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二分之一的温柔

第十三章 若研的阴谋

二分之一的温柔 优糖 2136 2015-10-15 15:28:02

    若研是主修秘书,辅修芭蕾舞。父母经营小本公司,是个普通家庭。若研性格温和,说话很小声而温柔,在她大三的时候由于下楼梯的不小心,导致骨折无法在继续跳舞,后来虽然医治好了,但是由于患上后遗症,以至于在法国巴黎舞蹈学院校招时失利,最后不得不放弃。但天无绝人之路,最后她在“apex”公司里当个经理秘书。  

  若研早在雪妮认识泽奇之前就喜欢泽奇,若研之前是个学霸,经常到泽奇学校的图书馆看书。  

  若研第一次见到泽奇是在图书馆,泽奇与玥玥两人还是情侣,当时玥玥在一旁看书,而泽奇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她,若研第一眼看到泽奇就被他那种专注的表情所吸引。一开始她只想远远的看着他,慢慢的,她想让泽奇眼中有她的存在。时不时她会从泽奇身边走过,偶尔想向他说话,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直到雪妮的出现在泽奇的世界,若研才开始有机会接近他,但泽奇眼中却一直有雪妮。在泽奇和雪妮告白前,若研本想向他透露自己的心声,但是被瑶瑶给拦下。直到现在,若研对泽奇的那份心思越来越强烈,使得她再也无法压抑。。。。  

  一天,若研下班的比较晚,当她路过一家酒吧时,泽奇和一群人喝的酩酊大醉,泽奇还很客气的送那群人,之后直接在路边吐了起来,然后坐在地上。若研见到立马走到泽奇旁边拿出纸巾帮他擦去嘴上的物质:“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呀?”  

  泽奇见是若研,立马摔开她:“不需要了。我自己能走回去”  

  “你站都站不稳了还怎么回去呀?”  

  “我自己能走,你走吧。不需要你扶我。”  

  话刚落,泽奇直接睡在路边。若研摸着他的脸颊心想:泽奇,你都这样了还不需要我送你,你到底是多讨厌我?  

  之后,若研打车吧泽奇送到她租的那个房子,而在不远处的另一酒吧门口,白玮笙看到了一切,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在意。  

  第二天,泽奇摸着疼痛的头从床上坐起来,环视了一圈。正好若研拿着早餐走了进来,笑着:“你醒啦?喝点水吧,这样头也不会那么痛了”  

  “我怎么会在这?”  

  “昨天你喝醉了睡在了路边,我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所以只能吧你带回我这里。不过你不用担心,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我昨天是在旁边的那个房间睡的。”  

  “你说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泽奇表情严肃起来  

  “是的。”  

  “韩若研,你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吗?我之前听小妮说你要和你朋友一起住,可是你现在告诉我你一个人住,这么说你是在欺骗小妮?”  

  “不是的”若研着急起来:“我朋友说她不想在这里住,所以这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没有欺骗妮妮”  

  “你说这话你认为我会相信吗?亏小妮还吧你当成她的好姐妹,你觉得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如果她真的吧我当好姐妹就不会和我抢你了”若研生气着:“我一直喜欢着你,要不是她我早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韩若研”泽奇大吼一声:“请你说话注意点。在我心里永久只有小妮一个,如果不是小妮,我根本就不会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  

  “这件是我不会告诉小妮,但是请你记住,如果以后你在欺骗小妮,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完,泽奇直接离开。  

  若研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我哪里比不上慕雪妮了?她长的那么矮,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喜欢她。”  

  哭过一会后,若研擦干眼泪,表情很阴险着:慕雪妮,我一定会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尹泽奇,如果我得不到你的话我就不叫韩若研。  

  从天之后,若研每天都会给泽奇发暧昧短信,有时打电话。泽奇被她这种做法已经讨厌至极,他吧若研的一切都拉黑。若研知道后每天都会给泽奇邮件一封信,泽奇则是直接吧信丢到,甚至和邮件人说如果是若研发的直接给处理掉,不需要在拿给他。若研对泽奇做的任何事情他都没有让雪妮知道,他不想破坏雪妮与若研的关系,只能一直无视若研。  

  泽奇以为不要见到若研就可以让她死心,谁知,在一次应酬里,若研也在里面。若研在旁边一直开心的看着泽奇,而泽奇则直接忽视他的存在和别人喝酒聊天。等到结束后,泽奇已经又是喝的酩酊大醉。看到昏昏欲睡的泽奇,同事原本想送他回去,但是却谎称与泽奇是他邻居,她送回去就行,当时的人也喝多了没有多想就答应让若研送回去。  

  若研目送大家离开,她抬着泽奇并没有回去,而是抬着泽奇去附近一家酒店开房。此时又被不远处的白玮笙看到。  

  若研吧泽奇放到床上,笑的很阴险:“泽奇,你不要怪我,只有这样你才是我的”  

  说完,若研笑的更加阴险。。。。  

  清晨,太阳光照射到泽奇身上,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竟发现若研睡在旁边,而且两人竟然都没有穿衣服。此时若研也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泽奇立马惊呆着:“泽,,泽奇,你怎么在这里?”  

  若研看了看没穿衣服的自己:“我,,,我们昨天干了什么?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在这里?昨天我们到底怎么了?”  

  若研吓的哭了起来,泽奇回想昨天的事,很冷静的说:“昨天好像大家都喝多了,然后。。。然后,,怎么不记得后面发现了什么?我们怎么会来到酒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了。”若研哭着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冷静点。”泽奇平稳着:“先别慌。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的。目前,是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不能让小妮知道”  

  “那我怎么办?我也算是清白的人,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呀?发生这种事,你心里就只想妮妮,那我呢?我现在才是被玷污的那个人呀。。。”  

  泽奇手握拳头,很纠结同时又很勉强着:“我会对你负责的。但是,我不想让小妮知道。我还要去上班,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就打给我”  

  泽奇走后,若研从那委屈的表情变成笑的很阴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