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生医世

第十二章 楚楚霍思芊

医生医世 裘安可 2002 2016-09-12 11:22:04

  医侍考试的内容很简单,只是一些基本的药理常识,故而白颜娜很轻松的就过关了。

“姑娘真厉害。”紫苏现在最崇拜的人,就是姑娘了。

当然如果她不抱着一只三花猫,就更好了。

在医容考试的时候,白颜娜认识了一个叫霍思芊的女子。她长的既不妖艳也不婉约,只能称作小家碧玉吧。

而且人也长的纤细,很有弱质芊芊的既视感。

白颜娜之所以和她聊得上来,一是因为两人考试距离比较近,二是因为人看着还算顺眼。不过就是有些太低调,太小心翼翼了。

“考的怎么样?”霍思芊连说话的声音都柔柔软软,细声细气,大有江南女子的婉约细腻。

“还不错,你呢?”白颜娜反问。

霍思芊从未见到有女子这般自信,可是她的自信并不会让人反感,反而很欣赏这种自信带来的魅力。

很显然,白颜娜并没有辜负自己的自信,医容考试也通过了。

为此紫苏还买了很多好吃的,说是要好好庆祝一番,这一点白颜娜举双手双脚赞同。

“姑娘,前面那人是霍姑娘吧?”紫苏有些不敢肯定。

“是的。”就霍思芊那纤弱的体格,她想不认识都难。

“她好像被人为难了。”不是好像,是一定,紫苏只是说的比较含蓄。

“先看看再说。”还没搞清楚状况,不便于插手,要万一是人家的家务事呢。

“霍思芊你行啊,居然能够考过医容,也不算太丢脸。”只见一个身穿粉色罗裙的姑娘,声音娇脆。可是说出的话,却不见得是夸奖人的话。

不过从背后看这女子的身段倒是相当婀娜多姿。

面对粉衣女子的刁难,霍思芊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神色不明。

“又开始装可怜,霍思芊你那天能不装吗?”显然粉衣女子很是看不惯霍思芊这样的作态。

“小姐,你何必生气呢,霍姑娘不一直都是楚楚可怜吗?”粉衣女子身旁的丫头,状似劝慰,实则火上浇油。

果然,“就她还楚楚可怜?她只有可怜,哪里能称得上楚楚二字。”粉衣女子声音拔高,可是依然婉转动听。

“是是是,奴婢可真不会说话,奴婢该罚。”丫头装模作样的打了自个两嘴巴子。

白颜娜真是开了眼界了,这一唱一和之间,配合的相当完美。不知道的,还以为提前排练过了呢。

霍思芊就这样被粉衣女子当街数落的一无是处,可是她从头到尾都是保持沉默。

当然粉衣女子也不可能当街揍上霍思芊一顿,只能言语上的攻击。可是有时候言语的攻击比任何肢体的动作更伤人。

不然也不会有那句话了,“恶语伤人六月寒。”

待到人群散尽,粉衣女子如一只骄傲的孔雀打白颜娜面前走过,白颜娜才看清这粉衣女子的长相,杏眼桃腮,娇媚多姿,的确是一位美人。

不过看她刚刚那嚣张跋扈的姿态,可见这美人是一朵红玫瑰,有些扎手。

霍思芊慢慢的抬起头来,眼眶通红,眼里还包着一眶热泪。显然她已经极力没让眼泪留下来,想来也是个坚韧的姑娘。

“不如找个地方洗洗。”白颜娜走上前去,她倒是不想让对方尴尬,可是人家已经看到她了。

“也好。”声音有些哽咽。

坐在房间里,霍思芊一直很沉默。

“这是怎么了?”白颜娜也不好不说话,虽然她真的不太会安慰人。

回答白颜娜的是一室静谧。

“有时候有什么话说出来,比埋在心里头要舒服很多。”倾诉是治疗内伤最好的良药。

“刚刚那个女子是陈梦秋,太医院院判的女儿,宫里赵淑妃的表妹。”半晌,霍思芊娓娓道来。

呃?这是在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官二代,是个不能惹的对象。

“那你怎么和她扯上关系了?”而且还是不好的关系。

“陈梦秋向来霸道,连我也不清楚何时惹上了她。”霍思芊是真的没有惹过陈梦秋,一切都来的太无厘头,可是她身份卑微,也只能忍耐。还好她人虽霸道,却也只是口头上说说,并没有实质上的伤害,她还能忍。

白颜娜有些诧异,这难倒是天生的气场不和?

紫苏也很无语,可是她也爱莫能助,这陈梦秋来头这么大,她只是小小的婢女。

如此,白颜娜也只能安慰道:“那你以后眼光放的亮一些,看见她你躲着就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霍思芊点了点头,除了这个法子,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自此之后,霍思芊跟白颜娜亲近了许多。医华的考试还有几天,两人还约着一起去书馆看书。

玲珑院里,陈梦秋无聊的翻着手中的书页,神情有些萎靡。

“小姐,这是怎么了?”丫头寒春端着糕点走了进来,赶忙走到陈梦秋身边。小姐可是老爷夫人的掌上明珠,若是她伺候的不好,一定会被罚的很惨的。

轻则杖责,重则发卖出去。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想要的。

所以主子不开心了,做奴婢的可不要尽心尽力的哄着。

“有些无聊。”陈梦秋扔下手中的书,歪坐在榻上,有一种醉生梦死的感觉。

“那不如奴婢配着小姐出去当秋千?今日秋高气爽,阳光也不晒人。”寒春积极的提出好的建议。

陈梦秋瞟了一眼一眼窗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劲。

嗯,这个不行,那就换一个,“小姐不是一直喜欢多福吗?我们可以去逗逗它。”多福一直浑身雪白的狮子狗,聪明伶俐,会各种讨巧卖乖的动作。

“好吧,去看看。”提到多福,陈梦秋这才提起一点兴趣,慵懒的从踏上坐起,由着寒春扶着站起。伸开手臂,让寒春搭理衣衫。

经过一段长廊,就到了狗舍。

“多福,过来。”陈梦秋手中拿着食物诱惑道。

本来趴在地上,眯着眼睛,睡着朦胧觉的雪白小狗,耸动着鼻子,好像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