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相逢几度相知

第二章 孤星

相逢几度相知 墨凝生 3804 2014-06-04 11:25:37

    第二天一大早,宫梦瑶就兴致勃勃地出门了,过了许久,宫千世才晃晃悠悠地从房间出来吃早饭。

  原本,她今日是要像往常一样,为避免和宫梦瑶碰面到桃花山上呆坐一天的,可经过昨夜,她现在只觉得烦闷得很,不知该作何是好。

  思忖一番,宫千世拨通了电话。

  “喂,小雅……今天有空吗……没事,就想和你见个面……不,今天不去了……嗯,没事,是,昨天太累的缘故……那好,待会儿老地方见。”

  挂断电话,宫千世淡漠的脸上竟漾出一抹似有若无的温柔浅笑,一旁整理的两个女佣瞥见后,不禁偷偷面面相觑。

  哦,天啊,是不是眼花了?平常只有“面无表情”这一种表情的小姐,刚才脸上居然有表情了耶!

  不怪乎女佣们会诧异,因为宫千世全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是冷漠淡然的。

  明明拥有着精致的五官和袅娜窈窕的身段,明明是那种即使身处斗艳的花丛中也能吸引人眼球的美丽姑娘,可宫千世偏偏总是冷着张脸,冷漠得仿佛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从头到脚找不到半点花季少女应有的朝气与活力。

  不认识她的人,会以为她是自恃外表出众而孤芳自赏,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宫千世的眼神里没有傲然亦或是不屑,她的冷漠孤僻更类似一种无所谓的漠然。照顾宫千世的三个佣人则觉得她的冷漠是千金大小姐的高高在上,虽然她待佣人是很客气很尊重的,但像她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多少都还是有点自以为是的脾性吧。

  不过嘛,不是每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都注定日后能永远用得上金汤匙,拜她母亲所赐,宫千世就没能用上。

  正是宫千世母亲的一步错,步步错,愈错愈要“完美”地继续实践“爱情使人盲目,嫉妒使人发狂”这一“自然定律”,才让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宫千世真的只是含了一下下而已。

  聪明反被聪明误,反送了卿卿性命……

  十七年前,宫绍杰和凌芊惠“奉子成婚”,不过两人只是领证,并未举办婚宴,甚至低调得除自家人外无人知晓。

  这凌芊惠本叫宫芊惠,是宫家领养的孩子,也就是宫绍杰名义上的妹妹。本来,宫绍杰已有个相恋多年并准备向她求婚的女友林晓嘉,可谁想还没来得及求婚,他竟然醉酒误事。

  这事本无人知晓,直到某天宫芊惠突然晕倒,被医生查出怀有身孕后,个中隐情才逐渐浮现出来。以宫家的门风,宫绍杰当然不能白糟蹋人家姑娘而不予负责,加之林晓嘉的赌气离开,宫绍杰无奈之下只得娶宫芊惠过门。

  于是,宫芊惠改回原姓凌姓,即便如此,这场亲事毕竟不是什么风光喜事,宫家又是想着等孩子出生后再设法公开,一切就都低调进行了。

  按照辈分从字,凌芊惠腹中的孩子本应取名“宫梦玥”,可她才一出生,就被改名为“宫千世”。

  因为,她是母亲出千才得以出世的孩子。

  原来,宫绍杰婚后曾从林晓嘉的母亲那得到一封信,里面的内容引起了他的怀疑,于是他暗中托一位大学时爱好从事侦探工作的朋友私下调查。

  结果,朋友告诉他,并无直接证据表明凌芊惠有从中作梗,但通过查看各种资料,他却有一个猜测。后来,两人在凌芊惠的房间里找到了收藏隐秘的GHB,这正好证实了朋友的推测,再后来,林晓嘉也被找到了,果然也是凌芊惠捣的鬼。

  所以在凌芊惠生产翌日,在她还沉浸在算计得逞的得意之时,宫绍杰就告诉她,她做的事情已然败露,同时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的谎言和自欺欺人的幻想,并让她去提出改名之事以换取他的沉默。

  于是,“宫梦玥”就成了宫千世。

  自此之后,宫绍杰连家都很少回。

  在宫千世两岁半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凌芊惠知道了林晓嘉已为宫绍杰生下一儿一女这个另她难以接受的事实,那个男孩甚至比宫千世还大一个多月。

  凌芊惠这才明白,原来宫绍杰一直以来这样做,都是想保护林晓嘉母子,是想寻个好机会离婚再娶。妒火烧毁了凌芊惠一贯的冷静与谨慎,她开始失去理智地大闹特闹起来,直闹得她当年算计之事全然败露,闹得本就身体不好的宫绍杰的爷爷一病不起,闹得一纸离婚书来……

  这些大人之间的复杂事宫千世自然还不会懂,小小年纪的她只有一肚子的疑问。

  为什么爸爸妈妈都不疼爱她?

  为什么那个成天抱她逗她给她好东西吃的老爷爷跑到墙上去了?

  为什么家里突然来了三个人,而且那两个小朋友也叫爸爸作爹地,但却叫另一个阿姨作妈咪呢?

  为什么爸爸从来不看自己一眼,却对那个新来的小妹妹又哄又抱的,疼宠得什么似的,可她们明明长得一模一样啊?

