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75】珀家家主令的秘密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2526 2016-08-03 15:24:30

    “一碗孟婆汤,忘尽前世,可惜我未曾全忘,只记得这些。”  

  樱突然出现在凤幻凰身后,四周的风景陡然停了下来,寂静的令人心悸。  

  “可惜我还想问你,你到底以性命,去赌了什么?”  

  凤幻凰凝视着樱,似乎想看出一些什么,这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中,她察觉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以她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死,还喝过孟婆汤,连孟婆汤都无法清除的记忆,足以见得她是有多厉害。  

  樱说过,她是曾经堕仙为魔的神,世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战神,可是独独帮助她,怎么想怎么可疑。还有师傅曾经那么依恋她,纯粹的敬爱之情,她不是蓝眸,可是能让师傅叫姐姐,还有一模一样的发色,以及有几分相似的脸庞。  

  想来必定是亲姐弟,不过至于他们的结果,凤幻凰不好猜测。  

  她曾经读到过师傅的想法,得知她有一个姐姐,她的姐姐貌似还给他交代过什么,难不成樱早就猜到自己会死,或者说,她们二人中其中一个人有着预言的能力。  

  “原来你不傻啊。”  

  樱戏谑的看着她,双手环胸,不过看上去真不想女的,可说出的话委实气人,什么叫不傻,原来在这家伙心目中她就是一个傻。  

  “少给我答非所问了,你到底以生命赌了什么?”  

  原来师傅的性子随了樱啊,她已经有些确定了,樱就是师傅的姐姐,不过好在她们一个整天窝着不出来,一个总在梦里出现。  

  “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你先回答我我再回答你,你真的想走自己的路吗?”  

  “当然,我的命不会被天道左右,更不会被旁人左右。”  

  凤幻凰回答的很坚决,她应该也清楚,未来的路不好走,她现在还很弱,记得师傅提过,这里是最低等的大陆,可是这儿的一个稍强的人都可以把她弄死啊。  

  “我赔上性命,只是赌输了罢了,那是我唯一一次输了。  

  男女之情乃穿肠毒药,触碰不得,更浅尝不得。”  

  说到这里,樱的目光变得迷茫,这么多年里,她一直纠结,爱情究竟是什么,痛彻心扉,却无法自拔,可惜她很早以前就没了心。  

  “真是可笑,为了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丧了命,我都替你不值。明知是毒药却还要以身试毒,你说我傻,我看傻得是你吧。”  

  凤幻凰的心情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她懒得去想情之一字,都说是毒药了,她真没傻到这地步。  

  “你当真是伶牙俐齿。”  

  “谢谢夸奖。”  

  “……你脸皮已经厚比城墙了。”  

  “城墙还没我厚。”  

  “……”  

  两人一时竟相对无言,一个怕被气死,一个行为不羁,本来就是魂魄了,真的能再被气死一次。  

  “你去过迷梦星途了?”樱试探性的问着。  

  “是啊。”  

  “小风一定没有和你讲吧。”樱淡淡的声音,不夹一丝温度。  

  “讲什么?”凤幻凰嘴角微抽,又被坑了,还是一对姐弟轮流坑。  

  “迷梦星途是我的藏宝阁,我当年撕开的一片时空,我曾经有一大爱好是收集宝物,不过自从我死了后,那个地方就没有被打开过,唯一一次时间最近的也已经距今三千年了。  

  迷梦星途磁场极为特殊,可以消除进入者在六道的磁场,自此将不为天道所控,不过天道是什么样我最清楚不过了,他不会容许有任何错误的诞生,所以,你倒霉了,最迟鬼界前,天道就会派人抹除你的。”  

  天道?类似于管理者吗?原来这回凤幻凰被坑的委实凄惨。  

  樱伸手一勾,凤幻凰空间中的墨石腾空而起,这里是梦境,怎么可能!  

