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生医世

第十八章 某团团

医生医世 裘安可 2084 2016-09-24 23:54:34

  “赶紧回去吧,待会要宵禁了,要不要我们送你?”三人简单的吃过晚饭,白颜娜有些担忧的问道。

看着白颜娜关心的眼神,霍思芊眉眼弯弯,眼眸里流淌着叫做温暖的词汇,轻声笑着:“不用送了,已经很安全了,今天真的谢谢你!”

可能是霍思芊的眼神以及神情太过恳切,反而让白颜娜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再者,她真心不觉得今天她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回家喝点安神的药再睡,今天已经也算是担惊受怕了一天。”白颜娜在这样的场合,嘴巴会变得比较笨,一些安慰人的话,都不太会说。

“嗯,好,我先走了,明天见!”霍思芊拍了拍白颜娜的手,笑着说道,仿佛白颜娜的所想她都知道一般。

“好,明天见,好梦!”白颜娜挥了挥手,看着霍思芊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和紫苏一块回到租住的小院子里。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只能模糊的看到行人的身影。白颜娜与紫苏踩着夜色回到了小院,伴随着吱呀的开门声的,还有一声缠绵悱恻的猫叫声。

那‘喵’的一声,婉转不绝,就像是孩童撒娇不满,叫的人身体心都酥麻了起来。

“你这小家伙,是不是饿了?”看着围着自个打转,不停的对着自己叫唤的三花猫,白颜娜低下身子,手轻轻的抚摸三花猫那毛茸茸的脑袋。换来了三花猫低低的叫声,那副模样,感觉舒服的不得了。

而紫苏关上院门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奔厨房,将带回来的肉食倒在三花猫的猫碗里,之后,颠颠的端了过来。

“来,小猫咪,是不是饿了,快吃吧!”在紫苏喂猫的时候,白颜娜总能在她身上看出母性的光辉。

在这个时候,她的表情尤其柔和而且温暖。那眼睛里的柔光几乎能够将人融化掉。白颜娜不禁想到,若是紫苏嫁人了,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那将会是怎样的场景?光是闭上眼睛想一想,都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喜悦。

“姑娘,我们要不要给这只三花猫取个名字啊?总是小猫咪的叫,完全体现不了它的独特性。”紫苏觉得有必要为三花猫争取一个属于自己的代言。

“取名字?那你想给它取个什么名字?”白颜娜没有养过宠物,每次写小说的时候,光是给书里的人物取个名字,都够她撕吧半天,可见她是个取名无能的。

“奴婢也没念过什么书,可取不好,姑娘你给娶一个吧!”紫苏眨巴着闪亮的大眼睛,十分期待的看着她。

顿时,白颜娜觉得亚历山大,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看它身上有三种颜色,不如就叫三色吧!”说完,白颜娜自我感觉良好的点了点头。

还没等紫苏发表意见,三花猫首先炸毛了,弓着背,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颜娜,发出低低的吼声。

紫苏看着暴躁的三花猫,有些兴奋的说道:“姑娘,三花猫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它能听懂我们说的话不成?”

白颜娜也怀疑的看着自个脚旁边,竖着尾巴,龇着牙低吼的三花猫。是这只猫本来就有灵性,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还是她取得名字实在不堪入耳,连猫自个都受不了?

“也不是没有特别聪明的猫,可能它能听得懂吧。”白颜娜自然不愿承认,她取得名字不好。

白颜娜蹲下身子,将身下的这只三花猫抱了起来,盯着它那黄色的眼睛,试图从它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

的确看出点什么,不屑?愤怒?

可是白颜娜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以前在姥姥家就有一只黄猫,每天非常高傲的从她面前经过,眼神里都是对她赤裸裸的鄙视。害的她,每次都想辣手摧猫。

“姑娘,奴婢不是说三色这个名字不好哈,可是这个名字实在叫不出口啊。你想啊,奴婢要是三色三色的叫,绝对引来一群人的围观。”紫苏第一想要帮三花猫争取一个可爱的名字,第二为她自个的脸面,当然第二点才是最关键的。

“咳咳,既然颜色不好叫,那就从它的体型吧,你看它长得这么圆润,不如就叫胖胖或者团团,你任选其一。”这下应该可以了吧。

“嗯,那就叫团团吧,小小的一团,多么的可爱啊!”紫苏摸着三花猫的脖颈,笑的可爱非常。

“嗯,不错!”不过这只猫哪有小小的一团,明明胖的不行,不知道的还以为它怀孕了呢!

至于三花猫自个的意见,抱歉你没有发言权!

夜色深了,月亮的余晖穿过窗纱照射在已经安睡的人儿身上。寂静的夜晚,整个屋里只能听见某只猫肚里,咕噜噜的叫声。

安睡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仿佛就是一闭眼一睁眼间的事情。却真实的告别了昨天,翻动了新的齿轮。

“我去考试了,你是待在家里,还是出去逛都可以。”白颜娜收拾了一下东西,对一旁清理的紫苏说道。

“知道了姑娘,你就不用担心奴婢了,好好考试,奴婢知道姑娘一定会顺利通过考试的。”紫苏这话绝对不是吹捧,在国公府里见过姑娘的医术,她真心觉得,要是姑娘这样的人都过不了的话,那实在是太没有天理了。

“那承你吉言,姑娘我走了。”白颜娜拍了拍紫苏的肩膀,笑着走出家门。

白颜娜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之后,那只改名叫团团的家伙,尾随其后。不同的是,一个在陆地上行走,一个在屋顶上穿梭。虽然路线不同,但目的地却是一样的。

看着白颜娜走进考场,团团慵懒的趴在屋顶上,眯着眼睛,一副思考状,谁也不明白那只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考试的时间很长,太阳也越来越烈,对于一个天生就身穿皮毛衣的猫咪来说,还真的找个凉快的地方歇一歇。

于是某团团,从屋顶上跳下来。本来打算在墙角的屋檐下休息一下,最终脚尖的身姿停顿了下来。

没办法,这鱼香味实在是太重了,猫的味蕾实在是受不了了,废了好大的自制力,某团团才控制不让口水留下来,丢了它的猫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