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惑世毒妃

第8章 心殇,温馨

惑世毒妃 九漓公子 1816 2016-08-07 19:41:27

  黑暗之中,一抹身影往这边走来。

凤离绝?!

当看清那抹身影,槿轻然暗暗心惊。

跟踪在她的心里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就被她否认了。因为在他之后,又出现了一抹粉红色的倩影。

江颖柔,当今丞相的宝贝千金,现在已是十七岁的芳龄。

江颖柔上前一把拉住走在前面的凤离绝,宛若黄莺出谷的声音响起:“绝,你知道我爱你,不要回避我。”

凤离绝回过身,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美丽的小脸,她的脸上透着一股坚定。张开口,冷漠,不留情面的道:“我不喜欢你。”

一瞬间,江颖柔如遭雷劈,即使,她早有准备,但是等到他亲口说出之后,她的心还是痛了。拉着凤离绝的小手渐渐滑落,眼里渐渐蒙上一层水雾,想要哭,但是她的骄傲告诉她,不能。

默默的后退一步,她的脸上扬起惨淡的笑容,强撑着笑道:“谢谢。”快速的转身,那一刻眼里强忍的泪水绝提而下,脚下的步伐渐渐加快。

她知道自己坚持多年的爱,要在这一刻放下了,她要试着去接受,她不想带给他困扰,她是那样的爱着他。但是,她的心质疑着自己,她真的能放下吗?

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的槿轻然皱了皱眉,落尘予更是毫不顾忌的笑出了声,他知道,凭借凤离绝的武功,不可能没有发现他们。

果不其然,“出来。”没有一点诧异,凤离绝的声音带着冷漠和平静。

落尘予拉着槿轻然就走了出来,一出来,两人便和凤离绝的实现对上了。

凤离绝没想到槿轻然竟然也会在这里,上下打量着,目光就落在了她手腕上那只手上,眼眸微眯。就在他盯得槿轻然想要挣开的时候,他又突然转移了目光,落在了落尘予的脸上,浑身散发着压迫的气势。

“怎么,这点小事,王爷还不准人看了?”落尘予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语气挑衅。

凤离绝只是再看了一眼槿轻然转身便离开了御花园。

槿轻然的目光紧盯着他的背影,内心却是在咆哮。靠,你装什么高冷,闷骚!

抽回自己的手,她可没忘记落尘予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耸了耸肩,“来当质子的喽。”

他无所谓的态度让她的嘴角抽了抽,在这个大陆上一共就只有两个大国,除了她现在所在的御龙国,另外一个便是东黎国。落尘予身为东黎国的皇子竟然被送来当质子?虽这本来并不奇怪,胜败乃兵家常事,可轮到谁也轮不到武功高强前途无量的落尘予啊!

想到三年前自己和落尘予初识时,他那一副欠扁却又运筹帷幄的样子至今还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中,自己早已把他当成兄弟,可三年后再次见面,他竟是以这样一个极具侮辱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

三年前,千机阁还没有成立,她的武功也还没有现在这般高,说起来,落尘予算是除了向佐以外,背在自己身边最久的一个人,现在这个人却是这般......

“为什么,东黎会把你送出来?”不管怎么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没有道理的。

落尘予看着槿轻然那副深思的模样,眼里闪过笑意,却又无奈的开口:“是御龙提出要我的。”可以想象,一个战败的国家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那一刻他们只能尽力满足敌国的要求。

御龙提出的?心里再次闪过凤离绝的脸。是了,除了他还能有谁。

“好了,不要多想了,反正待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又见不到你了...你可要想我啊。”抬手摸上了槿轻然的脑袋,落尘予半开玩笑道。

一掌拍开落尘予的爪子,槿轻然难得的没有生气:“我要回去了,你......”

“走吧。”推着她向前,没有让她看到自己眼中的落寞和决心。

最后再看了他一眼,槿轻然迈步向前离开。

看着那抹背影,落尘予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只能苦笑一声,和她背道而驰。

太和殿之外——

宴会已散,向佐一直站在这大殿门口等着槿轻然。

“怎么还不来?”他有些担心,毕竟槿轻然是第一次来皇宫。

远远一抹红色的身影走来,向佐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下了,立刻上前拉起槿轻然的手道:“怎么现在才来?”

“我是第一次来,肯定会多绕点路啊。”槿轻然扯了扯嘴角,面不改色的撒谎。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她记忆力很强,去御花园的路上时,她就已经默默地把路记下了。

向佐深信不疑:“嗯,我们回家。”

“好。”

翌日

一大早向佐就去皇宫上早朝了,而槿轻然却还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等向佐回来了也不见得她醒来。

一只手揉上了槿轻然的脑袋,向佐嘴角仰着温柔的笑容,眼里的宠溺简直要将人溺毙在里面,嘴唇轻启,那两个字就这样脱口而出:“然然。”

槿轻然拱了拱脑袋,缓缓的睁开了眼,略微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哥哥?”

“醒了?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向佐轻柔的将槿轻然扶起来道。

“嗯。”槿轻然难得的乖巧,那双媚眼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向佐看,撒娇道,“哥哥陪我。”

“好。”向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起身走了出去。

槿轻然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很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