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82】万剑之冢1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1825 2017-04-23 15:53:42

  眨眼间,那女子就反扣住男子的手,并顺势一拉,险些将男子拉倒,男子却无耻的缠上她的腰,嘴角带着邪笑。

  她的衣衫一瞬间就恢复了原状,哪怕刚刚还是一堆碎布。

  “陛下,请自重。”

  依旧是没有表情的面孔,没有声调的语气,像一个木偶。

  明明是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却有着和她截然相反的性格,凤幻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当一个合格的旁观者。

  忽然她的脑海中闪过一组画面,匆匆而去。

  来不及捕捉,却总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她很清楚,那是她记忆深处的画面。

  “阿璇,不要再板着一张脸了,这里又不是魔界。”

  男子呢喃着,似乎不怎么喜欢她一直以来的面无表情。

  空阔的神界,除了巍峨耸立于云间的宫殿,便就是这云海之上万年不变的风景,四季如春,神界的无边无际,让人在赞叹之余免不了落寞与寂寥。

  太过空旷的地方,也过于寂静。

  “重渊陛下,请你自重,你已有妻室妾室,我恳求你别来骚扰我了行吗!”

  她冷漠的看着他,他的容貌是天下公认的第一,让女子都自惭形秽,正因如此,追他的人天上天下排的满满当当,任何东西他都不缺。

  “但这妨碍我追你吗?”

  “……”

  虽然只能沉默应对,但随着一道铿锵声的出现,重渊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就被迸发的剑气所伤。

  “你是女的不?温柔你懂吗?”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另一道更有力的剑鸣响起,转头一看,女子镇定自若的拔出剑挥向重渊。

  “行行行,我不说这个了,所以你能不能放下剑,刀剑无眼。”

  然而她还是持剑追了上来,不由分说的就砍了起来,每剑都迸发着强烈的剑气,对一般人而言,这是要命的,对重渊而言,砍几刀不会死,但是会疼。

  明明是侍卫,却一直想砍了他,这算是哪门子的侍卫?

  在凤幻凰看来,并不是很能理解这种行为。

  之后重渊真的被砍了一刀,不严重,不过他为什么不反击呢?这在她看来就很奇怪了。

  为了爱吗?

  等等,她们打在一起了,刚刚不是还很狼狈的在跑吗,很难理解他们啊。

  作为一个旁观者,她似乎只能旁观。

  “从古至今,我就没有见过像你一样想杀了主人的侍卫。”

  重渊钳制住她,脸上的神情煞是无奈。

  “哈?主人?你配吗?听好了,老子只是保你不死而已,受点伤没有大碍啊。”

  她反钳住重渊,下一招居然是来自现代的过肩摔,同时又将剑深深插进云海,阻挡重渊的逃脱。

  脸上的神情嚣张无比,但是却没有一点突兀。

  重渊祭出一把金色的神剑,她也拔出地上的剑,同样的一把剑,却蓦的从诡红色变为金色。

  凤幻凰看的眼花缭乱,眼前只有道道金光与白影。

  忽然有一柄剑刺了过来,她直接被挤出了幻境,而身后,则是扭打在一起的三人。

  “冷逸漓……”

  冷逸漓居然被两名陌生人围攻,看起来似乎是没有掉进岩浆的幸存者,像是两组的人。

  “哎呀,妹子你醒了啊!”

  一个眯着眼睛笑的很开心,手中拿着的,正是那把在幻境中刺向她的剑,青色的剑身颀长优美,是把好剑。

  “青珉——”

  “妹子你再等等,解决了这个家伙我再来找你。”

  他似乎等级比她高得多,一看就是君阶灵师的天才,她的确不敢单挑,想必他也看出了她的等级认为她没有什么危害吧。

  “符灵·干扰——”

  她拿出了一些干扰符,不知道有什么功效,先注入灵力拍出去再说。

  这些符咒是皇宫禁地和紫玥一起出现的,当年对付那些人她用了攻击灵符,结果险些把自己反噬到。

  “妹子你……”

  “我无法看着我大哥被你们欺负。”

  符咒瞬间就启动了,黑色的灵气蔓延到四周,那些灵气近看便是一个个的黑色小怪,肆无忌惮的笑着,在四周乱窜,她作为用符的都没有免受其难。

  “妹子你会用符吗?”

  “不会。”

  青珉欲哭无泪的问着,听到回答后已然倒吸一口冷气。

  “有时间多嘴赶紧解决完这些。”

  那女子声音中透露着不耐烦,她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张扬的嗓音,十分独特,可惜那女子带着帷?,帷?下的面容带着特制的面纱。

  紫色长发随风飘扬,高高的长靴,淡紫色的衣衫,虽然像男的,不过没有男人会带着帷?。

  “主子轻松的是你累得是我。”

  她不免有些好奇,什么样的主人会培养出这么一个油滑的随从。

  “哥你没事吧。”

  凤幻凰一边心虚的走向冷逸漓,一边解决着这些小怪开出一条路。

  “托你的福,等会儿就有事了。”

  她刚想问这是什么意思,就被脚下这奇怪的湿滑给吓到了,石盘上密密麻麻的延伸着头发,犹如触手一般浮起来,卷着空中的黑色小怪,一根一根的裹着,然后绞烂。

  其余四窜的,进入岩浆上方时就直直沉了下去。

  “看来,墓主人要出现了。”

  那名女子望着祭盘中央,思索一番后说出,那里是头发的起源地,已经看不出纹路的存在了,只能看到这一团一团的头发。

  “我敢肯定这是个女鬼。”

  “废话。”

  这回答她竟无言以对。

  “诶?”

  脚下的石盘一点点崩解,看的不是很清楚的纹路逐渐发出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