦曾嘱咐我不可轻易出手。现在,就不知道他醒来后会变得怎样了……”说着宫千世又从四个护院跟前走过,将照片依次示与他们。“看吧,才刚我一时拿捏不好,竟摄去你们这么多魂魄。”

  满意地看着震惊的主仆几人,宫千世水眸一转,再度计上心头。环着手臂,她又踱步来到纨绔子弟的面前。

  “你说,我是砸了这盒子让你们魂飞魄散就地而亡的好呢?还是单撕碎这里面的魂魄好呢?”把眼一瞪,她故意恶狠狠道:“哼!适才竟敢藐视我门秘术。既然来到中原,便拿你们开刀好了,也让你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话语未落,只听“扑通”一声,纨绔子弟两腿一软竟跪了下来,四个护院见状也跟着俯膝跪地。

  “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啊!是小人我有眼无珠,不想冒犯了女侠,饶命啊!”

  闪身躲过扑上来抱大腿的纨绔子弟,宫千世心里又好笑又别扭。她把脸一扭,佯装生气道:“哼!饶了你?若饶了你别人还以为我门派都是好欺负的,此番是再饶不得了!”

  “女侠啊~~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一条贱命吧,权当我是鬼迷了心窍,可怜可怜我吧~~像女侠这般本事,再没人敢小瞧的,放过小人吧~~”纨绔子弟以头碰地,四个护院也连呼饶命。“若女侠能高抬贵手,我定奉上千金权表迎接贵派之意!”

  哈!就等你这句话了!

  掩住心中的窃笑,宫千世故意厉声喝道:“够了!吵得我实在心烦!”把手狠狠一甩。“念你们初犯就饶你们这一回,下次再犯,定不轻饶。”

  “多谢女侠不杀之恩!多谢女侠不杀之恩!那,那小人的魂魄……”

  “哼!也罢!我门派来中原也并非是为与你们为敌,但自来摄魂就没有白白放回的道理!那四人各需得……也罢,统共要五两银子,快些拿来,修补被撕碎的魂魄还要些工夫呢!”

  “是是是!”纨绔子弟连忙从地上的小厮身上摸出银票,恭恭敬敬地奉上。

  装摸做样地念念有词,宫千世把手一挥说道:“好了!离开吧!”

  纨绔子弟又摸出一叠银票,谄颜媚笑递上道:“一点心意,还望女侠笑纳。”

  宫千世单眉一挑,并不想收。若非刚才为了脱身,她也不忍心这样愚弄他人,况且现在手中的已经够买不少东西了,可若是拒绝,少不得又是一番纠缠……

  思忖毕,宫千世呵斥道:“放肆!我何尝叫你这样做了!进入中原前,家师再三叮嘱,万不可仗势收授他人钱财。你这样做,是要我违抗师命呢,还是暗讽我门派是仗势欺人的歪门邪道!”看着纨绔子弟仍有犹豫,她只好拣些更狠的话骂道:“凭你也配让我笑纳不成,还不快离开!”

  纨绔子弟唯唯诺诺,让人搀扶着起来就要离开。谁知忽来一声沉喝,一群人从旁边鱼贯而入,为首的一个喝道:“大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来人,将他们都押回去!”来者原来是巡查,他们三两下便将纨绔子弟等人带走。

  为首那个又转向宫千世,后者则有些不安地攥紧银票。

  他想干嘛?不会是想把这些银票当成什么物证带走吧……

  没想到那人一拱手。“姑娘受惊了,衙门定当严惩那伙人,请姑娘放心。”语毕便离开了。

  宫千世看得一头雾水,环顾四周,她才发现围观百姓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欸~~明明就是看完好戏意犹未尽的样子,而且,刚才那些巡查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最后了结之际出现,而说的话又明显是一开头就在旁围观的……

  纳罕片刻,宫千世脑中浮现出一个奇怪的猜测,不过看着手中的银票,她又忍不住在心里大笑三声。

  这下终于有钱吃饭买手信了!

  心里一高兴,什么疑问猜测都被她扔到九霄云外了,三步并做两步走进景醉楼,宫千世现在只想品尝古代的美食和压压惊。

  “这位客人里面请!”店小二热情地上来招呼。

  “一位。”宫千世打量着四周,希望千万不要跟别人合桌才好。

  嘎?移位?是要他闪一边去吗?

  店小二显得有些为难。“女侠,移,移不得啊……”他得负责带路啊。

  “嗯?不能吗?”宫千世有点失望,但店里这么多人没空位也是难免的。“要等多久?”希望快点有位子啊,她可是饿坏了。

  要等多久?是说如果他自己不闪,她就“帮”他闪吗?

  看着神色冷漠的宫千世,店小二心猛地一沉,刚才那名小厮倒地痛苦抽搐之时,她也是这副表情,下一个不会就轮到他了吧……

  “女,女侠见谅啊,实,实在,是,移,不不得啊。”人一紧张,话也说不利落。

  “我等便是,只是想知道要多久。”宫千世隐约觉得他们沟通有问题,而且什么叫“一不得”?她本以为是指没有空位,现在看来貌似哪里不太对,于是她上前一步问道:“你说‘一不得’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店小二竟然“啪唧”一声坐到地上,把宫千世吓了好大一跳。她本想将他扶起,谁知店小二撑着地往后挪,口中还喃喃道:“女侠饶命,我现在就移!”

  宫千世不由得愣住,也瞬间明白,只觉得啼笑皆非。看着战战兢兢的店小二,她于心不忍地轻声解释道:“你快起来吧,我并不是要让你移开。我说的‘一位’,是指我是一个人来吃饭的意思。”小二看上去年龄比她还小些,吓得只怕不轻。宫千世暗叹一声,曲膝俯下身笑道:“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店小二怔怔地望着宫千世,觉得她脸上隐隐有着笑意,话语声也很是轻柔,虽然冷漠,但哪有半点恶意,恐是自己错想了人家。于是,店小二连忙爬起来诚心道歉。

  “没关系,是我太着急没表达清楚,”想了想,宫千世决定还是把话说详细些。“我想在这里吃中饭,就我一个人,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位子?”

  “有有有!女侠随我来!”

  上到二楼,宫千世瞧见窗边有张空桌,心下一喜就要过去,却不想被小二拦下了。

  “女侠这边请。”

  “嗯?那边不是有空桌吗?”

  “那张桌有人定下了。”店小二心虚地回答说。

  见说,宫千世只好跟着他上到三楼。这层的雅间倒让她更满意,二楼虽然不用跟别人合桌,但终究不独立,像这种隔间最合她之心意,不想这里的服务竟这搬周到!

  “女侠请进。”小二推开门恭敬地说。

  宫千世前脚才踏进去,只一怔,后脚便顿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