  让凤幻凰疑惑的还在后面,樱给墨石中注入了一下力量,墨石缩成了一个小巧的耳钉,钉入凤幻凰的左耳,紧接着又从凤幻凰身上找出家主令。  

  “小丫头,这东西你今天还是赶紧契约吧,百利而无一害。”  

  “说的容易,你知道挤血多疼吗?”  

  “我交代完了,先离开了,你的命我不会多加干涉了,我给你的耳钉,是身份的象征,我把它交给你,替我管理好那群家伙啊。”  

  “为什么?”  

  “我累了,现在想要去睡会儿,说不定等我醒了都是百年之后了。”  

  累?是啊,她是神,可是她也的确太累了,没人知道,当年她施展那个禁术是为了什么,也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堕仙为魔,不过她真的累了,反正力量都交给凤幻凰了,重塑灵魂可不容易,暝魇,如果能再见你,我不会再那么任性,我不恨你让我背上骂名,如若再见你,我还想对你说声谢谢呢。  

  当年那个懦弱的女孩儿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她,从极北之地,凌寒地狱走出的王者,战神。  

  其实,世人从来都只知道战神叫战神,却不知其真名为何,樱?不,她不是樱花树仙,当年她重伤,灵魂附在一颗万载寒潭的树灵上,她记得,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字,樱。  

  “诶。”  

  凤幻凰缓缓睁开双眼,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这梦境的时间流的好快,一睡就是大半天的。  

  她摸了摸左耳,果真摸到了一个耳钉,这梦不是假的!又看了看手心,不知何时家主令已经被取出来了,这梦忒真了。  

  尝试性的拿出匕首,轻轻割了割,她还没到不心疼血的地步。  

  血液顺着手指,一滴又一滴的滴在家主令的表层上,随着血液越来越多,一个模糊的尘字渐渐显露出来了,和尘封的历史一起。  

  尘?她娘好像就叫她尘儿,天哪,不会真的这么巧吧,不过最大的疑问还是,家主令为珀家所有,而珀家在华夏,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出生时被遗弃在寺庙前也是被一手策划的,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凤幻凰找出一个手绢把手擦了擦,屏息凝神的看着家主令。  

  闭上了双眼,感觉灵魂被不断旋转,撕扯,扭曲,灵魂仿佛受到极大的创伤,四周一片漆黑,她失去重心,好似被放在龙卷风之中,唯一能做的,只是紧紧攥着家主令。  

  她又被坑了,你们姐弟俩,给我等着。  

  这不算最惨的,在她觉得灵魂快要破碎的时候,一股柔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她的身体,紧接着又是那撕裂般的痛。  

  这比打碎了骨头再重新接上去还痛,灵魂一旦受到创伤,极难修补,唯有静养,在平时,灵魂被攻击已经很痛了,如今却是撕裂般的痛,有苦难言啊。  

  撕裂,修补,反反复复,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身体一轻,四周由寂静变成了锣鼓冲天,呐喊声,厮杀声,喊叫声,凤幻凰不由得睁开了双眼。  

  阴风列列,黄沙卷起烧焦的旗帜,在漫漫的沙石里,冒烟的木头发出阵阵让人恶心的臭味。几具还没有完全被沙石掩埋的尸体上空盘旋着几只秃鹫,尸体上好几个箭头还在,那断了的长枪却依然握在尸体的手里。远处,厮杀呐喊声不绝于耳,或许明天早上又将多几万具尸体。阴风开始怒嚎,似乎要唤醒死去的灵魂。  

  有几具尸体飞了过来,穿过凤幻凰的身体,倒凤幻凰身后的几具尸体上。  

  凤幻凰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们厮杀,他们杀红了眼,刀起刀落,便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鲜血喷涌着,温热的鲜血不断在上方飘洒,四周极为吵闹,刀上沾着血,脚下踩着尸体,早已不分该打谁,犹如杀人机器一般,不断的杀戮。

冰封之羽

关于樱吧,以后还有机会出场,她的真名上一章中有提示,家主令的秘密还要多写几章,总之羽儿是虚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