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六章 似梦非幻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5177 2014-06-08 21:02:39

    “玥姐姐!”一声亲切的呼唤,走进包厢的女孩子拉着宫千世的手问好,只见她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眸光灵动,聪慧可人。

  “小雅!”宫千世高兴地站起身回拉住女孩子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看你,怎么瘦了这么多,肯定又常熬夜了。”

  俏皮地皱皱鼻子,女孩子——文雅笑嘻嘻地向宫千世道了“十六岁生日快乐”后,两人便各自坐下。谁知文雅才刚放下肩包,宫千世就倏然扑过来将她一把抱住。

  “一个月没见怪想你的。”宫千世伏在文雅的怀里喃喃道,再仰起头眼汪汪地望着她。“让我亲一下!”说着就往文雅脸上凑去。

  “哎哎!不给不给!”文雅吓得连忙用手挡住。

  她的智商虽然高的吓人,但因局限于学习研究,对人情世故便疏于了解,所以她一直无法理解“肌肤相亲”这一点。宫千世是她唯一能容忍肢体接触之人,不过多数情况还是被宫千世强迫的,她内心还是接受不能的。

  “你你你,不要这样!”唉,还是像八爪鱼一样扯不开。一个重心不稳,文雅便往后倒去。

  “真是的!每次都不让人亲。”宫千世不满地嘟哝着,即而展开更猛烈地攻击。

  突然“啪”的一声骤响,两人同时定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前来询问的服务员失手跌了菜牌。

  “对,对不起,你们,你们继续……”女服务员连连道歉,头也不回的逃离了包厢,留下征愣呆住的两人。

  “唉~~都是你啦!”宫千世怏怏地爬起来回到对面坐下。“就亲一下都不给,让人给误会了吧。”

  逃过一劫的文雅坐起身,仔细整理着有些歪斜的领口,满脸不解的问道:“误会什么?”

  “……误会我们是亲姐妹。”

  耸耸肩,文雅坐定又道:“玥姐姐,你现在学习可跟上了?”

  “还行吧,只不过进步不很明显。”

  “你也别太急了,毕竟你那么久没用功,哪能一口吃个大胖子呢。”文雅软言细语安慰。“以你的聪明,想赶上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个月前听说宫千世说了成年后经济来源的事,她心下便有了打算,不过那次她并未说出,因为她知道以宫千世的个性,知道了肯定更无心学习,倒不如先瞒着,借此逼着她学习也好。

  文雅继续抿嘴笑道:“不过凡事也要多份打算,即使到时能拿到奖学金,勤工俭学也不能就完全不考虑,索性现在开始就练习着,也不至于日后适应不了。”

  宫千世淡淡一笑。“这你不用担心,虽然在公寓里我衣食都有人照顾,但你是知道的,在学校我一人干几人的活也是时有的事……”总有些尖滑之人看她好欺负,知道她不会张扬,便常常将放学打扫之类的事丢给她一人去做。

  谈话间,菜已上毕,两人开始用餐,只是……

  狐疑地看着边吃边讲,而且愈讲愈激动的宫千世,文雅内心稍有不安。

  她莫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吧?

  不管什么时候,宫千世用餐时是绝对不讲话的,吃相也是绝对的淑女,不像她,一直以来吃饭不是在赶时间的狼吞虎咽,就是因为思考问题而心不在焉,除了……在宫千世面前。

  想到此,文雅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连她的养父母都很奇怪,为何她只有在宫千世面前才吃相淑女。其实道理很简单,她和宫千世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每当她思考问题走神时,宫千世就毫不客气地赏她一颗爆栗,外加停箸止筷给她一顿念叨。

  两次下来后,她大脑的防御保护程序就自动开启了,也就是根据储存的记忆,在面对宫千世的时候发出不会遭到毒手的指令,亦即专心优雅地用餐才能免于被敲被念,而其他人面前并不需要这样也不会被“摧残”,所以,她便只在跟宫千世吃饭的时候才会一派淑女。

  可是,今天宫千世是怎么了啦?内啡肽分泌紊乱?

  压下心中的疑问,文雅一脸恶心地看着自己沙拉盘里的不明物体,只略犹豫了一下,便嫌弃地将沙拉盘推到对面,再将对方的那份拿过来,然后一脸戒备地将自己这边的盘盘碟碟全数后移,以期撤出射程范围。

  “然后那人居然……咦?”发现某人竟敢为了一点“小事”无视她的讲话,宫千世不悦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叉嗔道:“喂喂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有啦!我都有在听啦!”文雅掰着手指头跟她数道:“凭空出现的美人,莫名其妙的要求,恼羞成怒的变身,白发飘飘的救挡,冲天而起的花墙……”数完,文雅一脸不认同地望着宫千世。“玥姐姐,你明知道我可以一心二用的啊。”语气中还隐有一份责备。

  宫千世尴尬地别开眼,旋即又面无表情地回眸,故做正经道:“我知道你有这本事,可听人讲话时的专心是对他人的尊重,是基本礼节礼貌。”稍做停顿,再严肃地点点头。“我不是跟你讲过很多次了吗,怎么总也不改呢。”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责备。

