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生医世

第八章 成效杠杠的

医生医世 裘安可 2086 2016-09-08 07:03:05

  走在妙手回廊上,看着院落里的秋日风光,白颜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鼻翼间皆是桂花的芬芳。

“姑娘,你好厉害!”刚刚她站在一旁,看着姑娘拿着针刺向老夫人,居然神情自若,手脚不抖。要是她,肯定不行。“这便厉害了,若是练习的时间长,你也可以。”白颜娜没有说错,这个并不是很难。不过她初时学习针法的时候,那小手一个劲儿的哆嗦,现在想来,也觉得有些好笑。

紫苏拍了拍自个的小胸脯,眼里带着怯懦的说道:“奴婢可不敢。”她也就是看着胆大,若真是如姑娘那般,她可不行。

“哎?那是谁?”白颜娜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姑娘,被人簇拥着,前往老太君的庭院。

“呃?那好像是大姑娘,对,是大姑娘。”紫苏踮起脚尖眺望,之后肯定的说道。

这就是古代闺秀的模样啊,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回到织锦轩,所需要的药材已经摆在了桌子上。白颜娜也没闲着,又净了手之后,才开始配药。将六神丸的成分组合在一起后,便让一旁的紫苏帮着磨成粉,再由着她搓成药丸。

这一忙,便很快到了中午,草草的吃了午餐,便又开始制药。

老太君那边午膳之后,还要休息一会,她正好趁这个时间,把要做好。

“老太君,感觉可好。”白颜娜微笑着问道,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但是最起码轻松了一些。

“呵呵,现在老婆子我都迫不及待了。”那玩意儿长在背后,她每天都要侧着或者趴着睡,实在难受的紧。而且穿上衣服后,更加的不舒服。

白颜娜将微型反挑针刀放在火上烤上须臾,期间笑着说道:“今日估计还有些不适,过两日老夫人便能数个好觉了。”

对于老太君背后鸡蛋大小的毛鞘肿瘤,虽没有几个,但若是在现代,还可以做局部麻醉,这古代医疗水平有限,老夫人也只能忍疼了,“会有些疼,好夫人要有心理准备。”

白颜娜用微型反挑针刀刺破那鸡蛋大的毛鞘肿瘤,之后挑开皮肤零点二到零点三公分,略加力揉按,将内容物尽量挤出。这个也同样不能强力挤出。

在白颜娜做这些动作的时候,老太君疼的直哼哼,脑门上冷汗连连。

白颜娜挤过这些鸡蛋大的毛鞘肿瘤之后,取出六神丸两粒,纳入深部空腔,敷料包扎。做完这一切之后,又给老夫人开了一个缓解疼痛的方子。

“明天我在过来看看那些没有挤干净的毛鞘肿瘤,这包了药的,需要三日后才能再进行治疗。”白颜娜想国公夫人说明情况。

“嗯,我知晓了。白姑娘也劳累了一天,赶紧下去休息休息。”国公夫人说话的语气比昨日要亲近了很多。

昨日国公夫人只是以当家主母的一贯风格来接待她的,今日看了白颜娜的真才实学,国公夫人温和的语气中不免就带了些感情。

白颜娜谢过国公夫人之后,就回到织锦轩休息。忙了一天她确实有些累了,回到房间里就毫无形象的歪坐在榻上。

紫苏很有眼力劲儿,赶紧给姑娘端上了香茶,奉上了甜点。

这样的待遇,白颜娜自然不会客气,这也算今天的劳动所得啊!

这一日,入夜不久,白颜娜便睡了,白日里也算费了精力。

第二日,起床之后,便又换了一身衣服,款式和以前的一样,就是花色有些不同罢了。

“老夫人,昨夜可睡得好?”见过礼之后,白颜娜问道。

“好极了,老身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爽的入眠了。”老太君的脸色的确比昨天好了很多,精神也强了些许。

一身的大包小包,虽然没有尽除,但是至少睡平整了。夜里又喝了止痛安眠的药,夜里也没有因为痛疼醒来,哪里会不好。

国公老爷今天休沐,昨夜已经探望了母亲,听了妻子的讲解,但没有看到实质效果,他也没有表露出来。

不成想,今日一早拜见母亲的时候,便觉得母亲的精神面貌不可同日而语,瞧着比昨日好了很多,这才见了白芍,脸上的笑容也真实了很多。

“母亲的病情好了很多,白姑娘果然医术高明。”国公老爷高声赞叹道,没想到京城这么多大夫医女,竟然没有一个顶用的。

这世间谁人能够一辈子不生病?故而和一个医术高明的人交好,也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所以,国公老爷自然得好好夸赞白颜娜,不仅如此,还要让妻子好好照应一番。

如今白颜娜姑娘因缘际会,需要他给她推荐信,虽然双方就像交易一样,但是若是表示善意,白姑娘日后岂会不亲近国公府。

今日白颜娜的工作任务很简单,就是将昨天没有挤出来的毛鞘囊肿,再挤一次,之后再用酒精消毒便可。

嘱咐好病人应该注意的事项,白颜娜并从老太君的院子里出来了。

“姑娘可要游玩一番。”紫苏看着姑娘一直看着院落里的风景,提议道。

“可以吗?”白颜娜的确想要游览一下古代园林,这可是纯手工,不添加防腐剂的天然工艺。可不像现代那些千篇一律的院林设计,而且还运用了很多工业原料。

“这个当然可以,奴婢带姑娘四处看看。”这工作紫苏还是蛮熟悉的,每次院子里来了娇客,基本都是她陪着客人闲逛。

紫苏带着白颜娜穿过两道长廊,拐了几个角门,便到了姑娘们时常出来游玩的园子。

只见园子内,亭台楼阁之间点缀着生机勃勃的翠竹和奇形怪状的石头,那些怪石堆叠在一起,突兀嶙峋,气势不凡。

特别是那假山下的荷池曲径,小桥流水的‘叮咚’水声,花坛盆景,藤萝青松,点缀在园中,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魅力。

白颜娜畅游在这美丽的景色之中,摸摸怪石,逗逗花上的蝴蝶,触摸青竹带给指尖那冰凉的触感。一时之间,她好像忘记了,这是在陌生的国都,陌生的时空。

这些建筑物,这些花花草草,这些假山流水,让白颜娜的心情飞扬了起来,连日的郁闷似乎也消散了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