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豪门骗婚,此处有幺

第十章 钢琴王子(2)

豪门骗婚,此处有幺 兔纸妖 2273 2015-09-12 22:02:40

    演奏厅内灯火辉煌,浅灰色系的墙面和玻璃幕墙,风格明快,透明花灯形可升降反音板,保证了完美的音效。夜晚的演奏厅,更显得艺术而妩媚。演奏会很快就开始了,外国钢琴家上台演奏,悠扬的琴声,完美的音效,仿佛成了幺幺的催眠曲。幺幺很快就脑袋一点一点的进入了梦乡。  

  幺幺正睡得很香,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终于成功的把幺幺给震醒了。幺幺擦着口水望向台上,原来是韩祈上台了!周围的女士们似乎也顾不了一贯的优雅礼节,开始小声的交头接耳。  

  幺幺揉揉自己的眼前,看向台上。韩祈身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缓缓的走向钢琴,站定面向观众席鞠躬,然后坐在凳子上开始演奏。不像刚才的钢琴家那般狂野而夸张的全身都动了起来,韩祈脊背笔直,手指从容的在琴键上跳跃,悠扬悦耳的琴音缓缓荡漾在演奏厅内。瞬间演奏厅里安静了下来,好像大家都屏住呼吸置身于美妙的琴音里,如痴如醉,演奏会以韩祈的压轴表演画上完美的句号。  

  韩祈和韩六少——韩佑一起将总理夫人送上专用汽车,看着夫人的车子和后面一大队的随行汽车浩浩荡荡的消失在夜空下才转身离开。  

  “跟我一起回大院吗?”韩佑转身问道。  

  “不了,我还是回半山别墅吧!别让妈爸知道我回国了,我还想过两天悠闲日子呢!”韩祈皱皱眉头,自己学成回国就要面临接手家族事业,虽说这是一早就说好的,但是多过两天清闲日子也好啊!  

  “祈,今天的表演很出色,你有今天的成就,哥哥很开心,真的,谢谢你!”谢谢他替自己完成了自己没能实现的梦想。韩佑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这纤长的十指也曾跳跃在琴键上,只是那一场车祸...  

  那一年,如果没有家人的鼓励,没有脑海中浮现出的美丽笑容,他现在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今天在大厅他好像又看到了那样美丽的笑容,但他还没来得及确认,她又消失不见了。韩佑有点失落,为什么她总是在自己不经意间出现,然后又消失不见。  

  “弹钢琴我也喜欢的。”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困难,毕竟那个时候他已经17岁了。  

  “祈,谢谢你!”  

  “哥,你早点回去休息吧!”韩祈看的出来韩佑似乎有点低落。  

  “好,你也早点回去!”韩佑开车离开。  

  韩祈打开车门准备开车回家,突然想到好像少了什么?涂幺幺呢?不是叫她等他一起回家的吗?音乐厅大门口四周也没有人,这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  

  掏出手机打给涂幺幺,电话竟然一直没有人接。这丫头该不会在演奏厅里面睡着了吧!赶紧往演奏厅里面跑去,演奏厅空荡荡的,观众都走光了。韩祈走到观众席,一排一排的找,终于找到了正睡得流口水的幺幺。  

  “涂幺幺,涂幺幺!”  

  “嗯...嗯...”干什么,她正睡得很香呢!  

  “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韩祈哭笑不得,还睡得挺香啊!  

  “额?少爷,你怎么在这里?这么巧啊!”  

  “不巧,我在等你回家!”  

  “哦!”看看表,已经这么晚了啊!幺幺看结束的时候出去的人太多,准备等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出去,怎么就睡着了呢?他等她很久了吗?  

  悄悄的看了看韩祈的脸色,好像并不是很生气的样子。还好!还好!现在知道韩祈就是传说中的小少,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得罪他!幺幺低着头,乖乖的跟在韩祈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走着,也不吭声,完全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突然前面的韩祈停了下来,幺幺低着头向前走,毫无预警的撞到了韩祈的背上。  

  “啊!”幺幺伸手揉揉自己的额头,这丫没事干嘛停下来?  

  “涂幺幺,你是猪头吗?走路都不看路的啊!”  

  “猪头,你才是猪头!”幺幺小声的说。  

  “猪头”,以前也有人这样叫过她,想来她第一次遇到苏子墨也缘起这一句“猪头”。  

  那是大四的时候,她正在普通外科实习。教导她的老师很严厉,她做错事情总是“猪头”“猪头”的骂她,为了捉弄他,教师节的时候,幺幺真的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猪头玩偶,让他在办公室被同事调笑。于是那天半夜里有急诊阑尾炎手术,需要两名实习生上手术,“猪头”老师立马就钦点了幺幺。幺幺接到电话,从被窝里爬起来直到到了医院,心里一直在骂“死猪头死猪头!”  

  到了手术室,“猪头”老师忙着准备手术,让幺幺拿了手术同意书去让家属签字。谁知道一起来的并不是家属。患者是到a市打工的,家属并不在身边,一起来的只是一起住的室友。室友一看手术同意书后面写着存在的风险一大串,其中还包括生命危险,立马就不愿意签字了,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可付不起这个责任!幺幺怎么说那人也不愿意冒险,幺幺着急的想,要是再不签耽误了,患者死掉了怎么办!  

  “要不我给签吧!我做担保!”幺幺下定决心。  

  “让你来签字,不是让你来捣乱的!”  

  “啊!”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帅气大男孩走了过来。拿走幺幺手上的同意书,开始跟患者室友交谈。条理清晰的告诉他,阑尾炎只是小手术,存在风险但是发生的几率十分微小,当务之急是先做手术。室友还是有点犹豫。  

  “阑尾炎不及时手术的话会引起阑尾穿孔,会危及生命的!”  

  “你看我们的医生小姐,跟患者素未蒙面都知道情况紧急,愿意给他签字。你作为患者的朋友,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好好,我签!你们赶紧手术!”室友终于签字了!  

  帅气大男孩拿着签好的同意书往手术室里走,幺幺满脸崇拜的跟在他身后。后来幺幺才知道,他就是苏子墨,像传说一样的男孩子。成绩优秀,品行正直,长相帅气,永远是女孩子之间谈论的话题。  

  第一次见到苏子墨,幺幺对他似乎也是崇拜倾慕的。可是,他一定是不喜欢她的吧!那一次她先是傻乎乎的要帮病人签手术同意书,然后又在手术中不会打外科结被骂“猪头”,最后给病人缝伤口的时候还用手术针把他给扎了!是不是因为一开始没有留下好印象,后来他才会那么讨厌她?  

  幺幺坐在车上,望着窗外不断退后的灯火,有点苦涩的想自己上次吃坏肚子到医院,死命的拉着韩祈让他给自己签手术同意书,肯定是想到了跟苏子墨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自己有多久没有见到苏子墨了呢?是多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