  瑟缩一下,文雅忙道:“是是是,我一时忘了嘛……你继续,我一定专心听。可是啊……玥姐姐,你吃饭的时候不是不讲话的吗,而且刚才你的吃相……”

  蓦地愣住,宫千世垂眸半晌,竟若无其事又举止优雅地叉起一块食物,再优雅地放入口中,细嚼慢咽后才对着文雅微微一笑道:“你说的很对,是我失态了。你等会要给我好好吃哦,不许又在那里思考问题,有进步的话我把自己的这份杏仁豆腐也给你吃。”

  猛地翻了个白眼,文雅才不相信她今天能安静地用完餐。果不其然,仅仅两分钟后,宫千世又开始激动地演讲起来,文雅则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绝对是受到刺激了!

  用完餐,宫千世的故事也讲完了。“你说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过分,我都发现是录节目了还不放过我,那人还……”脸一红,宫千世不自在的喝口水。“我跟你说哦,到时在电视上看到不许笑我!”

  文雅沉思片刻,向宫千世要来平板电脑开始点点看看。“这个节目我也有看过,漏洞百出,实在不明白那些路人是怎么相信的。首先扮演古人的那些人一开口便是现代汉语,即便不会古汉语,也可以找些说粤语或者闽南语的。再来那些场景设置里有不少和当时时代不相符合的物品出现,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谁会注意那些啊。

  宫千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遇到的那个女的说的就不是古语,打扮倒是很合规矩,所以我最初以为她是世家孩子。男的我没看清,只知道他戴了顶超长的白色假发,好看是好看,只不过这一点是穿帮了吧。”

  文雅摇头说道:“你昨天遇到的绝对不是什么节目录制,我上网查了查,那个节目总共就做了六期,糊弄人的套路没有第二种,都是把路人弄去设置好的场所,而并没有你遇到的那种‘突遇古人’的情况。”

  “那也有可能是新一档的手法啊。”

  “重点还不是采用什么形式,而是你说的那些光影之类的,若说是特效,则应该是用电脑手段展现给观众,而不可能在现场就做到的。”

  “也许是为了让参与的路人达到录制节目所预期的最佳效果啊,你上次不是跟我讲过什么,全息什么的吗,也许就是用那个弄出来的啊。”

  在平板上点击了几下,文雅将屏幕示与宫千世。“你看,这是你昨天待过地方的全方位3D视图,无论是虚拟成像还是威亚所需要的设备都没地方安放,即便放置了,你去的时候也一定会发现,若事先发现,后续也就没有意义了。而且,你自身没吊威亚,断不可能就这么将你带到空中的,因为那样太危险,是不可能允许的,所以说,这两种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再者,虽说那个地方鲜有人去容易欺骗成功,可就是因为没人去,就更不可能大白天弄这么复杂的设备在那里等待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出现的路人,就这一点也可以知道,你说的那些不会是特技加全息投影。”

  “诶,竟然不能啊……”宫千世沉吟着,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嗯?你怎么会有这个什么3D地图?”

   “还不是担心你,”文雅漫不经心地盯着屏幕。“总跑到那种没人的偏僻地,万一掉到沟里洞里的怎么办。”

  唉,她固然知道宫千世喜欢去那些地方的原因,也知道劝她不去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只好请认识的人一一做了这些地形图。虽然她最初是想在每个地方都安上全自动红外线摄像机的,只可惜条件不够。

  文雅盖上平板外壳的保护盖。“真是的,一个人也不害怕,万一遇到坏人是好玩的吗?”无奈的语气却透出关心与担忧。

  “你知道的,”悄悄握住文雅的手,宫千世心下只是感动。“自从那次……我身边都有保镖暗中跟着的……再说,你送的这个电击手环我可是一直戴着呢。”

  紧紧回握着,文雅只觉即心痛又心酸,她知道宫家根本就没派什么保膘保护宫千世,也明白宫千世自己也知道没有。只是宫千世五岁那年曾经被绑架并且差点死在一个山洞里,她只是看到兄弟姐妹们都有,便欺骗自己也是有的,否则,出事那会保镖何在,事后宫千世怎么又没想过去问呢。

  “我知道……”文雅微笑呢喃道。

  虽然一开始她是被宫千世缠上的,但相处久了之后,两人渐渐相互知心,即相知则相怜,即相怜则相惜,即相惜则相疼……时至今日,在她心里,除养父母外第三人便是宫千世,故此,她便时常尽自己所能去保护宫千世。

  想到此,文雅从包里掏出个盒子放在宫千世面前。“嘻嘻,给你的生日礼物。”

  “谢谢!”宫千世打开一看,是一枚金属戒指并一个心型胸针。

  “这戒指是最新改良的,不需要电镖而是直接发射电流束,并且能至人晕厥。”文雅一边摆弄一边解释。“至于这个胸针,则是专门为你这个大路痴弄的。瞧,这里有个摄像头,如果要去不熟悉的地方,就按这里打开,它便会开始录像,等回来的时候按这个键,根据背面的这个小屏幕倒序播放的视频就可以对照回去的路了。而且,它安装的是太阳能电池,便是在深山里迷路几天了也无妨。”

  “哇~~,多谢多谢,真是费心了啊!”宫千世把弄着胸针,眯了眯眼又问道:“可是,为什么要做成心型的啊?”