  为什么大家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

  为什么……

  宫千世一出生就是个活泼爱笑的孩子,可慢慢地也就不会笑了。

  那时候,她最喜欢跑到庄园里的草坪上,头枕着大狗的身体看星星,因为她发现天上密密麻麻的群星中有一颗孤零零的星星,它周围的一小片天空都是空空如也的,离它再远些才开始闪烁着三两成群的星星。宫千世觉得,自己同那颗孤星好像,所以,她几乎每晚都来陪伴它,不时抬手在眼前虚抚着它。

  要连她都不来了,那颗孤星岂非更加孤单可怜。

  当然,那颗孤星时常是看不到的,若如此,宫千世便比看到它时更高兴,因为她觉得,它一定是找到了可以喘息片刻的容身之地,就和此时此刻的她一样……

  七岁那年,宫千世便和凌芊惠搬出了宫家大宅,住进城市另一边的顶层公寓。然而,凌芊惠并未悔改或死心,她隔三差五便寻个理由开车送宫千世去宫家大宅,妄想以此唤回宫绍杰的心。

  只可惜,宫绍杰的心从来就没在她那里过。

  所以,在这场愚蠢又无意义的纠缠之下,倒霉的还是宫千世。在宫家,她看到的是一家人其乐融融,遭遇到的却是冷眼斥责,回到公寓,因为没完成凌芊惠交给她的“任务”,她又难免一顿皮肉之苦。

  宫千世也曾偷偷哭过很多回,可慢慢地,她连哭也不会哭了。

  再后来,从宫千世的脸上也就渐渐地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了,这并非是她失去了各种感情,而是这些情绪只能发诸于心却无法表达于外。

  就好比在一条大河上建了拦河大坝,坝后的涓涓细流是因为有坝体拦截,而并非河流本身就是这么孱细。又好比是一个电流回路,某处线路出了故障导致灯泡不亮,而非电源没电所致。

  有时看到爽朗大笑的妹妹宫梦瑶,宫千世便会觉得,如果她也有这样好的家人,她的笑声一定比妹妹的更欢快更响亮。然而,对于宫千世的日益沉默,凌芊惠并不理会,她只一味地继续任性差遣。

  曾经有一次从宫家大门出来,宫千世不敢也不想回公寓,她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直走到附近山上的一个小山洞里,恰巧她身心俱乏,便在洞口坐下休息,蜷身抱膝呆望洞外。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宫家大宅里的欢声笑语,也没有顶层公寓里的怒骂责打,在这里,她再不用时刻惴惴小心,如临深谷。宫千世突然觉得,若能永远待在这里也好……

  直到两天后,宫千世才被爬山经过的好心人发现,彼时的她早因严重脱水昏厥过去,经过抢救才险些捡回一条小命。

  可另人寒心的是,凌芊惠并没来医院照顾宫千世,而是借机寻事,去宫家大闹了一场。最终的结果是,宫绍杰要求以后宫千世一回到公寓就必须打电话来告之,不过,这仅仅是因为他不想凌芊惠再有任何来吵闹的机会。

  宫千世喜欢找个幽僻之处出神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不过同样因为那次的事,宫家每每都会让人开车送她回去,她也就没机会躲起来出神。直到宫千世十四岁那年,凌芊惠害人不成自己反被车撞,临死前,回光返照的她抓着宫千世的手,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然后,她又单独对宫千世说了好多“体己话”才不甘心地咽气了。

  那些“体己话”虽另宫千世听得有如万箭攒心,却也让她明白了好多她之前无法理解的事,明白之后,宫千世对许多事情倒也无谓起来。可是,无所谓不代表不在意,也不是不再挂心,左不过心里不会再添新伤罢了……

  凌芊惠去世之后,宫千世就自由多了,也有时间去寻找僻静地出神了,慢慢地,这座城市里的无人问津之地她都了如指掌。可宫千世是个标准的大路痴,这么多僻静地方她如何记得怎么走,说起来,这还多亏她认识的一个朋友,一个比她小一岁的超级天才,名叫文雅的女孩子。

  文雅可以说是宫千世这颗孤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家人,唯一让能她从僻静地回来的重要的存在。只有在文雅面前,宫千世才不会一脸淡漠,才能稍微正常地将心中的感情表达在脸上。

  那年,十三岁的文雅敲击着键盘,不以为意地问宫千世道:“我要给那些地方编号,你想起个什么名字吗?”

  怎么还要取名字呢?取什么好呢?

  绞尽脑汁,宫千世略有犹豫的说道:“嗯……你上次提到的日语里‘人间’就是‘人类’的意思,那……就叫无人间吧,亦即没人来的地方的意思。”

  “可是你一去不就有人了吗?那就矛盾了啊,应该是‘去有离无人间’吧,但你也不能保证那些地方就没别人经……哎哟!”捂着自己被敲的脑袋,文雅狠狠地瞪了宫千世一眼,而后者却若无其事地收回拳头。

  “又不是数学证明题,管它会不会矛盾!”

  “这种态度怎么能行呢!”文雅不认同地又瞅了一眼。“再说了,叫什么‘无人间’啊,听上去像厕所没人使用的格间的一样。”

  “……你你你,乱讲些什么啊……那就,那就给‘间’字加个三点水行了吧,改叫无人涧好了。”

  “哈!这就更搞笑了,什么叫‘涧’,你找的那些地方是涧吗,你……”蓦地噤声,因为文雅感到背后传来了阵阵杀气,她急忙改口道:“好嘛好嘛,随你喜欢啦!”快速敲击着键盘,她小声咕哝着:“什么嘛,非要起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名字,要我的话直接a1、a2的编号不就好了吗。”

  “……”

  半天后,文雅将编好的程序存入宫千世的手机中,并细心地解释道:“喏,这样打开,然后将你要去地方的名称编号输入,比如输入‘无人涧一号’……真搞不懂你怎么喜欢这么古怪别扭的名字。”

  “小雅!”

  “……然后根据地图指示的导航走就好了。回来的时候按这个键,就能指示你走到最近的车站了……”

  从此,宫千世得空就会根据不同时节选择不同的“无人涧”,独自一人在那里待上大半日。她永远不会想到,不可思议的经历,便从那里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