  “嗯?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形状的吗?”

  宫千世无语,她以前是最喜欢的,直到某人有天突然“漫不经心”地告诉她,心形最初并非指心脏的形状,而是女性弯下腰后臀部的形状。之后,她对心形的感觉就再不复从前……

  可想起文雅待自己的种种好处,宫千世又不由低头莞尔。从小到大都没人对她这么好,除了她那位没多少印象的曾祖父,可是,在她三岁那年便离开了她……还有她的一位堂哥,总会找到躲起来哭泣的她,并温柔地抱住她细语安慰,可是,后来他同样也离开了她,还是被宫梦瑶抢走的……

  那文雅呢……

  思及此处,宫千世紧张而又小心地握住文雅的手,眼中又浮现出孤寂之色。“小雅……你,你会永远守护我吗?”

  心头一紧,文雅忙将另一只手覆了上去。“我会的!”微微一笑,她郑重其事地说道:“除非我哪天不小心跌入虫洞或者异次元门,又或者被外星人绑架而没能逃出来……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看到宫千世神色渐渐恢复,听到后面还忍不住噗嗤一笑,文雅才放下心来。

  她知道宫千世以为她后面的话是玩笑话,不过她确实被外星人绑架过,是用于……那次她差点没能逃出来,多亏……

  欸,等等,那次她是被一个鹤发飘飘、身着道袍之人救出来的,甚至她回到地球的时间与被绑架的时间点是一样的,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这段经历……

  盯着陷入沉思的文雅片刻,宫千世决定转移话题。“你刚才说我昨天遇到的不是什么节目录制,那,那是怎么回事呢?”突然惊呼一声。“对了,我最后的记忆是跌倒那会,然后就从床上醒来了,要不是记忆太过真实,我一定以为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呢。”

  “没记忆?那你是怎么回到家的,又问过佣人了吗?”

  “问了,她们说我和平常一样时间回去的,不过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脸色渐变,宫千世不安地嗫嚅道:“你说,我不会被下了蒙汗药了吧?”

  差点失笑,文雅急忙干咳两声忍住。“怎么会,都什么年代了。”

  “我是说现代版的蒙汗药啦,又或者是什么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药?”

  “可是没有下药的动机啊。”

  “那我遇到的是什么嘛,”咬着下唇。“唉,当时把他们认定成录节目之后就没仔细注意了,后来因为害怕,连眼睛都没睁开过啊。总不会真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要不,还是什么隐居世外的高手不成?”

  文雅沉思片刻才缓缓说道:“不排除这些可能。”

  “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宫千世轻咳几声道:“不会吧,这你也信。”

  以她经历过的事,没什么好不信的,不过有些事情为了宫千世好,她不能讲出来。

  “……自从本科时辅修了超心理学这门专业,呃,我后来曾跟一位超心理学教授去过印度,亲身接触了那些人体悬空术者后,就不再轻易否定那些自己还未能理解的现象了。对了,你可看清那个白发男子的穿着打扮?”

  “只知道他衣服是玄色的,其他细节没机会注意。”

  “嗯……”她记得曾经救过自己的那位穿的是水蓝色的道袍。“那,如果你下次再遇到,就跟他这样说,就说文雅多谢他当年救命之恩。”

  “诶?为什么?”况且,这么诡异的事她才不想再碰上呢!

  “根据他的回答就可以知道他是装神弄鬼还是真的,如果……”

  姐妹俩讨论了许久,还是文雅提议再去现场查看一下。于是,两人便一同来到了桃花密林的石亭边。

  “玥姐姐。”

  “……嗯?”

  “说好的残土断树呢?”

  “……”

  宫千世现下最是诧异,昨天她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女子用披帛把树给抽断的,也亲眼看到空中一阵光影缭乱所到之处枝断鸟飞的。

  可是……此时此刻,不要说昨日留下的打斗痕迹了,这里安然完好得和往常一样,连人迹都没有,四周的桃树一棵棵也都好好的。

  “小,小雅。”

  “嗯?”

  “也许昨天是我太累了,又做了一个感觉真实的梦,然后醒来的时候把现实和梦境混淆在一起了……”

  “嘿嘿!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在‘梦中’哦。宇宙全息论就说,哎哟!”将身一扭,文雅捂住了自己的腰。

  “疼吗?”

  “还用问吗!用痛又痒的!”

  “那就不是在做梦。”

  “……”

  作者的话:此章虽不言男女之情而极言姐妹情深,却实为重要一章,正所谓“草蛇灰线”,后续诸如女主之情、事抉择,皆可从此章窥见端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